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副其实顾老狗

秦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问道:“办什么事儿啊?

    “你起来吧,一会你就知道了。”顾言打着哈欠:“我先去叫展楠哈!”

    “艹,你到底真有事儿还是假有事儿,别跟我扯淡,我浑身疼,不想动。”秦禹喊了一嗓子。

    “哎呀,你快点起来就完了。”顾言胡乱披上睡衣,穿了个裤衩子,就离开了房间。

    秦禹揉了揉困的通红的眼睛,咬牙坐直身体,缓了半天,才下床穿衣服。

    另外一间房门口,展楠眯着眼睛问道:“干什么啊,不让人睡觉啊?”

    顾言探头往屋内扫了一眼,见到床上还躺着个姑娘,顿时小声问道:“是昨晚陪你的那个吗?”

    “……你到要干啥?”

    “不错啊!”顾言强行挤进室内,顺手把睡袍脱下来递给展楠:“你去秦禹那屋里洗漱一下吧。”

    “你踏马是不是有病!”展楠崩溃了:“你要干什么?”

    “我要趁个热。”

    “滚尼玛的,”展楠急了:“你要不要脸?!”

    室内,姑娘见有人进来,目光疑惑,立马就坐起了身体。

    “不用客气,躺下,你躺下就行。”顾言摆手招呼了一句。

    “傻B!”展楠骂了一句,很丧气的走了。

    ……

    两个小时后。

    顾言没有叫朱玉临等人,而是就带着秦禹,展楠,一块去了市区商场,简单吃了口饭后,就闲逛了起来。

    “你到底要干啥?”秦禹身上全是挫伤,每走一步身体就跟要散架了似的。

    顾言背手走进一家手表店,低头观望了起来:“我要买块表。”

    “你买表叫我俩干啥啊?”展楠费解。

    “一块溜达溜达呗,大好的时光不能总浪费在睡觉上啊!”顾言低头看着柜台,伸手指着两块金光闪闪的情侣表说道:“把这两块拿出来,我看一下。”

    “好的,先生。”服务小姐对顾言很热情,因为这货一看穿戴就是有消费能力的:“这两块情侣表是全球限量版,总共只有二十五套……。”

    顾言戴上看表用的手套,低头摆弄了一下,冲着展楠问道:“你觉得好看吗?”

    “挺好看的。”展楠随口回了一句,抬头冲着服务小姐问道:“多少钱啊?”

    “算上折扣大概9万5左右。”服务小姐笑眯眯的回道:“这表刚刚上市,有收藏价值的,过几年一定会升值……。”

    “行,你给我开票吧。”顾言很是爽快的冲着服务小姐说道。

    “好的,好的,先生。”

    “哎,你再等一会,”顾言指着另外一块,军绿色带钻的手表说道:“你把这个潜水表拿过来我看一下。”

    “不是,你捡到钱啦,”秦禹斜眼问道:“花钱不走脑子啊?”

    “没事儿,都小钱。”顾言大咧咧的回了一句,伸手接过服务小姐递过来的表,仔细看了一下后,冲着秦禹问道:“怎么样,你觉得能配上我的气质吗?”

    “你有钱,你说的算。”秦禹懒得发表意见。

    “行,这一块也给我包了吧。”顾言看了一眼手表的价签,就爽快的冲服务小姐说了一句。

    十几分钟后,服务小姐笑得花枝招展的冲顾言问道:“先生,一共13万9,您看您是用亚联金融,还是手机支付?”

    “地区卡行吗?”

    “不行,我们这里用不了地区卡。”服务小姐摇头。

    “秦禹,你先刷了,回头我给你。”顾言扭头冲着秦禹说道。

    “……你踏马看我像不像13万9?!”秦禹无语的回道:“老子哪有那么多钱!”

    “我几张卡用不了,?你先找人付一下,我他妈能欠黄你钱啊!”顾言凶巴巴的回道。

    秦禹忍了半天,咬牙掏出手机,又让刘子叔给他打过来一笔十五万的款项。

    ……

    三人买完表之后,顾言又带着二人去了其他商场,买了一些价格不算太贵,但也不便宜的茶具,雪茄之类的奢侈品。

    一通折腾,三人下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

    “行,要没啥事儿,我回学校了。”秦禹打着哈欠说道。

    “先别走啊,正事儿还没办呢。”顾言伸手把情侣表的盒子递给了展楠,话语简洁的说道:“这个送你和你媳妇了。”

    展楠懵B了:“大哥,你啥意思啊?”

    “黄勇利是个癞蛤蟆,趴脚上不咬人但膈应人。”顾言当着秦禹的面,冲着展楠非常直白的说道:“小禹刚来南沪,犯不上跟这种人死杠,你出面把事儿解一下,一会就带我俩去。”

    “……!”展楠一脸错愕的看着顾言,一时间有些无言。

    “给你的,你接着啊!”顾言伸手硬塞手表盒子。

    “不是,我不是不帮小禹,问题是这里面涉及到……。”

    “你拿不拿?你要不拿,我就告诉你媳妇,咱俩当表兄弟了。”顾言眯眼看着展楠:“你相信我,我能干出来这事儿。”

    “不是顾言,你还是人吗?我昨晚来之前不就说好了吗……?!”展楠崩溃了。

    “不是,你自费送楠楠手表啊?”秦禹也是个老阴B,非常损的冲顾言问道:“你这……也太够意思了,弄的我不会了啊!”

    顾言斜眼看着秦禹:“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我真能还你钱啊?”

    “……你是真狗!”秦禹也回过味儿来了。

    “赶紧拿着,这事儿我做主了,就你来办。”顾言硬将手表塞给了展楠。

    “行吧,我帮小禹办这事儿。”展楠指着顾言骂道:“你下回再找我喝酒,我肯定报警!”

    “呵呵。”顾言一笑,伸手拿着另外几盒茶具,雪茄箱子说道:“晚上你回去,咱俩找校务处主任聊聊……平时你跟他说不上话,但昨天的事儿一过,你正好有个机会去找他。别管是承认错误,还是谢谢人家帮忙处理了大浪……总之,你有台词了,明白吗?”

    秦禹一怔:“……明白了。”

    “聪慧。”顾言点头:“走上车吧!”

    “哎,你别走,我就想问问,情侣表送展楠了,茶具和雪茄要送校务处主任,那那块潜水表是给谁的呢?”秦禹有些费解:“给黄勇利的吗?”

    “他能看懂潜水表吗?!”顾言鄙夷的骂道。

    “……那是送谁的啊?”秦禹问。

    “我能看懂潜水表。”顾言龇牙回了一句。

    “草你大爷!”秦禹脸色涨红的骂道:“你这算诈骗!!”

    “哈哈,走上车,去盘黄勇利。”顾言贱嗖嗖的先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