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万赔偿

叶琳站在办公室内,抱着肩膀回应道:“韩桐一直在七区帮韩总打理生意,朋友圈挺广的,他也认识黄勇利,听说了这事儿。”

    “啊,是有这么回事儿。”秦禹思考了一下应道:“黄勇利黑了我两百万,我俩有点小矛盾。”

    “都拿枪打人家腿了,这还叫小矛盾?”叶琳无语的问道。

    “你知道的挺详细啊。”秦禹眨巴眨巴眼睛:“怎么的,黄勇利找韩桐说这事儿了?”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叶琳抿了抿红唇:“韩桐就是想问问你,这事儿你准备咋解决,他两边都认识,可以说和一下。”

    “我没想过解决啊。”秦禹站在教学楼门前,轻声应道:“你就说黄勇利那边是啥意思吧!”

    “他想要三百万,两百万货款,一百万赔偿。”

    “呵呵,”秦禹冷笑着应道:“他是不是没睡醒呢?!”

    “小禹,他是做啥买卖的,你心里也清楚。”叶琳也是为秦禹考虑着说道:“他这种人跟小三不一样,不会跟你一招一式正规着打的,你刚到七区,还是稳稳当当的好。”

    “不是,你觉得我可能给他三百万吗?”

    “我帮你说和一下,你觉得给一百多,你能接受吗?”叶琳其实完全没必要掺和这事儿,她现在之所以愿意帮忙说和,也完全是为了卖秦禹人情,因为毕竟两家未来会在药厂上有合作。

    “这事儿错不在我,但韩桐说话了,我可以给点赔偿。”秦禹思路清晰的说道:“二十万,最多了。”

    “……你脾气怎么这么臭呢?”

    “韩桐跟黄勇利关系是不是很好啊?”秦禹追问。

    “我也不是很清楚,估计也就是认识吧。”叶琳如实应道。

    “那你就这么回复韩桐吧。”秦禹话语干脆的说道:“如果没有他打电话给你,我一分钱都不会给黄勇利的。”

    “……行,我知道了。”叶琳也没办法再劝:“你……你注意点,我尽快跟韩桐沟通。”

    “好勒。”秦禹笑着点头:“让你操心了,大美女。”

    “懒得理你。”叶琳幽幽的回了一句,直接挂断了手机。

    秦禹将电话揣进兜里,根本没有考虑这事儿,只迈步走进了教学楼。

    ……

    整整一白天,秦禹都在上课,吃饭,闲聊天中度过,直到晚上,他才给金雨停发了条简讯,想约她重新出来吃个饭,毕竟昨天人家帮忙了。

    但金雨停今天有事儿出来不了,就回复秦禹说,明后天她会给他打电话。

    二人沟通完毕后,秦禹溜溜达达的奔着宿舍楼走去,准备叫顾言起床,一块喊上展楠出去聚聚。

    刚到宿舍楼下,李元震就从侧面走了过来:“你等会,小禹!”

    “咋了?”秦禹面色如常的回头问道。

    李元震眉头紧皱的走过来,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说道:“有我在中间,你叫人打黄勇利干什么?”

    秦禹斟酌半晌,直接反问道:“我不打他,那你能帮我把两百万要回来吗?”

    李元震闻声无言。

    “元震,我要有两个亿,你一句话,那两百万我肯定不要了。可问题是我没有啊!那钱是我从公司其他项目上挪过来的,他不给我,那我公司怎么办?”秦禹很客观的冲着李元震说道:“我也不是想让你难做,就是事儿发展到这一步,大家为了点钱撕破脸了而已。不过,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毕竟你给我介绍活儿,也是为了我好,是吧?!”

    李元震单手插兜,沉默了许久后说道:“黄勇利有个把兄弟,叫大浪,他整了两车人,在门口堵你呢。”

    秦禹听到这话愣住。

    “黄勇利腿被打了,一是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二也是在货上亏了太多钱了。”李元震表情很烦躁的说道:“我现在也劝不了他,你明白吗?”

    秦禹阴着脸,舔了舔嘴唇没有吭声。

    “你听我一句,行吗?”李元震皱眉说道:“你给黄勇利拿一百五,一百是货钱,五十是赔偿。回头这一百的货钱,我自己还你,咱们这事儿了了,行吗?”

    “呵呵,是黄勇利叫人来堵我的?”秦禹笑着问道。

    “这个大浪是个纯纯的滚刀肉,亡命徒!”李元震心里也很无奈的说道:“这帮人没脑子,做事儿跟傻B一样,我根本劝不住你明白吗?!小禹,我说句难听的,他们是什么人啊?是地赖子,是他妈的为了点B钱,都不顾后半生的主,他们能跟咱们比吗?你说,你跟他置这个气,犯得上吗?”

    秦禹没有吭声。

    “你听我一句劝,赶紧把钱给他们就完了。”李元震此刻抱着的确实是想解事儿的心态:“回头这事儿了了,我再给你介绍点靠谱的朋友,继续做这个买卖,行不?”

    秦禹扫了李元震一眼:“我不可能给他一百五。”

    “不是,你咋就不听劝呢!”李元震十分不解的吼道:“你跟他们这种人,较什么劲儿?”

    “你就把事儿想的太简单。”秦禹皱眉回道:“你也知道他们是滚刀肉,是亡命徒,我现在服软了,给他了一百,他过几天,管我要剩下的一百,那我给不给?”

    “他不会的,我保证……!”

    “你别保证了,你现在都拦不住什么大浪,黄勇利,你以后就能拦住了?”秦禹直接打断着说道:“我明跟你说,黄勇利不光找你来说和这事儿,他还找了我在松江的朋友。所以,他要是没让人在门口堵我,老子兴趣还真能给他个二三十万赔偿,但他这么玩,那对不起,我一分钱都没有!”

    “……!”李元震无言。

    “这事儿你别管了。”秦禹扔下一句,转身就回了宿舍楼。

    李元震心烦意乱的叹息一声,低头就拨通了黄勇利的号码:“你是不是没完了?”

    “他不给我三百个,肯定不好使。”黄勇利咬牙回道:“在七区我要收拾不了他,那就算白混了。”

    “行,那这事儿我不管了。而且我告诉你,从今以后,区外来的货,你也别做了。”

    “你别JB威胁我,”黄勇利直接翻脸:“做不做是你说的算的啊?!”

    “你看我说的算不算。”李元震直接挂断电话,脸色阴沉的骂道:“傻B!”

    ……

    秦禹回了寝室,将教材放下后,迈步下楼就去了餐厅,冲着食堂管理员说道:“哎,王大爷,你有菜刀吗?借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