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紧迫

路上。

    秦禹接到了吴迪的电话,对方告诉他皮司长已经精神崩溃,准备去廉政署自首。秦禹被逼无奈下,只能开车赶往网播大楼。

    时近中午。

    网播大楼侧面的停车场内,秦禹上了吴迪的汽车,见到了皮司长。

    “你要去自首?!”秦禹来不及客套,直言问了一句。

    “你们怎么搞的?”皮司长一见到秦禹就火了,伸手抓着他的脖领子吼道:“你们之前承诺过,要保证我家里人的安全,为什么没做到?!”

    “你冷静一下。”

    “我冷静什么?你老婆和孩子被抓了,你能冷静吗?”皮司长愤怒的吼道:“你做不到万无一失,为什么要坑我?”

    “嘭!”

    秦禹伸手打开他的胳膊,面色冷峻的说道:“站队是你自己选的,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之前就劝过你,不让你先放家里人走,可你自己心里对我们不信任,巴不得想让你老婆和孩子拿了钱快跑。现在出事儿了,你责问我?!老子四个兄弟都死了,我找谁说理去?”

    皮司长闻声愣住。

    “小三明显是走投无路才这么干的。”秦禹指着皮司长说道:“你现在去自首,那他们会把所有脏水都泼你身上。而你被判死了,你老婆和孩子也不一定安全,明白吗?”

    “我踏马不去,他们杀人怎么办?”

    “人活着他们才有筹码,人要全死了,你还会听他们的吗?”秦禹吼着回道:“我跟警署立下军令状,三天之内破案,如果做不到,我被免职问责。”

    吴迪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但却没有说什么。

    “你就老实待着,我会把你老婆孩子弄出来的。”

    “你要弄不出来怎么办?”皮司长此刻像个孩子一样问着幼稚的话。

    秦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你要还坚持,那你就去自首。”

    皮司长崩溃的搓着脸蛋子,一时间没了主意。

    “三天内,你有把握吗?”吴迪冲着秦禹问。

    “谁也不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尽量把事儿做好。”秦禹皱眉指着老皮说道:“你把他带走,他如果坚持去自首,你也甭拦着了。”

    “嗯。”吴迪点头。

    “咣当!”

    秦禹推开车门,转身下车。

    “秦禹!”皮司长突然抬头,满面泪痕的说道:“我混到现在,事业没了,松江也待不下去了,如果孩子再出事儿……那我还有啥啊?我不白活一辈子了吗?!”

    秦禹看着精神崩溃的老皮,沉吟半晌说道:“我尽最大能力做。”

    说完,秦禹上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黑街警司一二三队的队长,骨干成员,全部凑在一块,在研究匪徒线索。

    会议室内,烟味呛人,水瓶子在办公桌上随处可见,可搞到现在大家也没有整出来啥有用的线索。

    真正的警队办案,跟影视作品中的柯南和包公相比,那是要难得多的多的。因为它根本没有那么多理想化的剧情,随便别人说句话,或者拿起一个物证,就能引起主角的注意力,然后顺利侦破大案。

    在现实中,很多大案要案的侦破,几乎全是用庞大的人力和数据,以及各个部门的协作配合,才能一点点将案子啃下来。

    就拿这次事儿来说,现场除了留下两具匪徒尸体,枪械,子D,以及临时的通信设备外,就几乎没有任何东西了。所以秦禹他们想要追踪匪徒,就只能从这些方面入手。

    但多个部门整整查了一下午,得到的结论是:两个匪徒在九区无身份;无线对讲机挂的是一个公共频道,根本无法追踪;而枪械和子D,都是黑的,短时间内完全锁定不到来源……

    这个结果一出,线索基本就全部断掉。

    会议室内,老猫焦躁的抽着烟,舔着嘴唇问道:“联防那边回信儿了吗?锁定嫌疑人是什么时候进的松江了吗?”

    “回信了,但四个关口一天进出的人口太多,他们要一点点甄别,估计短时间内回不了什么准信。”二队队长摇头应道。

    “秦队,人有没有可能已经跑出区了?”一名老警员抬头问道。

    秦禹站在案情板旁边,摇头回了一句:“如果不弃车的话,他们有可能会逃出去。但弃了车,时间应该是来不及的。人肯定还在区内。”

    “黑大夫那边有信儿了吗?”老猫问。

    “暂时没有。”秦禹喝了口水,摇头应道:“他们这伙人挺专业,很大可能绑匪里就有人懂点治疗枪伤什么的,或者他们提前准备好了医生。”

    “这他妈咋弄?”老猫搓着脸蛋子:“三天时间,太急了。”

    “汽车呢?再去检查检查他们那台汽车,”秦禹沉默半晌后说道:“先追追这条线。”

    ……

    楼下,警司大院门口,数台越野车停滞。

    “干什么的?”值勤人员从岗楼内走出来问道。

    张亮降下车窗,轻声回道:“是秦禹叫我来帮忙的,让我进去一下。”

    值勤人员闻声拿着对讲机询问了一下,随即升起栏杆放行。

    此刻已经接近晚上七点钟,天色大黑,张亮下车后,冲着后面数台越野车内的人喊道:“来,都下来给我看看这台车,你们认不认识。”

    话音落,四大区的黑车贩子全部下了车,围着灰色面包看了起来。

    如果要说秦禹比别的警司大队长有啥优势的话,那就是他在地面上的影响力。几个电话,四大区地面上的不少大佬,全都伸手帮了忙。包括江南的鬼子,都叫了不少黑车贩子过来辨认嫌犯用车。

    ……

    监狱内。

    袁克穿着号服,拿着电话冲牛振问道:“事情办好了吗?”

    “办好了。”牛振点头:“萧九刚刚给我打完电话,说想办法安排我们出去。”

    “嗯,你听萧九安排就好了。”袁克点头。

    大仓库内,小耀下楼吩咐了一句:“上面打来电话,说那个老皮没有去自首,让我们警告警告他。”

    “怎么警告?”牛振挂断电话,满脸泛着恶心的笑容问道:“呵呵,不行,我先给他媳妇突突了,让他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