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枪杀目标

突发枪案刚刚被控制住,盛元新区警司的人就赶到了现场,将两名匪徒带走,并且对目击证人,进行了一系列的问讯。

    由于,秦禹,顾言,李元震三人是从头到尾参与了抓捕的外区警员,所以他们也被请回了盛元区警司录口供。

    折腾到了凌晨三四点钟,盛元新区警司的人,才通知他们三个可以离开了。

    秦禹此刻已经困的不行了,再加上他腿上的子D擦伤并不严重,所以只在卫生室简单处理了一下,就和李元震,顾言二人离去。

    三人出了警司大门后,李元震转身说道:“你俩先回学院吧,我和朋友去看看鲁荡,他在医院呢。”

    “行。”秦禹点头。

    “明天见。”李元震冲着二人摆了摆手,迈步就奔着路边一台灰色的高档轿车走去。

    秦禹习惯性的将目光扫到灰色轿车旁边,见到那里站着一个三十岁出头的青年,穿着呢绒大衣,正在冲李元震摆手。

    “……呵呵,今天鲁荡就是替他挡了子D。”顾言看着呢绒大衣青年,冷笑着说了一句。

    秦禹一怔:“啥意思?”

    “你刚才没听到警司里的人聊天吗?”顾言冲着呢绒大衣青年努了努嘴,低声说道:“枪手就是来崩他的。”

    “是吗?”秦禹非常惊愕:“他是谁啊,枪手为啥要干他啊?”

    “……没出事儿之前,李元震不是说了嘛,他叫一个咱的导师过来,是学院上一届的学生代表。”顾言轻声解释道:“就是这个人,他叫汪天,是咱警务学院的一名导师,主教政教的。而且我听说,他背景也挺复杂的。”

    “枪手为啥要崩一个导师啊,有啥诉求啊?”秦禹觉得有点难以理解:“而且警司的人,这么快就调查出了枪手的目标吗?”

    “我也不清楚,就是刚才听警司里的人说的。”

    “那枪手为啥要干他啊?”秦禹追问。

    “……我不跟你说了嘛,他背景挺复杂的,你慢慢品吧。”顾言没再多解释,只打了个哈欠,岔开话题说道:“走吧,咱俩叫台车回学校。”

    秦禹见顾言没有主动说,自己也就懒得絮絮叨叨的追问,只跟着他奔着道路对面走去。

    ……

    当夜无话。

    第二日一早七点半,秦禹正在寝室蒙头大睡的时候,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秦禹吼着问道。

    “是我,元震。”

    “……等一下。”秦禹坐起身,呆滞了两秒后,才搓了搓脸蛋子冲下了床。

    “吱嘎!”

    秦禹拽开门,打着哈欠看着李元震问道:“干啥啊,这么早?”

    “网播台来记者了,要采访昨晚巴拉巴拉的枪击案,你赶紧收拾收拾,跟我过去。”李元震急匆匆的说道。

    “你去吧,我太困了,再睡一会。”秦禹懒得掺和这事儿,转身就往屋里走:“等一会分寝室我再起吧。”

    “哎,哎,小禹,你别睡了。”李元震跟进来,言语里充满善意的提醒道:“你别拿这个不当回事儿,这是个露脸的机会。咱刚到学院就碰上了这么个事儿,不但直接参与了抓捕,你还受了轻伤,这媒体回去一报道,咱弄不好会得到个学校嘉奖。这个是要写进档案里的,你懂不?”

    秦禹闻声愣住。

    “我认识一些校里的领导,他们很看重这个。”李元震低声说道:“听我的,过去露露脸,绝对没错。”

    秦禹也不是个圣人,他来这儿的最大目的,其实就是要给自己积累好看的履历,所以一听李元震这么说,也动了俗心:“那行吧,我换身衣服。”

    “快点,快点。”李元震催促了一句。

    秦禹伸手打开自己的行李包,抬头又问:“那顾言你叫了吗?”

    李元震愣了一下,话语含糊的说道:“有人去叫了吧,我跟他不是太熟,你自己快点就完了。”

    秦禹眨了眨眼睛,话语委婉的说道:“我有他电话,一会我给他打。”

    李元震眨了眨眼睛:“呵呵,你俩处的挺好呗?”

    “昨天在走廊里,我俩咋说也一块玩过命,这都能沾上点光的事儿,那就带他一块呗!”秦禹说话间,就套上了新裤子。

    李元震看着秦禹,没再吭声。

    ……

    十几分钟后。

    顾言匆匆赶到学院宣传处门口,双眼困的通红,素质极差的骂道:“妈的,这宣传处有点偏心眼哈,这么好的事儿,咋没给我打电话呢?”

    “估计通知的人还没到吧。”李元震笑着回了一句。

    “屁,肯定就没想通知我。”顾言扭头看向秦禹,颇为欣慰的说道:“你这个小同志,还是有点良心的……。”

    “别哔哔了,快走吧。”秦禹昨晚跟顾言并肩作战过,而且回来的路上也没少闲聊,所以二人已经混熟了,可以开一些适当了玩笑了。

    “走走走!”李元震也招呼了一声。

    ……

    整个一上午,秦禹,顾言,李元震三人都在宣传处,接受网播台记者的采访。校方那边有意宣传宣传这事儿,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演着漂亮的剧本,隐去了众人喝酒玩大冒险,坑鲁荡,最终发现匪徒的桥段,直接就说是秦禹三人,率先发现了匪徒……

    由于三人都在配合记者采访,所以分寝室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赶上。而等寝室分完后,这三个被剩下的人才发现,他们被分到了一间房,而且是个四人间。

    顾言和秦禹对这种分配都无所谓,觉得住哪儿都一样。但李元震似乎看着有点不自在,甚至在去寝室的时候,都没有把自己的行李拿过来。

    下午一点整,学院召开入学典礼,近千名新生站在操场上,也颇为壮观。而且有不少新生都被邀请到了主席台上发言,而这其中就有顾言和李元震。

    秦禹看到二人站在台上侃侃而谈,不由得叹息一声:“妈的,还得是爹硬啊,其他的啥都白扯。”

    ……

    晚上。

    一间明亮的卧室内,一位姑娘习惯性的翻看着网播台的新闻,无意中看到了巴拉巴拉酒吧枪击案的报道,随即目光极为惊讶的说道:“咦,他来七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