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妥协

白家别院门口,秦禹上了老猫的汽车,伸手拿起纸巾擦着脖子上的汗水说道:“走,快走!”

    “谈崩了吗?”老猫见秦禹如此紧张,立马追问了一句。

    “没有,”秦禹长长出了口气:“啃下来了。”

    “他妈的,你还真有点急才。”老猫一听这话,顿时咧起了嘴:“白勇在哪儿,他说了吗?”

    “老白不会真把白勇交出来的。”秦禹摇头回道:“他给了我个方向。”

    “什么方向?”老猫追问。

    “萧九。”秦禹低声回道:“萧九知道牛振他们在哪儿。老白跟我说,他不清楚白勇在外面帮着小三干了这事儿,他是进屋打了个电话后,才给我递的萧九的点。”

    “他扯淡。”老猫根本不信的说道:“这么大的事儿,白勇要没有老白的授意,他敢帮三公子吗?这话糊弄小孩,人家都不信。”

    “老猫,我觉得咱把这事儿考虑的复杂了。”秦禹喝了口水,轻声说道:“咱听斌斌供出了白勇之后,心里就以为老白和袁克现在都站队表态了,死要跟小三抱一把了,但我现在觉得,这可能是咱们想多了。”

    “怎么呢?”老猫皱眉问道。

    “我个人分析哈,袁克是很有可能跟三公子死抱一把了,为什么呢?因为小三要是彻底倒台了,那药线这一块,咱就再也没有任何对手了。关系上有吴迪,投资方有叶琳和韩三千,供货方又有于家的绝对支持,那小三都没干过咱们,他袁克又拿啥跟咱竞争呢?”秦禹很冷静的冲着老猫说道:“所以,袁克要还想在松江站住脚,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帮小三挺过这一关。因为他跟咱们是死仇,如果小三一倒,我下一步肯定弄他,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明白。”老猫点头:“但袁克跟龙兴是合作关系啊,而小三要弄药厂,就是要跟龙兴打擂台的啊。那袁克跟他走的近,龙兴那边不会有啥想法吗?”

    “这你就考虑的更多了。”秦禹摆手:“小三要搞药厂,现在还仅仅卡在投资阶段呢。龙兴那边又不是神仙,他怎么知道小三整药厂是要针对谁?更何况袁克选择跟小三合作,肯定是桌下的,外人不会轻易知道的。并且退一万步说,即使现在小三已经把药厂干起来了,跟龙兴产生竞争了,那袁克很大可能还是会选择小三。因为毕竟小三才是松江的太子爷,而龙兴那边像袁克这样的分销商,却是一抓一大把的。”

    “也是。”老猫点头。

    “袁克现在肯定是坚定的站在小三那边,这点不用想。”秦禹继续说道:“但老白不一定。”

    “这个我能猜到。”老猫点头:“白家不完全指着药线的生意,而且也有自己的政治派系,他们完全没必要把宝压在小三身上,彻底得罪吴迪那边。”

    “对。”秦禹点头:“就这个松江北站的案子,你要说老白一点不知道,那是扯淡。但你要说他帮了小三多大忙,我也是不信的。他最多也就是默认了这个事儿。如果小三那边成了,他会借着白勇讨个人情,并且继续让袁克跟小三接触,沾点药线的好处。可如果这事儿不成,那他也没啥损失。因为白勇是他侄子,人家在外面也有自己的朋友,所以老白可以把事儿推得很干净。”

    “但老白没想到你是个愣种,敢拿白岩说事儿,对不?!”老猫龇牙问道。

    “是的。”秦禹皱眉说道:“他没想到我能这么干,更没想到我彻底红眼了,连吴迪的话都没听。”

    “那下一步呢?”老猫问。

    “老白隐晦的给我递了点,咱们直接抓萧九。”秦禹咬牙说道:“动作要快,不然我已经找老白的事儿,肯定瞒不住。如果牛振他们一听到风声,咱抓捕难度就又大了。”

    “好。”老猫闻声立马拿起手机。

    ……

    白家别院内。

    老白吸着烟,一言不发。

    “这个秦禹真踏马是个愣种,做事儿完全没有顾虑。”中年皱眉冲老白说道:“我在监狱里找人弄一弄那俩重刑犯,让他们咬一下秦禹?”

    老白斟酌半晌:“算了。”

    中年愣住。

    “咱有很多事儿都看浅了。”老白声音沙哑的说道:“今天秦禹来找我,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不管小三那边,还是吴迪那边,都在这个药线的事儿上,投入了太多的成本。现在双方又卡在你死我活的点上,咱硬往里掺和,并不明智,因为他们已经红眼了。”

    中年沉默。

    “你给小勇打个电话,告诉他短时间内别回来了,也不要再联系萧九他们了。”老白站起身,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们去一趟监狱医院,小岩挨的这七刀,等药线事情落地之后再说。”

    “好。”中年闻声站起。

    “秦禹来的事儿,不要走漏风声,告诉下面的人嘴严一点。”老白嘱咐了一句。

    “我明白。”中年立马跟着老白走出了房间。

    ……

    市区内。

    老猫打了电话,叫来了十几名一二三队的骨干。

    路边,秦禹穿上了防弹衣,皱眉冲着众警员吩咐道:“个人通讯设备全部上交,用对讲机沟通。”

    众人闻声上前,各自取了装备。

    “萧九掺和这个案子了,只是老白口头上说的,算不得证据。”老猫在旁边轻声提醒了一句:“动了他,他要不吐,那咱可尴尬了。消息走漏是一定的,而且咱线索还断了。”

    “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吧。”秦禹回了一句后,立马拍手喊道:“上车了,全上车。”

    十几个警员闻声立马钻进了车内。

    ……

    时近中午,江南区某大院门口。

    “咚咚咚!”

    一阵砸门声响起。

    “谁啊?”

    “开下门,我是统计署的过来收个表。”秦禹站在墙根下面回应着。

    大约两三分钟后,院内铁门被打开,一名胖子挺着个大肚子走出来:“收啥表啊?统计……!”

    “嘭!”

    胖子还没等反应过来,老猫一把抓住对方的脖领子,直接将其从台阶上拽了下来。

    “呼啦啦!”

    秦禹带队,持枪就冲进了大院。

    “有警员,有警员……!”胖子栽倒在地,杀猪一般的吼了起来。

    室内,三个壮汉闻声立马从床下拽出S枪,奔着窗户就跑了过去。

    “亢!”

    眨眼间的功夫,枪声在院内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