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桐有约

南沪市,四季顶级高档公寓,顶层01号房间门口,金雨停弯腰从柜子里拿出拖鞋,没有转身的说道:“要进来坐一下,喝点茶嘛?”

    秦禹一愣,憨乎乎的说道:“不了,我还有点事儿,得回学院。”

    金雨停转过身,动作利落的盘上一头秀发:“你们学院晚上不关寝啊?”

    “没事儿,我跟门卫熟。”秦禹完全一副傻子样的回道。

    “哦,”金雨停点头:“那你回去吧。”

    “晚安。”秦禹摆了摆手,转身就走。

    金雨停站在门口,看着秦禹的背影,咧嘴一笑:“这是真老实,还是假正经?”

    秦禹走进电梯内,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脸色憋的涨红:“……有点难受啊,实在不行晚上只能突突一下顾言了。”

    ……

    松江,吴迪坐在车内,皱眉冲着韩桐说道:“新药厂马上就要开始动工了,我这儿一大堆事儿呢,走不开。你直接去见秦禹就完了呗,还用我介绍啥。”

    “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和他可能有点小误会。”韩桐挠着鼻子解释道。

    “我肯定是去不了南沪,算了,这样吧,回头我给秦禹打个电话,剩下的你们自己见面谈。”吴迪斟酌半晌后应道:“但咱们有言在先哈,你们要合伙做啥生意我都不管,不过一定不能闹出矛盾。对我来说,平稳的推进药厂项目,是重中之重,你明白吧?!”

    “你放心,我明白你意思。”韩桐点头。

    “那就行。”吴迪轻声应道:“我回头给秦禹打个电话吧,剩下的你们谈。”

    “好勒。”

    “等一下!”吴迪突然又喊了一句。

    “怎么了?”韩桐问。

    “你要找秦禹合作,就通过利益打动他,千万不要以我和他的关系,去逼他做这事儿。”吴迪考虑的非常周道:“强扭的瓜不甜,你明白吗?”

    “哎呦,你放心吧,我懂你的意思。”韩桐立马笑着应道。

    “嗯,就这样。”吴迪说完,直接挂断了手机。

    “……呵呵,搞来搞去,我们成外人了。”韩桐摸了摸脑袋,表情有些无语的冲司机说道:“你给小宇打个电话,让他也来南沪吧。”

    “好的。”司机点头。

    ……

    当晚。

    秦禹回到寝室后,并没有看见顾言,只见到林成栋自己躺在床上看着书。

    “他没回来啊?”秦禹脱掉外套问了一句。

    “说是晚上还有局,出去浪了。”林成栋摇头感叹道:“顾言的精力是真旺盛啊!”

    “呵呵,你咋没跟着去呢?”

    “他们消费太高了,我咋好意思老跟着蹭。”林成栋直白的回了一句。

    “那有啥不好意思。”秦禹撇了撇嘴:“你看顾言,在家支个炉子,就能蹭顿烤肉,还踏马有明星作陪,人家咋好意思。”

    “道理是这样的。”林成栋坐起身,话语非常精辟的说道:“兜里有钱的出去蹭,那是幽默有个性;可兜里没钱的出去蹭,那就是真蹭了。”

    秦禹愣了一下:“我觉得你想的有点多吧……?”

    “想多点也没坏处。”林成栋指着桌上的小铁盆说道:“那儿还有点水果,给你俩留的。”

    “谢谢。”秦禹也没客气,大咧咧的走过去,端起了盆,就吃起了价格不算便宜的大棚水果:“哎,今天我听顾言说,你结婚了,是吗?”

    “啊,”林成栋点头说道:“结了。”

    “……你多大结的婚啊?”

    “19,结了七年了。”林成栋龇牙回道。

    “那你结的挺早啊!”

    “……对我来说,三十岁结婚和十九岁结婚,也没多大区别,早晚都得走这一步。”林成栋顺嘴回道:“早办完,早省心。”

    秦禹看着林成栋,心里忽然觉得,这个人虽然也就才二十七岁,但心态却跟六十了一样,似乎对生活已经没啥追求了,成天就乐呵呵的混日子。

    “早点睡吧,时候不早了,”林成栋再次躺在床上,打着哈欠说道:“明天早上还要备课。”

    “这么努力?咋地,你还打算上完这个学,再考个文凭啊?”秦禹问。

    “你和顾言不参加结业,估计也能拿到各种证书,但我不行啊。”林成栋盖上被子:“你们可以假学,但我得真学应付考试啊。”

    秦禹无言。

    “睡了昂!”林成栋翻过身,冲着墙壁一侧就酝酿起了睡意。

    秦禹吃完水果,也就没再跟林成栋交谈,只盖上被子,躺在床上,没多一会就打起了鼾声。

    室内,灯光昏暗,林成栋睁着双眼,看着模糊的墙面,完全没有丝毫睡意,脑中全是顾言的豪华住所,以及与大明星侃侃而谈的景象。

    说先睡的人,失眠了,而后睡的人,此刻已经打起了鼾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世界上的人,已经变得连睡眠质量都不在一个出发点上了。

    ……

    第二日一早。

    秦禹起床的时候,林成栋已经去食堂吃饭了,而他坐在床上缓了好半天后,才准备去洗漱。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喂?”秦禹打着哈欠,接通了手机。

    “干啥呢?”吴迪的声音泛起。

    “……刚起来,准备洗脸刷牙呢。”秦禹揉了揉眼珠子问道:“咋地,你有事儿啊?”

    “你是不是飘了啊,我没事儿不能给你打电话啊?”

    “能的,迪哥!”

    “呵呵,还真有事儿。”吴迪一笑,轻声回道:“韩桐在南沪呢,今晚想约你,你去见他一下吧。”

    “约我干啥啊?”秦禹顺嘴问道。

    “想和你做点生意。”吴迪如实应道:“你见面跟他谈吧。”

    秦禹听到这话,心中瞬间联想到了展楠和他要做的生意,随即皱眉问道:“那你啥意思呢,想让我跟他谈呗?”

    “我没有任何意思。”吴迪轻声应道:“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事儿你俩谈,能不能合作,也你自己决定。”

    “啊,那我明白了。”秦禹缓缓点头:“行,晚上我去见他。”

    “你在南沪的事儿,我听说过一些,过去的就过去了昂,”吴迪笑着说道:“反正你也没吃亏!”

    “你知道我没吃亏呢?”秦禹反问。

    “你个老阴B要吃亏了,肯定就给我打电话告状了啊!”吴迪了解秦禹,就跟农民伯伯了解大粪一样。

    “哈哈!”秦禹一笑:“行,晚上我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