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

警署内。

    冯玉年面色凝重的敲了敲署长办公室的房门。

    “进。”

    警署署长王权喊了一声,随即冯玉年推门进入。

    “坐那儿。”王权站起身,指了指客厅内的沙发。

    冯玉年愣了一下后,迈步走过去,弯腰就坐在了沙发上。

    “给我交个实底儿,”王权在冯玉年对面坐下,翘着二郎腿问道:“搞老徐,你掺没掺和?”

    “掺和了,但没站队。”冯玉年坦诚的回应道:“我跟吴迪没有关系,搞老徐是因为他做的太过火了,我就想办他。”

    王权端起茶杯,低头喝了一口说道:“不管你站没站队,恶劣影响都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产生了,而这个是上层绝对不允许的。抛去你不谈,不管是吴迪,还是三公子,都把事儿闹的太难看了。”

    冯玉年沉默。

    “刚才市长直接给我打电话,问松江北站的案子什么时候能破。我跟他说可能有会阻力,他直接告诉我,如果我破不了,那他就换个不怕阻力的人来当署长。”王权话语平淡的说道:“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上层容忍不了这种事儿了,我明白。”冯玉年点头。

    “我现在宣布,秦禹被正式免职调查,你马上成立专案组,三天内给我破案。”王权声音冰冷的说道。

    冯玉年心里非常清楚,王权做出的这个决定,应该是领会了市长的意思。他之所以动秦禹,是想敲打敲打吴迪,隐晦的告诉他,你最近和三公子闹的太凶了,该他妈的老实老实了。

    “王署,秦禹就是个跑腿的,很多事儿也不是他能决定的,你收拾他干啥?”冯玉年硬着头皮回了一句。

    “皮司长是怎么回事儿?”王署皱眉问:“匪徒想抢他老婆跟孩子,你们黑街警司的人为啥在场?是谁允许警员私自去保护两名普通群众了?是我吗?!”

    冯玉年沉默。

    “在松江北站公开行凶,三死,三重伤,连群众都被射伤了。”王署长敲着桌面吼道:“这是不是有点过了,秦禹不该承担责任吗?”

    冯玉年斟酌半晌,抬头回道:“我替他求个情行不?”

    “你不说自己没站队吗,那你求什么情?”

    “没站队是真的,但秦禹是我的人。”冯玉年话语简洁的回道:“不是限期三天破案吗?那你再给秦禹个机会,就定三天。三天后案子破了,他留下;案子不破,你要收拾他,我多一个字都没有,行不?”

    王权闻声皱起了眉头。

    “市长想动老徐,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而吴迪这么敢干,背后是谁在支持,也不言而喻。”冯玉年压低声音劝说道:“秦禹说白了也是自家人,给个机会,让他试试呗!”

    王权斟酌半晌:“就三天。”

    “好。”冯玉年立马点头。

    ……

    几分钟后。

    老冯离开警司后,第一时间拨通了秦禹的电话。

    “喂?冯司。”

    “你就三天时间,多一分都没有。案子破不了,警署要问责你,你不但要被撸,还很可能要承担连带责任。”冯司长话语直白的说道。

    “三天我要啃不下这个案子,你让他枪毙了我。”秦禹发狠的回了一句。

    “对面敢在松江北站劫人杀警员,这说明他们已经狗急跳墙了。”冯玉年皱眉回应道:“警司警力归你调配,你要全力以赴,给松江民众一个交代,也给你自己那点小利益一个交代。”

    说完,冯玉年挂断了手机。

    ……

    江南区,救济署某小区内。

    三台警用巡逻车赶到,黑街警司二队队长带人推门下车,伸手戴上了手套。

    十几名警员把一辆灰色面包车围住,低头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

    “是这个,”其中一名警员看了看车头说道:“没有牌照。”

    二队队长闻声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秦禹的号码:“汽车找到了。”

    “现场拍照留底,仔细检查一下线索,然后把车拖回警司。”秦禹客气的回了一句。

    “好,没问题。”二队队长点头。

    与此同时。

    秦禹站在松江北站的路边,手里握着另一部电话,拨通了刘子叔的号码。

    “喂?”

    “有一到两名匪徒可能中枪了。”秦禹语速很快的说道:“你在地面上放出话,只要有黑大夫能提供有效线索,立马奖励现金五万。如果有人敢隐瞒,窝藏,老子事后知道了,一律按照同案犯收拾。”

    “好。”刘子叔点头。

    二人结束了通话后,秦禹立马走到路边,戴着一次性验尸手套,蹲下来查看了匪徒尸体。

    匪徒身上有枪械,子D,还有一部无线对讲耳麦,但除此之外,却再无其他物品。甚至连个烟盒,打火机都没有。

    秦禹扒拉了一下匪徒的正脸,扭头就看向了道路四周,随即喊道:“小阎。”

    “咋了,秦队?”

    “你给老猫打电话,让他给松江四关,还有道路卡的联防发一份协查通报,让他们查近三天内,有没有六到七名可疑男子入关。”秦禹思路清晰的吩咐道:“同时让治安站调出这条街的监控录像,给联防那边参考。”

    “好。”小阎点头。

    再过二十分钟。

    丁国珍拨通了秦禹电话,声音颤抖的说道:“壮壮废了……郁南……没抢救过来。”

    秦禹闻声攥了攥拳头,声音颤抖的回道:“需要人手,你马上回警司。”

    “好,好。”丁国珍立即点头。

    秦禹挂断手机,扭头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咬牙说道:“留下几个人配合治安站处理现场,其他人全部回警司。CNM的,老子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挖出来。”

    ……

    市区,某大仓内。

    远山目光冷峻的看着小耀,表情凶悍。

    “你看什么?”小耀歪着头问道。

    “我看尼玛!”远山伸手就拔出了枪:“你敢杀我兄弟!”

    “行了,干什么呢?”光头壮汉吼了一声。

    “牛振,这事儿跟你没关系。”远山冷冷的回道。

    “……就你还算是个混地面的?”小耀淡笑着冲远山说道:“我不杀他,他能走吗?你能保证他被抓了不咬你吗?你再跟我比比划划,我让你和他作伴去,你信吗?”

    “没完了?!”

    牛振站起身,一把拉开远山,打着圆场说道:“大家在一块干事儿就是缘分,别闹这一出。这个地方谁都找不来,咱们肯定安全,不要情绪这么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