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浪哥,大菜刀

王大爷口音很重的反问道:“你要菜刀干森么?”

    “我们买了一些外卖,要用刀切一切,一会我就给你还回来。”秦禹笑着应道。

    “在辣一边,别弄丢了哦。”王大爷以前是湾湾人,口音很Q。

    ……

    十几分钟后。

    秦禹怀里揣着菜刀,大步流星的就走出了院校。而这一次他面对什么所谓的亡命徒,滚刀肉,却没有再叫齐麟他们过来,因为对方很可能玩阴的,已经偷着报案了,那齐麟他们一来,很大可能走不掉。

    如果说,叶琳,李元震在事后都没有找到秦禹,那他一定搞不清楚黄勇利在南沪究竟是有多大分量的。可对方既然找到了这俩人,并且还开出了三百万的赔偿,那秦禹对这个人和他的“团队”,心里就已经有评价了。

    秦禹出了学院正门,也没有可哪儿乱走,就站在值班室旁边点了根烟,慢慢抽着。

    过了不到五分钟,一个三十多岁,剃着光头的汉子,手里拎着一把车钥匙,晃晃荡荡的走了过来:“你是不是叫秦禹?”

    “是。”秦禹点头。

    “来,你过来,我跟你说点事儿。”光头汉子伸手就要抓秦禹脖领子。

    “啪!”

    秦禹一巴掌打开他的手掌,叼着烟回道:“有事儿就在这儿说呗。”

    “啊,你知道我们是来干啥的,是吧?”光头汉子愣了一下问道。

    “知道。”秦禹点头:“谁要跟我说话,你叫他过来吧。”

    “你等会。”

    光头汉子转身就走。

    大概五六分钟后,一台紫色商务车停在了学院正门口的左侧,车内另外一个光头,冲着秦禹摆了摆手:“来,你上来。”

    秦禹没有犹豫,迈步就走了过去,弯腰钻进了车里。

    “哗啦!”

    车门被副驾驶的人拉上,车内六七个人,全都扭头看向了秦禹,面色冷峻。

    秦禹打量了一下这帮人,发现他们普遍的年龄都在三十五六岁往上,而且各个看着面向都很凶,不是穿着紧身夹克,就是套着运动装。

    坐在秦禹旁边的中年,身材很壮,剃着秃瓢,脖子上纹了一个老鹰的纹身,满脸坑包,估计法院光看他的造型,就得判他个无期,死缓啥的。

    “我叫大浪,是老黄的兄弟,”中年摸了摸光头,话语平缓的问道:“事儿打算怎么解啊?”

    “我给黄哥二十万吧。”秦禹话语简洁的应道。

    “二十万,你当黄哥是烂仔啊?!”副驾驶的壮汉,面向很凶的问道。

    “我就这么多钱,多了也没有啊。”秦禹面无表情的看着大浪说道。

    “呵呵!”

    大浪摸了摸光头,伸手指着秦禹问道:“你是不是以为,你在学院里,我不敢动你啊?”

    “你敢在学院门口动我吗?”秦禹正面刚的反问道。

    “我确实不敢啊,警务学校多吓人啊。”大浪冷笑着回道:“可你在这儿要待两年呢,你以后都不出门啦?”

    秦禹闻声沉默。

    “你在南沪是不是还有个公司啊?”商务车内很宽敞,大浪翘着二郎腿继续说道:“怎么,你公司也不想开了?你信不信,我一句话,你连文员都招不到。”

    秦禹搓了搓手掌:“你就是想往死了整我呗?”

    “你不是有兄弟吗,有枪手吗?你再叫进来试试啊!”大浪抬起右臂,用手抓住秦禹的后脖颈,轻笑着说道:“你年纪不大,做事儿还挺狠啊!南沪从他妈的清朝末期开始,就是玩地面的鼻祖,别说你这样一个小孩了,就是周边最硬的雷子过来,他也不敢随便放枪啊!”

    “呵呵,是。”秦禹笑着点头。

    “我给韩桐个面子,减你五十万,再给李元震个面子,再减你五十万。”大浪声音不大的竖起两根手指:“你拿两百个,这事儿就算了了。”

    秦禹斟酌半晌后,缓缓将右手伸进怀内,笑着应道:“是这样的浪哥,钱呢,我短时间内凑不出来,你看这东西值不值两百万?”

    说完,秦禹直接拔出了菜刀。

    大浪等人瞬间愣住。

    “有句老话,叫强龙不压地头蛇。”秦禹右手攥着菜刀,话语简短的说道:“但还有一句话,叫他妈的不是猛龙不过江!”

    “我艹?”大浪伸手就要摁秦禹脖子。

    “你妈了个B的,我也给叶琳和李元震个面子,今天就照二十刀剁你了。”秦禹抬起胳膊,一刀就砍了下去。

    “噗嗤!”

    大菜刀落下,大浪右臂当场飙血。

    “小崽子!”

    后座的两个人瞬间窜起,直接就搂秦禹脖子。

    “嘭!”

    秦禹被勒的紧紧靠在了中排座椅上,但他也没管后面的人,只冲着大浪的脑袋,疯狂挥动胳膊。

    “噗嗤!”

    “噗嗤!”

    “……!”

    大浪与秦禹几乎是身体贴着身体而坐,所以菜刀砍来,他基本没有任何躲闪空间,只能抬着胳膊护住要害:“他妈的,给我摁住他!”

    车内的众人谁都没敢带枪,因为他们来的是警务学院,抱着的也是吓唬秦禹,跟他谈赔偿问题的态度,所以即使真要开枪干他,那也得是等他离开学院再说。

    车内鲜血迸溅,前后左右的壮汉全部起身,几乎没有一个怕刀的,完全就用双手,双臂,去硬按着秦禹。

    “噗嗤!”

    “噗嗤!”

    秦禹将后背靠在车门上,侧身冲着后座方向一通猛剁后,非常鸡贼的就拉开了车门把手。

    “哗啦!”

    车门弹开,秦禹后仰着从车内栽了下去。

    车内,被砍了六七刀的大浪,低头摸了一下被完全砍开的扁平鼻子,彻底红眼了的喊道:“我艹CM,老子宁可蹲裤腰了,给我砸废他!”

    说完,六七个人,连带着司机全部下车,有俩人手里还拎着棒球棍子。

    秦禹翻身起来后,谁都没找,直接奔着大浪就冲了过去:“CN个妈,混的不咋地,B都让你装圆了!老子今天非得把你那三点水剁掉,让你彻底从良!”

    “嘭!”

    左侧的壮汉,双手抡圆了棒球棍子,直接奔着秦禹的后脑砸来。

    秦禹弓着腰,硬扛了一下,感觉自己后背都要裂开了。

    “啪!”

    大浪无愧于滚刀肉的名号,双手直接奔着秦禹拿菜刀的手抓去,根本就不怕砍。

    值班室内。

    值勤的警员都懵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外面斗殴的几人骂道:“我艹,这是喝多少啊,怎么还在这儿干起来了?!”

    院内,不少学员都在驻足观望,其中一人拿着电话就拨通了顾言的号码:“喂,你在哪儿?”

    “我他妈睡觉呢。”

    “我艹,秦禹在门口跟一帮人打起来了,都他妈动刀了!”帅小伙大喊着说道。

    顾言扑棱一下坐起:“我艹,对方什么阵型,人多吗?”

    “六七个人,都是岁数挺大的。”

    “那还寻思个JB,可以干。叫咱八区的子弟兵集合,点操他们!”顾言穿着裤衩子从床上窜下来,光脚丫子就跑向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