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岳一般的重压

牛振这个人的恶,是刻在骨子里的。他之前在裴德勇团伙内,充当的就是一个脏手套的角色,只要有谁威胁到他贩卖人口的利益,那他做起事儿来是绝对无所顾忌的。而这一点,从他在案发现场敢开枪射击无辜群众,就可以看出来。

    袁克本来对这个人看不上,可他手里有些事情却必须得找这号人。而牛振目前没了靠山,以后到外面也会很遭罪,所以俩人才在监狱内一拍即合。但关系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谈不上有啥情感基础。

    仓库内。

    小耀皱眉吩咐道:“剁那个小孩一根手指头,给老皮拍个照片看看。”

    “好勒。”

    牛振点头后,直接拔出匕首,没有一点心理负担的走进了里侧房间。

    “啊!!”

    数秒后,一声惨叫传来,皮成龙疼得直接晕死了过去。

    ……

    黑街警司大院内。

    秦禹扭头看着张亮问道:“怎么样,有人认识这台车吗?”

    “没有。”张亮叹息一声说道:“我喊价三万块都没用,他们都说没见过。”

    “唉!”

    秦禹斟酌半晌,突然趴在张亮耳边说了几句话:“这里人太多,有人认出来了,估计也不好说,你明白吗……?”

    张亮听完后点头:“行,我知道了,回头我帮你再问问。”

    “辛苦了。”

    “没事儿。”张亮摆了摆手:“我先走了哈。”

    “行。”秦禹点头后,领着警队内的人就返回了办公楼。

    ……

    市里会所内。

    三公子帮民航署署长郭延涛倒着茶水,轻声说道:“老皮被吴迪拦住了,但没有关系,只要人在我们手里,他肯定坚持不住。”

    “嗯。”郭延涛点头。

    “老皮自首后,会把事儿全扛下来。”三公子轻声说道:“剩下几个负责人,要承担连带责任,你都安排一下。”

    “没问题。”

    “郭叔,老皮即使扛了事儿,民众和媒体也不会满意的。”三公子拿话点了一句。

    郭延涛沉吟半晌:“我会引咎辞职,配合廉政署调查。”

    “啪!”三公子伸手拍了拍郭延涛的大腿:“叔,难为你了。”

    “组长有组长的命,我有我的命。”郭延涛一笑:“这没什么。”

    三公子闻声点了点头。

    ……

    半个多小时后。

    张亮将汽车停在黑街警司旁边的小路上,右手拿着电话,开始不停的拨打黑车贩子的号码。

    “喂,亮哥啊!”

    “呵呵,你回去了吗?”张亮问。

    “没有,正往回走呢啊,怎么了?”车贩子问。

    “没啥事儿,我就想问问你,那台车你真不认识吗?”张亮点了根烟问道。

    “哥,我真不认识。我要认识的话,能不跟你说吗?”

    十几分钟后。

    “哎呦,亮哥,我和鬼子那是啥关系啊?你都找到我了,我要认识那台车的话,能不跟你说吗?”

    “亮哥,那台车我真不认识,见都没见过。”

    “……艹,你狗日的别跟我玩路子,你跟我说了,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张亮疲惫的拿着电话回道。

    “我对天发誓,我真不认识那台车。”

    “行吧,那你帮我再打听打听,有事儿给我回电话。”

    “好勒,亮哥!”

    说完,二人结束通话,张亮眯着眼睛,瞧着手机屏幕:“他妈的,也就是秦禹吧,天天让我代卖药,不然换成另外一个人,老子才懒得管这事儿呢。”

    “喂,亮哥?”电话接通。

    “那台车你到底认不认识,跟我说实话!”

    “亮哥,你是不是魔怔了,你不刚给我打完电话了吗?我都发誓了,你还不信呐?艹,你再整,我只能自杀了。”

    “……不好意思,我打糊涂了,忘了刚才给你打过了。”张亮狂汗。

    ……

    警司内。

    老猫等人拿着电脑,调出了那两个被击毙的匪徒照片,也正在不停的打电话,询问区外的一些关系,看能不能确定他们的身份。

    秦禹站在会议桌旁,手里拿着电话问道:“老皮又怎么了?”

    “他手机收到了一张照片。”吴迪低声回道:“他儿子手指头被剁了,对面在威胁他。”

    秦禹单手扶着会议桌:“小三就是在吓唬他呢。”

    “他自己也清楚,这就是吓唬,可他就是不放心啊。”吴迪皱眉回道:“那是他亲儿子,他受不了这个,一直想去自首。”

    “那你就让他去。”

    “不能让他去。”吴迪压低声音回道:“老皮只要一自首,对面肯定把所有脏水都往他身上泼。到时候项目组一洗白,咱之前干的事儿就全白费了。”

    秦禹闻声沉默。

    “兄弟,事情搞到现在,牌面已经很清楚了。”吴迪单手插着腰说道:“搞老皮家里的这几个人,你要能抓住,他们必死。可如果抓不住,那咱们前功尽弃。”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尽最大努力办。”秦禹松了松领口回道:“我正在核实匪徒身份,只要让我抓到一条线索,我就能推动下去。”

    “好,”吴迪点头:“先这样。”

    说完,秦禹疲惫不堪的坐在椅子上,心里感觉自己都快要被压死了。

    警署那边要结果,吴迪这边急于补刀,而老皮还想救媳妇和孩子。最重要的是黑街警司这么多警员,全都愤怒不已的在连夜工作,想要给牺牲的同事报仇……

    太多人把期望都寄托在了秦禹身上,而他又能向谁求助呢?

    秦禹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强迫自己打起精神,走回专案组会议室说道:“调整一下方向,抽出五十人的警力,从发现弃车的救济署小区开始向外搜索。找监控地点,询问街道两侧商铺,看当时有没有目击证人,见过这几个匪徒……。”

    ……

    市区内。

    张亮打着哈欠,伸手冲着司机说道:“往前开,找个地儿,先吃口饭,我要饿死了。”

    “好。”司机点头出发。

    张亮休息了一会后,心里也不抱太大希望的拿起电话,拨通了另外一个黑车贩子的电话:“喂?”

    “哎,斌斌啊,你回去了吗?”

    “到家了。有事儿啊,哥?”

    “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到底见没见过那台车,跟我说实话。”张亮重复着问道:“这个事儿挺重要的,你要清楚,别瞒我。”

    “……!”对方闻声沉默。

    “喂?”张亮愣了一下后,立马坐起身问道:“喂,兄弟,你咋不说话呢?艹,你狗日的跟我撒谎,你见过那台车,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