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曙光

会议室内。

    秦禹正在调整思路,准备再次部署侦查方向时,突然听到电话铃声响起。

    “喂?”

    “我车到你楼下了,你赶紧下来,快点的。”张亮的声音响起。

    秦禹拿着电话跟他沟通了不到两分钟后,就立马喊道:“老猫带点人跟我走,鑫哥留在家里,继续顺着我的思路部署。”

    “好勒。”二队长点头回了一句。

    “干啥去啊?”老猫步伐慌乱的跟了出去。

    ……

    几分钟后。

    秦禹和老猫上了张亮的汽车,领着后面两台警用车快速开出了大院。

    大约四十分钟后,平道区某街边上,三台汽车停滞。

    “你让后面的兄弟先走,不然阵仗弄的太大了,人家见了会虚的。”张亮提醒了一句。

    老猫闻声立马下车,摆手示意后面的两台车离开。

    “他说他认识这台车吗?”秦禹立即冲张亮问道。

    “这小子说话有点支吾,应该是知道这台车的事儿,但不太敢说。”张亮笑着回道:“不过没事儿,他就是平道区的,我很早就认识他,一会我做做他工作。”

    秦禹一把搂住张亮的脖子,声音激动无比的说道:“妈的,你要给我搞出线索,老子回头批点特色春Y给你卖,独家的。”

    “呵呵,很好。”张亮点头。

    大约十几分钟后,一名青年穿着羽绒服,钻进了张亮的汽车。

    “这是秦禹,黑街警司一队大队长。”张亮轻声介绍道:“小禹,这是我一个小哥们,叫斌斌。”

    “哎,你好。”秦禹客气的伸出了手掌。

    “你好,秦队。”

    二人握了手之后,张亮立马直奔主题:“那台车到底怎么回事儿,这里没有外人,你放心说。”

    斌斌挠了挠头:“哥,我要跟你说了,你千万别往外面传哈!这事儿……太得罪人了。”

    “艹,我你还信不过吗?”张亮皱眉催促道:“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我死全家的,行不?!”

    秦禹听到这话,扭头看了一眼张亮,心里越发觉得这个人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斌斌犹豫了半晌,点头应道:“那台车,我确实认识,因为它就是我和另外一个车贩子攒的,发动机和车身颜色全是我喷的。”

    “……你卖出去的?”秦禹立即问道。

    “是合伙卖出去的。”

    “谁买的?啥时候卖的?”秦禹非常激动的问道。

    “他是十天前左右订的车,我一周前交给他的。”斌斌简单回忆了一下说道:“因为车是攒的,所以我用了三天收拾。”

    “谁买的,你认识吗?”秦禹问。

    斌斌挠了挠头:“市里能用上这车的,就那么几个人,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谁?叫啥?!”

    “买车的是江南的白勇,跟他来的还有一个人,是……是以前在南阳混的牛振。”斌斌如实回应道。

    “牛振?!”秦禹听到这话,瞬间愣住。

    “对,他带着个帽子没下车,但我以前跟他喝过酒,一眼就认出来了。”

    “白勇是哪个?”张亮追问。

    “就白岩的那个堂弟,江南白家的。”斌斌提醒了一句。

    “CNM,这里面还有白家的事儿呢!”秦禹听到这话,眼珠子都红了。

    张亮斟酌半晌:“哎,你现在能联系上白勇吗?”

    “可以啊,”斌斌点头:“我有他电话。”

    “你给他打一个,就说想管他借点钱。”张亮非常鸡贼的说道:“你把他引出来见个面。”

    “大哥,你别闹了。”斌斌一听这话,脑袋都嗡嗡直响:“我要调他出来,那白家的哥几个不得整死我啊?!”

    “也是。”张亮点头。

    “你有朋友认识白勇吗?”秦禹立马冲张亮问道:“想个招给他调出来,这小子肯定知道枪手藏在哪儿。”

    张亮闻声一怔。

    秦禹立即意识到自己有点得寸进尺了,因为这个调人出来的事儿,实在是太得罪人,很容易制造出矛盾和仇恨,所以他立即补充着说道:“算了,我让刘子叔调他。”

    “我倒不怕得罪白家,但这事儿要找别人做,有点不仗义。”张亮解释了一句。

    “没事儿,没事儿,我让子叔来办。”秦禹激动的推开车门,低头给刘子叔拨通了电话。

    车内,斌斌看着张亮,再次出声嘱咐道:“哥,你可千万别把我卖了,不然我在松江待不下去了。”

    “你放心,没事儿的。”张亮非常信守承诺,直接从包里掏出三万块钱:“你拿着,这是说好的。”

    ……

    深夜。

    刘子叔几乎动用了周围所有的牢靠关系,想要偷偷把涉案人员白勇给调出来,但最后却没能成功。因为白勇现在声称自己不在松江,而是在奉北办事儿,根本没办法出来。

    这样一来,案子顿时又陷入到了僵局。

    凌晨两点多钟,秦禹坐在会议室内,喝着浓茶,正在思考着对策。

    “现在咋办?”老猫皱眉问道:“白勇如果真的没在松江,那咱根本抓不到他啊。”

    “连夜去奉北呢?”二队长问。

    “没用。”老猫摆手:“他在奉北哪儿,你根本不知道,而且谁知道这小子撒谎没撒谎啊?万一他知道牛振他们把事儿闹的这么大,故意躲起来了,人根本没在奉北呢?”

    “也是。”二队长点头。

    “妈的,这狗艹的白家,真是一点立场都没有,”老猫烦躁的骂道:“哪儿都有他们。”

    “白家帮忙了,说明袁克也跟三公子走到一块了。”秦禹突然抬头说道:“没时间了,必须要马上抓住白勇。”

    “问题是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啊,你怎么抓他?”二队长皱眉回道:“而且最大的问题是,咱现在不敢乱动,因为一旦走漏风声,那匪徒肯定惊了啊!”

    “我有办法了。”

    秦禹突然起身,眉目紧皱的说道:“破釜沉舟了!老猫,你跟我去一趟监狱。”

    “去那儿干啥?”

    “办一件事儿。”秦禹说完,摆手冲着屋内众人吩咐道:“从现在开始不用追踪线索了,所有人回去睡觉,休息,等我电话,明天准备收网。”

    “收网?!”二队长一脸懵B:“现在白勇都找不到,你收什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