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买卖

学院门口,安保室内值班的小伙,抬头看着姑娘问道:“你是哪个部门的?”

    “哦,我哪个部门的也不是。”姑娘摇头应道:“我和秦禹是朋友,听说他在这儿上课,就过来看看他。”

    “对不起,我们这个学院是封闭的,不允许无关人员进校内探视,”小伙很客气的回道:“也不允许泄露学员信息。所以你要找他的话,还是给他打电话吧……。”

    “可我没有他的电话啊。”姑娘有些为难:“能不能这样……?”

    “你找秦禹吗?”顾言在旁边听了两句后,立马走过来问了一句。

    姑娘回过头,看见顾言的面容吓了一跳:“……你……你是?”

    “我跟秦禹住一个寝室。”顾言仔细打量了姑娘一眼,突然低声问道:“你是……你是那个明星吧?”

    姑娘怔住。

    “你叫……叫,对,你叫金雨停是吧?”顾言在对方没有摘口罩的情况下,就认出了她的身份,可见这骚货的功力有多深厚。

    “你认识秦禹吗?”金雨停问。

    “认识的。”顾言话语简短的说道:“但秦禹现在没在校内,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回头我让他给你打电话。”

    “好的。”金雨停也不想在此驻留太久,只语速很快的说道:”你记一下我号码……。”

    几分钟后,金雨停乘坐商务车离去,站在顾言旁边的帅小伙,挺惊讶的评价道:“秦禹这朋友圈挺杂啊,大明星他都认识。”

    “……金雨停还是不错滴,晚上我找秦禹简单聊一聊哈。”顾言龇牙回了一句,摆手喊道:“走走走,先去聊正事儿。”

    ……

    盛元新区,富绅会所内。

    秦禹迈步上了三层,扭头扫了一眼四周,转身向左侧走去,来到了308包厢门口。

    “吱嘎!”

    秦禹推开门,迈步走进屋内,只见到李元震和一个四十多岁,剃着光头的中年坐在沙发上。

    “呦,来了啊!”李元震立马站起了身。

    “今儿咋这么冷清呢,”秦禹有些奇怪:“人都哪儿去了啊?”

    “叫你来了,我就让他其他人单独开包厢玩去了。”李元震拉过秦禹,转身冲着中年介绍道:“利哥,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松江秦禹,那边现在的地面上,就听他的话。”

    “呵呵,你别扯昂!”秦禹很烦这个地面大佬的头衔,也不认为自己是职业混这个的。

    “后生可畏啊!”利哥站起身,伸手冲着秦禹说道:“南沪,黄勇利。”

    “你好,利哥。”秦禹客气的跟对方握手。

    “来来来,都先坐下。”李元震笑着招呼二人坐下,随即喊道:“服务小弟,上酒!”

    ……

    喝酒聊天的过程中,秦禹从李元震那儿了解到,这个黄勇利以前在七区第三集团军的军备部门当少校副营长,后来因为个人原因,才主动提出退役,目前在南沪开了两家安保公司,算是个企老板。

    秦禹听完李元震的介绍后,心里有些疑惑。因为他不懂黄勇利为啥放着好好的少校副营长不干,反而出来开安保公司,这不管从哪边考虑,都好像看着不太值。

    并且,秦禹更不明白李元震给自己介绍这样的人,能合作啥大生意。因为他在地面上的买卖,都跟黄勇利经营的项目不太沾边。

    三人坐在屋内闲扯的时候,李元震和黄勇利谁都没提做买卖的事儿,只说着场面话,喝着小酒。

    等三人熟悉的差不多了之后,李元震才轻声说道:“小禹,你跟我出来一下,我带你上那屋见见另外几个朋友。”

    “哦,好。”秦禹点头。

    “利哥,你先坐一会,我俩一会回来。”

    “好,你们去,正好我打几个电话。”黄勇利生的是一副很和善的面孔,再加上他身体较胖,说话还很爱笑,所以往沙发上一坐,活像一尊弥勒佛。

    “走吧!”

    李元震招呼了一声秦禹,起身就奔着门口走去。

    ……

    五六分钟后,会所消防楼梯间内,秦禹眯眼看着李元震问道:“你这么急叫我过来,到底有啥好事儿啊?”

    “大好事儿!”李元震递给秦禹一根香烟,轻声问道:“你看明白黄勇利是干啥的了吗?”

    “不是开安保公司的吗?”秦禹点燃香烟后,皱眉问道。

    “不是,安保公司开在区内,那能挣几个钱?他以前是做军需的,很多部队的军服,皮鞋,棉被等生活用品,都是他供应的,他有这个关系。”李元震一边低声解释,一边伸手比划出了一个S枪的手势:“但现在他想做这个。”

    秦禹闻声愣住。

    “他在部队处了很多过硬的关系,要不然也不会跳出来自己开公司,你明白吗?”李元震话语详尽的介绍道:“前段时间,他跟军备那边的几个领头的人,搞出来了一大批货,现在控在手里散不出去,所以想找你帮帮忙。”

    “啥意思啊,让我卖响儿啊?”秦禹皱眉问道。

    “对。”李元震点头。

    秦禹很疑惑的看着对方:“卖响儿还用找我吗,他在七区周边不认识地面上的人啊?”

    “你咋还没听懂,这批货是私自挤出来的,”李元震声音很低的说道:“不能在七区周边卖,怕一旦出事儿,官方认出来。不然这好事儿咋能轮到咱们头上?!”

    “啊!”秦禹点了点头。

    “四大卡车,一口价两百万。”李元震低声说道:“你可以打听打听朋友,以现在的行情,你运回松江,大约能赚一倍。”

    “他这个东西安全吗?量这么大,部队那边不查啊?”秦禹冷静的问着。

    李元震挠了挠头,伸手点着秦禹的胸口说道:“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跟黄勇利合伙搞这事儿的人,最少肩上也扛中校,大校军衔了,没有十足把握,他们才不会冒险呢,懂吗?”

    秦禹仔细一想,李元震说的也有道理。

    “全是好响儿。”李元震继续冲秦禹说道:“以你在松江的关系,应该不难把货散掉。”

    秦禹犹豫半晌,依旧很冷静的说道:“元震,我不是什么钱都挣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合作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李元震点头应道:“黄勇利跟我一个长辈的关系特别好,这事儿非常稳,不然我也不能找你。”

    “你确定他的响儿托底,不会出问题是吗?”秦禹脸色认真的问道。

    “大哥,你觉得这事儿要不靠谱,我会自己掺和进来吗?”李元震话语简洁的说道:“你要做,这活儿就给你了。回头你把货卖了,给我拿五十万返点就行。我要搞学生会,手里缺钱。”

    “你在这儿等会,我打个电话。”秦禹斟酌半晌后,掏出了手机,直接就奔着楼下走去。

    ————————————

    凌晨有加更。另手里有推荐票没投的兄弟,可以投一投了,不然过了12点就失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