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枪匹马踏白家

第二日,早上九点。

    白家大院内,白老头吃完早餐,就习惯性的在书房内晒着太阳,喝点小茶。

    楼下。

    一台汽车停在门口,老猫斜眼看着秦禹问道:“你到底有把握吗?”

    “没有。”秦禹摇头。

    “你他妈的瞎搞一通,很可能就凉了啊。”老猫很是担忧的说道:“老白可跟别人不一样,他在江南还是有点分量的,不然老李早都弄没他了。”

    “案子破不了,我一样是凉。”秦禹沉默半晌,咬牙回道:“可以站着死,但绝对不能让人就这么给我撸了。壮壮那帮孩子,全都二十郎当岁,玩命跟咱干,现在死的死,残的残,老子要不出这口恶气,对不起他们。”

    说完,秦禹果断推开车门,步伐坚定的走向了白家大院。

    老猫斟酌半晌,皱眉将车开到了远处。

    ……

    楼上,书房内。

    老白正在喝茶看书的时候,一位照看家里的中年推开房门,轻声喊了一句:“白老,秦禹来了。”

    “谁?”老白愣了一下,回身问道。

    “黑街的秦禹,他说有点事儿要见你。”中年重复了一句。

    老白眨巴眨巴眼睛,面无表情的回应道:“你叫他进来吧。”

    “好。”中年转身离去。

    ……

    几分钟后,秦禹迈步走进书房,点头冲着老白头说道:“你好,白老。”

    “坐吧。”

    老白翘着二郎腿,轻声回了一句。

    秦禹闻声走到老白对面,坐在了沙发上。

    “有事儿啊?”老白抬起头,只自己端起茶水问了一句。

    “嗯,有事儿。”秦禹点头。

    “有事儿说。”老白拿着架子,看都不看秦禹。

    “我想问一下,药厂的事儿,白家也想掺和掺和吗?”秦禹直言问道。

    “呵呵。”老白一笑:“现在的警队队长,还管市里经济吗?”

    “我管的不是经济,而是你家里的人碰到我了。”秦禹皱眉回道。

    老白喝着茶水,没有回话。

    “好,换个角度说吧。”秦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继续说道:“松江北站的案子,跟白勇有牵扯,我现在需要传唤他。”

    “那你抓他啊。”老白淡淡的回应着。

    “我要让你把人交出来。”秦禹一字一顿的说道。

    老白听到这话,一脸懵B的看着秦禹反问:“你说什么?!”

    “白家把人交出来。”秦禹面色严肃的重复道。

    “呵呵!”

    老白插手一笑:“你早晨喝酒了?”

    秦禹盯着他沉默。

    “让我交人?你去问问你干爹老李在黑街当司长的时候,他敢不敢跟我说这话。”老白挑着眉毛回怼道:“你个小孩,年纪不大,说话可挺狂啊!”

    “白勇你不想交是吗?”秦禹冷脸问道。

    “老李真应该好好教教你,怎么为人处世。”老白皱着眉头,摆手说道:“门在那边。”

    “我再问你一遍,松江北站的匪徒,你想保是吗?”

    “你想干什么啊?你想抓我啊?!”老白棱着眼珠子喝问道。

    话音落,二人沉默。

    ……

    三十分钟,秦禹进门之前。

    松江二监,两名死缓重刑犯,站在放风操场的铁笼子内,明目张胆的抽着香烟。

    “彪哥,有事儿啊?”一名小伙走过来问道。

    “你去叫白岩,就说我找他。”彪哥轻声吩咐了一句。

    “哎。”小伙点头离去。

    大约过了不到五分钟,之前跟袁克一块进了监狱的白岩,穿着囚服,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咋了彪哥,”白岩笑着问道:“要烟啊?”

    “来,你过来,我跟你说点事儿。”彪哥单手插兜,冲着白岩摆了摆手。

    白岩愣了一下,迈步跟着彪哥就走到了室外厕所旁边:“怎么了,有啥事儿吗?”

    “里面有个塑料袋,你帮我拿一下。”彪哥吩咐了一句。

    白岩迟疑一下,转身就要奔着厕所内走去。

    “啪!”

    就在这时,彪哥左手抓住白岩的脖领子,右手摁着他的脑袋,咣的一声就撞在了水泥墙上。

    “我艹!”

    白岩惊呼一声,当场鼻孔窜血。

    “刷!”

    与此同时,彪哥身旁的另外一个重刑犯,直接从裤腰内抿出来一把干活用的小锥子,冲着白岩的肋部就扎了下去。

    “噗嗤!”

    “噗嗤!”

    “……!”

    锥子破体,白岩腹部瞬间飙出鲜血。

    三秒后,操场警报声响起,高台之上的士兵立马举枪喊道:“厕所旁边,厕所旁边那俩人给我蹲下,不然我开枪了。”

    “嗡嗡!”

    与此同时,警灯狂闪,十几名看守警员拎着枪和警棍就冲了过来。

    两名死缓重刑犯,捅了白岩六七下后,才算停手。

    “嘭!”

    警员冲过来,一脚踹开重刑犯:“你他妈疯了,不想活了?!”

    “呵呵,没事儿,加刑我认了。”重刑犯咧嘴一笑,立马乖巧的蹲在了地上。

    ……

    白家书房内。

    秦禹冷冷的看着老白头,一言不发。

    “咣当!”

    门开,管事儿的中年步伐慌乱的走进来,扭头看了一眼秦禹,才趴在白老的耳边说道:“小岩,在监狱里被两个重刑犯捅了……伤的很重,被送监狱医院了。”

    老白听到这话,瞬间愣住。

    秦禹看着他的表情,动作缓慢的掏出了烟盒。

    “小B崽子,”老白急眼了,蹭的一下站起身骂道:“你想这么玩是吧?!”

    秦禹叼着烟,缓缓起身,伸手点着老白的胸口:“我就想这么玩,你能怎么样?”

    “我CNM!”中年抄起花瓶,奔着秦禹的脑袋就要砸下去。

    “嘭!”

    秦禹一脚将对方踹飞,单手扯过老白的脖领子,双眼一如在待规划区与人拼命时一样凶悍:“CNM!你给我听好了,我要铁了心的干小三,你连看热闹的资格都没有,明白吗?”

    老白愣住。

    “岁数上你是比我大点,但论玩脏的,我能当你祖宗,你信吗?白岩去监区医院,我还能扎他七刀,你信吗?”秦禹瞪着眼珠子吼道:“保匪徒,还是保你儿子白岩,你选一个。就现在,CNM的!”

    ————————————

    凌晨四章,明早无更,剩下的章节全部晚上八点之后发。高C来了,求推荐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