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客

医院内。

    秦禹在外科诊室内检查伤势的时候,林成栋则是帮他楼下楼上跑了十几趟,负责交费,拿票据等等。

    查了两个多小时后,秦禹才用纱布吊着左臂,一瘸一拐的从诊室内走了出来。

    “哎呀,出来了。”顾言从长椅上起身,出言问道:“怎么样,没啥大事儿吧?”

    “小臂骨裂,浑身十几处挫伤,这不嘛,给我拿几块钢板固定了。”秦禹脸颊肿的跟个包子一样,模样其实也挺惨。

    “你也忒生了点啊!”顾言旁边的帅小伙,插着兜说道:“你要出去找他们,那倒是喊一声啊,我们跟你去就完了呗!”

    “你们去就打不起来了。”秦禹恶狠狠的说道:“我就是要揍他们。”

    “……你比黄勇利还滚刀。”顾言犀利的评价了一句。

    “啥人啥对待吧。”秦禹扭头扫了一眼顾言带来的这七八个人,言语很客气的说道:“谢谢大伙了哈!”

    “没事儿。”

    “……顾老狗不喊,我们看见了也能帮忙。”

    “什么玩应顾老狗?”秦禹听着几人说话,面容很是疑惑。

    “顾言,外号顾老狗,我们给起的。”能跟着顾言一块来学校的,那都是平时在八区跟他天天厮混的身边朋友,所以说话也没那么多顾忌。

    “这个外号……贴切!”秦禹咧嘴一笑,表示赞同。

    “你这样的就活该让人打死。”顾言指着秦禹骂道:“没有我那一嗓子,你今天就废了。”

    “你们不出来,我也跟他拼了……。”秦禹开始装起来了:“我根本就没在乎他们。”

    “你快滚吧,我们出去的时候,你都快让人家打到轮胎胎花里去了。”顾言鄙夷的骂道:“你最能装了。”

    “呵呵。”秦禹傻呵呵的一笑,冲着顾言说道:“行,算我欠你个人情。”

    “哎,顾言,你没问问那几个被打的人,现在咋样了啊?”林成栋插了一句。

    远古巨鳄单手插兜,笑呵呵的回道:“那几个人可老惨了,校内警员把他们扔到医院就没再管了。听说那个叫大浪的,在车上还喊呢,说他们是自卫的,是秦禹先动的手,拿刀砍的他脸,他们才被迫发起了反击……。”

    “是你先动的手啊?”林成栋有些惊讶的看着秦禹问道。

    “那是他说的,我还说他是用脸撞我刀上了呢。”秦禹用半开玩笑的口吻,直接一句话带过了细节。

    “没事儿,揍他们也白揍。”帅小伙笑着说道:“那个大浪要是不脑残,肯定不敢起诉咱警务学院。”

    “哈哈!”

    众人闻声爆笑。

    “行了,别扯淡了。”顾言摆手示意众人闭嘴,只看着秦禹问道:“兄弟们帮你干仗,你没啥表示啊,不安排一下啊?”

    “今天太晚了吧……。”秦禹已经察觉到顾言这个老狗B可能要坑他。

    “没事儿,我们熬夜等你安排。”帅小伙明显也是个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主儿,他呲牙说道:“咱最大的场子,玩最贵的妹子呗?!”

    “我安排地方,秦禹掏钱,就这么定了。”顾言伸手就掏出了电话。

    “……行吧!”秦禹一看左右躲不过这一刀,就佯装很大气的说道:“给其他帮忙的同学,也都打个电话吧,今晚都我安排了。”

    “顾老狗说的没错,你是真有钱。”帅小伙已经开始先舔起来了。

    “走走,咱先走。”顾言招呼了一声,带着大家就赶往电梯。

    ……

    在去往夜场的路上,秦禹认识了顾言身边的几个朋友。那个长的很精神的帅小伙叫朱玉临,家是八区呼察市的,主做粮食生意,而且还是燕北政F粮贸署主要合作单位之一。整个八区,起码有三分之一的粮食,都是从他家出的。除了粮食外,他家还有食用油厂,牛场,鲜奶厂……总之他家应该很有钱,顾言平时管他叫二柱,映射他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剩下的几个人,同样都是那种条件很不错的官商子弟兵。而且他们这帮人,跟之前小三的圈子不一样,他们都不是成年之后认识的,是一块在大院里从小玩到大的。并且有些人家里之前并不富裕,是慢慢靠着机会发起来的,所以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深厚。但同样……他们这个圈子也很固定,外人很难玩到核心去。

    晚上十点多钟。

    众人抵达了盛元区最大的东方娱乐会所,跟其他被秦禹打电话叫来的学员汇合在了一起。

    秦禹站在台阶上,看着乌泱泱的六七十号人,心都快碎了……

    这种事儿就是,你要么就别请,要请就谁也别落下,不然很容易好事儿变坏事儿。

    “兄弟你可以啊,”顾言悄悄冲秦禹说道:“人缘挺好的。”

    “……别说没用的了。”秦禹一看顾言坏笑,心里就很烦他:“你一会搂着点昂,别整太狠,我还很弱小。”

    “你放心,我坑谁也不能坑你。”顾言大手一挥,冲着人群吼道:“走了,兄弟们,禹哥说了,今晚大家可劲儿造,咋开心咋来!”

    “禹少牛B!”

    “以后我就给禹少战今生了!”

    “走了,走了!”

    “哎,禹少呢,我咋没看见他呢?”

    “……!”

    “CNM!”秦禹跟在后面,斜眼看着顾言骂了一句。

    ……

    当天晚上,除了学校里帮忙的学员外,顾言还特意打电话叫了展楠等人过来凑热闹。而对方正好刚才在吃饭,所以呼啦啦一下又来了将近十个人。

    秦禹身上有伤,浑身哪儿哪儿都疼,但他又走不了,反而还得瘸着腿,挨个屋的乱窜,敬酒。而顾言遇到不花钱的事儿,那是可开心了,酒喝到一半,就带着俩姑娘上楼做游戏去了,生怕一会喝蒙了,晚上玩不了,就占不到这份便宜了……

    一群人搞到凌晨三点多钟,秦禹最后一去结账,发现消费足有四万多,平均人头消费足有六百多!

    这可不是纪元年前,通货持续膨胀下的钱啊,以现在的购买力,这四万多可顶过去三十多万,而且还是一夜的花销。

    秦禹心疼的尿尿都分叉了,仔细一瞅单子,光顾言自己就花了三四千,T套都是用的最好的。

    “老狗B啊,老狗B!”秦禹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现给刘子叔打电话,让他给自己汇了钱。

    ……

    另外一头。

    鲁荡拿着电话,冲李元震问道:“你听说了吗?今晚秦禹请客,去了五六十号人捧场。”

    “……你能玩圈子,人家也能玩啊。”李元震轻声回道:“这有啥的。”

    “他给你打电话了吗?”鲁荡问。

    “打了,但我没去。”李元震如实回应道。

    ……

    第二日,中午。

    顾言在会所客房内难得起了个大早,伸手扒拉醒旁边床上的秦禹,笑着说道:“别睡了,我带你出去办点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