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寝室

夜晚,9点多钟,1号宿舍楼的404寝室内。

    顾言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脸色涨红的松了松领口,素质极差的骂道:“这特么404也忒不吉利了,明天老子就把门牌给掰下来。”

    “大哥,我现在就想问你,你能不能去洗洗脚?”秦禹坐在自己的床上,表情崩溃的说道:“我让你呛的都醒酒了。”

    “我自己的脚,自己明白,它就不是洗的事儿。”顾言拽掉一碰就冒烟的袜子,邋遢到极致的说道:“就是脚臭,天生的。”

    “你赶紧给我洗洗去!”秦禹烦的不行。

    “……水房全是人,我懒得动弹。”顾言摆手说道:“对付一天吧,明天我请你洗澡去。”

    “咣当!”

    就在秦禹要忍不住骂人的时候,李元震迈步走了进来。

    “嚯,这味儿鲜亮!”李元震狂扇着鼻子说道。

    “族交不?一百块钱一个钟。”顾言调侃着问道。

    “算了,享受不起。”李元震摆了摆手,笑呵呵的站在门口说道:“我过来说一声,奉北的小楠他们,平时爱玩麻将,非得叫我换寝室过去,没事儿凑把手,玩一玩。”

    顾言一怔:“那你去呗!”

    “行,一会我让跟我换寝室的人过来。”李元震随口回了一句:“那小子挺老实的,能干活。”

    顾言点了根烟,没有回话。

    “我先走了昂!”李元震冲着顾言打了声招呼,就冲秦禹喊道:“你出来,我跟你说点事儿。”

    “啥事儿啊?”秦禹问。

    “你出来吧!”李元震单手插兜,离开了寝室。

    秦禹扫了顾言一眼,迈步就跟着李元震走出了寝室。

    走廊内,李元震笑呵呵的看着秦禹,话语直白的问道:“跟我走啊,去我们寝室?”

    秦禹一怔:“怎么了?”

    “我那屋是四人寝,有俩人是七区本地的,人挺好的,我寻思叫你过去交个朋友呗。”李元震善意的说了一句。

    秦禹稍稍犹豫了一下,笑着应道:“算了。”

    “我艹,你还不好意思面对顾言呗?”李元震低头说道:“大哥,来这儿有几个是为了学习的啊,那不都是想处关系吗?人家顾言有自己的圈子,你跟他玩不到一块去,明白吗?”

    “我倒不是为了跟他玩一个圈子。”秦禹坚持着回道:“你说咱仨被分一个屋了,这一天还不到,咱俩就都走了……这有点不太好看。”

    “呵呵。”李元震一笑:“行吧,那我先过去了,你要想来,跟我打招呼就行。”

    “谢了昂!”秦禹拍了拍李元震的肩膀。

    “这算啥。”李元震低声说道:“鲁荡对你有点敌意,是因为他家里有龙兴的股份,而且他以前跟邢子豪关系也挺好。但这都不算啥事儿,回头我攒个局,给你俩说和说和就完了。”

    “麻烦了。”

    “没啥麻烦的,出门在外,咱九区的人抱点团就完了。”李元震笑着说道:“行,你回去吧,我先走了。”

    “好勒。”秦禹点头。

    说完,李元震迈步离去,而秦禹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第一感觉就是,这个人非常会做人。因为秦禹能明显感觉到,他和顾言俩人不对付,可他即使要搬离寝室,也会照顾到顾言的面子,起码不会让对方很尴尬。

    秦禹回到寝室后,见到顾言已经脱完衣服,正坐在床上拿湿巾擦脚丫子。

    “……你是真能对付啊!”秦禹无语的评价了一句。

    “呵呵。”顾言一笑:“李元震是不是想叫你跟他过去住啊?”

    秦禹一怔:“没有。”

    “艹,肯定的。”顾言抬头看着秦禹问道:“你也是九区的,咋没跟他一块走呢?”

    “……和他身边的朋友相处太累,而且也不见得有啥用。”秦禹很实在的回道:“有的时候保持适当距离,反而更容易交心。”

    “艹,那你的意思是,咱俩不可能交心呗?”顾言斜眼问道。

    “我想和你交脚!”秦禹撇嘴回了一句,伸手就脱掉了衣服。

    “……呦,你身材不错啊?”顾言这个人,十句话有八句话都是扯淡,成天嘻嘻哈哈的,表面上看似乎没啥城府。

    二人正在聊天扯淡的时候,一名三十五岁左右的男子,推开寝室门走了进来。他一米七五左右,身材中等,剃着小平头,看着还算干净利落。

    “哎呦,404新成员啊?!”顾言坐在床上问了一句。

    “你们好,我是南沪东埔区,治安站警长,我叫林成栋。”

    “你好,秦禹。”

    “你好,顾言。”

    三人简单认识了一下后,就坐在一块说起了话。但三人都不太熟,所以也没有深入交流,只聊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就各自收拾东西睡觉了。

    ……

    接下来的一周内,秦禹过的有点疲惫。因为学院组织了各种参观,会议,以及集训,演讲等集体性活动,为的是让各地中层干部,迅速融入到成年人的校园环境当中。

    所以秦禹白天的时间都被学院安排满了,而一到晚上李元震又频繁的约他出去参加各种聚会,几乎夜夜都有安排。

    刚开始,秦禹还觉得这种聚会要多参加,觉得有助于打开自己的人脉圈子,可连续搞了一周后,他是真的坚持不住了。因为每天晚上他都要喝到凌晨,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就要起床,整个人一直处于懵B的状态,别说交朋友了,就是前一晚都谁跟他喝酒了,他都不一定能记得。

    并且秦禹也逐渐发现,这种群体性的聚会,并不是有人领你入门,就意味着你能融入到人家圈子里去的。很多人跟你喝一场酒,留一个联系方式,回头隔一段时间,你们没有新的共同接触点,那对方肯定就把你忘了。

    所以,这种人并不能称之为人脉。

    秦禹琢磨透了这一点后,就来开始准备婉拒李元震的继续邀请,因为他觉得这种社交没啥意义。

    ……

    周日晚上。

    秦禹下了课,正准备叫个车,上市里看看可可注册的公司时,兜内的电话再次响起。

    “喂?”

    “富绅会所,你赶紧过来。”李元震的声音响起。

    “大哥,我今天有事儿,去不了。”秦禹哭丧着脸说道。

    “你赶紧来,今天有大生意跟你谈,快点的!”李元震声音严肃的催促道:“你快点昂,我已经说了你要来了,别让我脸掉地上。”

    “你别忽悠我了,行吗?”

    “谁骗你谁是儿子,真有大生意。”李元震认真的说道:“快点昂,等你呢!”

    ……

    十分钟后,一台极为高档的商务房车停在了警务学院门口,一位姑娘戴着口罩下了车,冲着安保室问道:“您好,我想问一下,有没有一个叫秦禹的学员在这儿上课?”

    院内,顾言领着七八个人,迎着门口走了出来。

    “哎呦,很正啊!”顾言无意中扫到姑娘后,顿时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