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的林成栋

秦禹从菜园街离开后,也没有去找顾言喝酒,只给他发了个简讯,内容的大致意思是,今天的事儿谢谢他和展楠了,这两天有时间他会出来安排一下。

    顾言接到简讯后,也没坚持让秦禹过来,只回了一条:“好,你先忙。”

    俩人沟通完之后,秦禹就给齐麟打了个电话,想让他带人赶紧出区。而对方则是回复他,自己已经在区外了,并且黄勇利的两百万也到账了。

    一切弄妥后,秦禹感到身心俱惫,并且感觉自己有点倒霉,刚到七区就遇到了麻烦。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后悔了,或者觉得自己错了。因为他现在手里有一定量的资金,在松江还有着得天独厚的各种资源,那么有人主动找他做生意,是在所难免的。

    既然是做生意,就不可能只跟熟人来往,频繁的与陌生人接触,那在日后肯定也是必修课。上市公司做生意还经常有看走眼的时候呢,更何况是他这样更倾向于做地面生意的人呢。所以秦禹自始至终都没觉得,自己做这事儿的出发点是错的。只不过他觉得自己倒霉,刚来七区就碰到一个黄勇利这样人品的王八蛋。

    气归气,但两百万货款强要回来了,也算及时止损,所以秦禹回到学院后,冲了个澡,调整了一下心态就准备睡觉。

    旁边的寝室床上,林成栋见秦禹脸上有伤,就主动问了一句:“你咋了,没事儿吧?”

    “没事儿,倒霉催的,遇到了点事儿。”秦禹皮实惯了,身体素质也好,所以根本没拿这点小伤当回事儿。

    “你脸上的伤得敷一下,”林成栋从被窝里爬起来,轻声说道:“不然明天得肿的跟猪头一样。你等会,我箱子里有药酒,我帮你搓搓。”

    “别麻烦了。”

    “没事儿,这麻烦啥。”林成栋一笑,穿着裤衩就去行李箱里拿药酒了。

    秦禹,顾言,还有林成栋已经在一个寝室内住了大概一周了,所以双方也多少算是有点熟悉了。在秦禹的视角来看,林成栋这个人完全可以用俩字形容,那就是中庸。

    他平时算不上少言寡语,可也绝对不跟秦禹和顾言开过分的玩笑。有人说林成栋的家境非常一般,如果他不是七区本地人,再加上有个领导帮他说了一句话,那他是绝对来不上这个学院的。但即使这样,平时他跟秦禹和顾言接触,也都是不卑不亢的态度,不像其他圈子里的普通学员,家境不好,就一个劲儿的抱着有钱有权的猛舔,完全抱着利益性拓展社交的心态,来这学习。

    寝室有活了,林成栋在不忙的时候顺手就干了。并且他不光干自己的,连带着秦禹和顾言的床铺,书桌,他都一块收拾。可顾言平时要没啥事儿,叫他一块出去玩,他却总说:“拉倒吧,你们消费太高,我跟不上。”

    “我安排,不用你花钱。”顾言总是这样说着。

    “哈哈,你能天天请我啊!”林成栋也总是用这种开玩笑的口吻回应着:“算了,你们去吧,我一会要看会书。”

    这种做人非常有谱的性格,很博秦禹的好感,所以顾言不在的时候,他俩也总唠嗑,闲扯淡。

    林成栋拿着药酒,帮秦禹揉了揉脸上的伤后,二人就关灯睡觉了。

    ……

    第二日一早。

    秦禹洗漱完毕,拿着学院发的教材,就准备去上文化课。

    所谓的文化课,主要是政法,人文,和七区,八区,还有第九特区的三区纪元年后历史。而这种课程安排,也足以见到学院的良苦用心。

    第九特区到现在还是自治,它拥有联合政F的投票权,可却高度自主。但这种肯定不是常事儿,所以九区未来的走向,足以让其他八大区玩命争夺了。

    为啥要学三大区的历史呢?因为三大区主要人口都是华人,大家血脉相通,都是炎黄子孙,那学这东西,对九区的青年干部来说,肯定更有代入感啊。

    秦禹迈步刚走出寝室楼,就看到顾言脸色苍白,双眼猩红的走了过来。

    “哈喽啊!”顾言疲惫的冲秦禹打了个招呼。

    “你去献血啦,怎么看着带死不活的?”秦禹调侃了一句。

    “我昨晚给两个美女,献了亿万子孙。”顾言双腿发软:“太伤身体了。”

    “……!”秦禹无言。

    “是我请的展楠,花了一万多,你别忘了还我昂!”顾言无耻的要求秦禹给他报销嫖C费用。

    “……你回头给我消费票据吧。”秦禹对付这号人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

    “我艹你大爷,你是人吗?昨天没我,你就让人卸腿了!”顾言急眼了。

    “呵呵,回头再说吧。”秦禹龇牙问道:“你不去上课啊?”

    “不去了,太困了,回去补觉。”顾言摆了摆手,迈步就要走。

    秦禹知道这大哥背景不一般,人家或许有特权可以不用参加结业考试,所以也没劝,转身就要走。

    “哎,你等会。”顾言上了台阶后,突然喊了一句。

    “咋了?”秦禹转身问道。

    “黄勇利不会就这么拉倒的,”顾言皱眉问道:“你那几个放响儿的兄弟,走了吗?”

    秦禹斟酌一下,如实应道:“昨晚就走了。”

    “你最近别出去了,黄勇利这种人沾上挺麻烦的。”顾言轻声提醒道:“回头我找找朋友,帮你说和一下。”

    “他能扣住我两百万不给,就足以说明他是个啥货色了。”秦禹撇嘴回道:“没事儿,我心里有数。”

    “嗯,我先回去了。”顾言扔下一句,转身就走进了宿舍楼。

    ……

    秦禹穿过操场,迈步刚来到上文化课的教学楼,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干啥呢,大忙人?”叶琳的声音响起。

    “要去上课呀,咋了,你想我啦?”秦禹显然是憋坏了,说话聊天越来越骚了。

    “……我想你个屁!”叶琳翻了翻白眼:“问你个事儿。”

    “啥事儿?”

    “你在七区是不是跟一个叫黄勇利的人,闹的挺不愉快的?”叶琳直言问道。

    “我靠,你都知道了?”秦禹非常惊讶的问道:“谁跟你说的?!”

    “韩总的二儿子,韩桐。”叶琳话语简洁的回道。

    秦禹微微一怔:“他咋知道这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