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之子

晚上六点钟,秦禹上完课,按时赶到了市中心某高档酒店,在大厅内给韩桐打了个电话。

    等了大概能有不到两分钟,韩桐就带着俩人一块走了下来,通过衣服辨认出秦禹,离挺老远就伸出了手掌:“哎呦,秦队!”

    “你好,你好!”秦禹迎过去,跟韩桐握了一下手。

    “要不是怕不方便,我就让人去学院里接你了。”韩桐长的白白净净,留着精悍干练的小短发,神采奕奕的与秦禹寒暄:“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哈!这是我堂弟,韩宇,这是我助手,欧洋。”

    秦禹转过身,立马伸出手掌与二人打了声招呼:“你们好。”

    “你好。”

    “你好。”

    二人分别与秦禹握手,态度很客气。

    秦禹着重打量了一下韩宇,发现他身高一米八十多,国字脸,皮肤较黑,单从外表上判断,看着很像北方的豪爽青年。可秦禹一想到他之前捅咕下面人干的事儿,心里又觉得他应该是属于性格与外表不太相符的那种人。

    “粤菜,吃得惯吧?”韩桐笑着问了一句。

    “我什么都吃得惯。”

    “那就行,走吧,去包房聊。”韩桐招呼了一声。

    “好。”秦禹点头,迈步走在了他旁边。

    ……

    十几分钟后,楼上包房内,韩桐穿着干净利索的白衬衫,坐在主位上,态度谦和的冲着服务人员说道:“主菜口味略微重一些,今天我请北方来的朋友。”

    “好的,没问题。”

    “麻烦了。”

    “好的,您稍等。”服务人员一笑,点头离开包厢。

    “本来我想让吴迪来南沪,咱们一块坐下来聊聊,但药厂项目已经启动,他那边太忙了,也实在是抽不开身。”韩桐扭头看着秦禹说道:“等有机会,咱在八区坐坐,正好我爸也想见见你。”

    “那可太荣幸了,我总听别人提起韩总,也一直没机会见见。”秦禹说这话虽然有些客套的因素在里面,但心里也确实对韩三千是很好奇的。因为后者在松江留下很多故事,也算是个传奇人物了。

    菜没上齐之前,众人聊的都是闲话,多以寒暄和拉近距离为主,也没啥干货。并且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韩桐在跟秦禹交流,助手欧洋跟韩宇,都没怎么吭声。

    等了能有十几分钟,主菜配菜和各种高档白酒一次上齐,摆了整整一大桌子,随即韩桐轻声冲着韩宇招呼道:“这酒你得先喝哈!”

    “呵呵。”韩宇一笑:“行行,那我先敬秦队一杯。”

    秦禹一怔,低头就要倒酒,但韩桐笑着拦了一下说道:“让他先喝,这小子最近有点不务正业,手里面两件事儿都处理的不好,我得罚他。”

    “秦队,我平时也很少在松江,对那边的情况其实不是很了解。”韩宇态度非常端正,举杯说道:“小泉上次跟刘子叔闹起来,弄的我也挺不好意思的。但还好咱现在跟南沪碰上了,我干一个,就当赔罪了哈!”

    说完,韩宇仰脖喝掉整整一高脚杯的白酒,眉头都没皱一下。

    “这说的是哪儿的话啊……!”秦禹万万没想到韩宇在酒桌上能这么客气,所以他反而有点不会了。他这人就是这样,你跟他来硬的,他比谁都滚刀;可你要太软,他反而不适应了。这也算是较为另类的贱皮子了。

    “叨叨了半天,也没把事儿说清楚,在外面单独跑了这么久,口条都没练利索。”韩桐笑呵呵的指着自己堂弟说道:“你再干两杯!”

    韩宇一愣,立马倒酒:“我是不太会说,但喝酒没问题,我再敬秦队两个。”

    “得得。”秦禹立即起身,伸手拦了一下韩宇:“一块做生意,有点磕磕碰碰的,那是在所难免的。你这么上纲上线,整的我都没办法坐着了。”

    “还是得练。”韩桐冲着韩宇摆手,笑着说道:“行,你坐吧!”

    话音落,韩宇龇牙坐在了椅子上。

    “我家不光在松江有生意,在七区的南沪,八区的燕北,呼察,都有买卖,这公司一多了,用的人也就杂了。再加上各分公司都是独立核算的,所以下面有很多事儿,我们也不是很清楚。”韩桐扭头看着秦禹说道:“其实当初我家在正式准备支持吴迪之前,韩宇特意跟他下面的人打过招呼,说过开元区利益分配的事儿,但只是口头约定。不过可能吴迪手里事情比较多,也给忘了,所以才闹出了这个乌龙。”

    “哦,是这样。”秦禹点头。

    “事儿虽然不大,但也要说开了。”韩桐笑着解释道:“不然下面闹出的误会,很可能最后上升到公司误会。”

    “是。”秦禹出声附和。

    “来吧,开动吧。”韩桐轻声冲秦禹介绍道:“这个酒店的粤菜是老手艺,味道很正的,你尝尝这个……。”

    秦禹观察着韩桐的一举一动,心里感觉他有点不像这个年龄段的人,做事儿不光很有条理,而且还很大气,不像是故意装出来的那种“场面人”。

    韩宇敬完秦禹酒之后,整个人莫名变得松弛了不少,时不时的还开个玩笑。但这也只是相对的,因为似乎韩桐有专门压他的气场,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让他立马变的很老实。

    众人在酒桌上闲聊了一会后,韩桐才开始说起正题:“吴迪应该跟你说了吧,今天我找你过来,也是有事儿要谈。”

    “说了。”秦禹点头。

    “还是响儿的事儿。”韩桐轻声说道:“公司想在松江那边铺摊子,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你在地面有影响力,下面的兄弟也能办事儿,如果咱们合作,我敢跟你保证,未来响儿的收入,会远超你在药品上的收入。”

    秦禹沉默着,没有马上回复。

    “来之前,吴迪特意嘱咐过我,说不要让我拿你们之间的关系来说事儿,强迫你表态合作。”韩桐非常直白的说道:“但其实我压根没想这么做。咱们已经有合作关系了,不算是完全陌生的人,所以吴迪的作用只是让咱俩坐在一张桌上了,具体合作,还是你我的事儿。如果我拿关系说事儿,可你心里觉得利益不匹配,那合作也长不了。”

    秦禹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感觉到很为难。因为他来之前,本打算是拒绝韩桐的,可对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反而有些不好表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