展楠强压

医院门口。

    展楠率先下车,扭头冲着秦禹和顾言说道:“你俩先在车里等一会,我自己上去,免得黄勇利他们面上挂不住,一会在动手。”

    “行。”顾言点头。

    “麻烦你了哈!”秦禹坐在车内喊了一声。

    “呵呵,等会我给你俩打电话!”展楠一笑,伸手就关上了车门。

    ……

    十几分钟后,展楠空着双手,迈步走进了黄勇利的病房,笑着说道:“哎呦,这么多人啊。”

    屋内的七八个人闻声回头,看见展楠都是一愣。

    “小楠来了啊。”黄勇利躺在床上也是一怔,立马摆手说道:“大海,给楠楠那张椅子。”

    “怎么样?利哥,好点没啊?”展楠接过椅子,弯腰就坐在了病床旁边。

    “不是贴腿打的,不然我要坐轮椅了。”黄勇利脸色红润的冲展楠说道:“让你们笑话了哈。”

    展楠掏出烟盒,伸手递给了黄勇利一根说道:““利哥,咱俩单独说两句话呗。”

    黄勇利稍稍一愣,抬头招呼道:“大海,你们先出去。”

    “好勒。”

    众人点了点头,迈步就走出了病房。

    “来,利哥,我给你点上。”展楠往前凑了凑,拿着火机就帮黄勇利把烟点着了。

    黄勇利深吸了一口:“小楠,你是为了秦禹来的吧?”

    “呵呵,是。”展楠点头。

    “这事儿你不用说了,我肯定跟他没完。”黄勇利脸色阴沉的率先说道。

    展楠翘着二郎腿,笑看着黄勇利:“哥,你卖我个面子,这事儿我让秦禹掏点钱,给你道个歉,你俩把事儿解了就算了,行不行?”

    “……小楠,我给你面子,谁给我腿面子?谁给大浪面子?”黄勇利吸了口烟,表情很冷的说道:“货不是我逼他买的,印子把货都送出去了,他们不接,让稽查的人给扫了!然后他就让我退全款,你说有这么办事儿的吗?而且咱们都是在地面上玩的,他冲我开一枪,那我要没反应,以后还怎么做买卖啊。”

    展楠眯眼看着黄勇利:“你跟秦禹也走了俩回合了,你觉得他是那种你咋说,他就咋办事儿的老实人吗?”

    “那你觉得我在乎他是不是老实人吗?”黄勇利很刚硬的反问了一句。

    话音落,二人都沉默了下来,僵在了原地。

    “小楠,这事儿你甭管了,回头我单独找秦禹!”黄勇利频繁的吸着烟,再次强调了一句。

    “那我明说吧,秦禹是我八区一个朋友介绍来的,和我可能马上有点买卖要做。”展楠掐灭烟头,脸上也没了表情:“你动他,就是动我。”

    黄勇利扭头看向展楠:“你压我啊?”

    “我要压你,就不会当面跟你说这个事儿。”展楠皱眉回道:“利哥,你要讲道理,那我就跟你讲道理!秦禹不接货,是因为你货不对版,事先说好的事儿,你没办到,那人家让你退款,就没有任何问题。说白了,你敢骗他,是觉得他在南沪狗屁不是,吃亏了也得忍着,但现在情况不太一样了,他是我朋友,那就不能忍着。”

    “小楠,你这么……!”

    “利哥,你听我把话说完。”展楠打断黄勇利的话,话语简练的继续说道:“你要不讲理,那咱就按照不讲道理的方式办事儿!你可以继续找秦禹要钱,或者要说法,他该上学上学,地面上的事儿我替他接着就完了。”

    黄勇利扭头盯着展楠,咬了咬牙,没有吭声。

    二人沉默半晌,展楠缓缓站起身,轻声说道:“利哥,我说句不好听的,这件事儿,如果要换到你和我身上!你货不对版,回头还想把我两百万扣了,那你觉得你把钱退给我,事儿就完了吗?我能干吗?”

    黄勇利拿起床头柜上的烟盒,再次点了一根。

    “秦禹一次性能吃下你两百万的货,人家在松江白给吗?”展楠回头看向黄勇利:“差不多就得了,真给他逼急了,他学不上了,直接回松江整俩雷子进七区,就奔着扎你来,你防得住吗?”

    黄勇利吸了口烟,依旧没有回话。

    “我找找稽查的关系,把货帮你要出来,再让秦禹给大浪拿十万块钱医疗费,这事儿就算了。”展楠看着黄勇利,一字一顿的说道:“但你要觉得还不行,那咱就把事儿往大了搞,回头我找人,秦禹掏钱,查你货的来源,你看咋样?!”

    黄勇利听到这话,猛然抬头看向展楠。

    二人对视半晌,展楠率先一笑:“利哥,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你说呢?”

    ……

    十几分钟后。

    展楠弯腰钻进了顾言的汽车,扭头冲着秦禹说道:“你准备十万块钱,一会跟我上楼给黄勇利!”

    “谈完了?”顾言问。

    “我去了,他敢不给面子吗?”展楠牛逼哄哄的回了一句。

    “别装了!”顾言撇着嘴:“给他十万都多了。”

    “就是个面子上的事儿。”展楠点了根烟,看着秦禹说道:“一会上去随便说两句好听的,给他个台阶。”

    “呵呵,行!”秦禹点头。

    “你是取钱啊?还是咋弄?”

    “取现金吧!”秦禹想了一下回道。

    ……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秦禹取来现金,迈步和顾言,还有展楠就一块去了楼上。

    屋内,黄勇利端着架子,身边站着一大堆兄弟,也不主动吭声。

    秦禹按照展楠的吩咐,伸手把现金放在黄勇利的床头上说道:“……利哥,你是前辈,是我不懂事儿,你抬抬手吧。”

    黄勇利瘸着腿,打着吊瓶,架子十足的指着秦禹说道:“我也就是看在小楠的面子上!”

    “哎呦,黄哥!”展楠立马抱拳说道:“谢谢了,等你出院,我一定好好安排你!”

    “就这样吧!”黄勇利摆了摆手。

    “那你歇着哈!”秦禹扔下一句,转身就走。

    ……

    三人下楼后。

    顾言扭头看向秦禹,笑呵呵的问道:“怎么样?这事儿解的还行吧?”

    “谢谢,谢谢!”秦禹客气的应。

    “……你欠我个人情昂!”顾言欣慰的拍了拍秦禹的肩膀:“回头我找你研究点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