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斧子血战黑走廊

顾言暗骂一句后,猛然转身,瞬间扑向了那名同样认错人了的匪徒身上。

    “嘭!”

    顾言摸到对方的右臂后,立马双手用力,将他按在了墙上,同时喊道:“秦禹,秦禹,干他!”

    匪徒也慌了,右腕子冲下,奔着顾言的天灵盖就要搂火。

    “低头。”

    秦禹举起消防斧,迈步就冲了上来。

    “刷!”

    顾言瞬间弯腰,用脑门顶住了对方的胸口。

    “嘭!”

    斧子瞬间砍在墙壁上,但却没有剁到匪徒的手腕。因为走廊是封闭的,灯一灭那真是啥都看不见,脸对脸也不见得能认出对方。

    “亢!”

    匪徒低头一枪,崩在了地上,随即提起膝盖,咕咚一声撞在了顾言的腹部。

    “你踏马倒是砍啊!”顾言吓的魂儿都出来了,但又不敢撒手,不然他肯定第一个挨崩。

    秦禹双臂抡起,拿着斧子在墙上一滑,瞬间碰到了匪徒被按在墙壁上的胳膊。

    找准了位置过后,秦禹再次抡起消防斧,铆足了劲儿,抬臂猛然砍下。

    “噗嗤!”

    “嘎嘣!”

    一声剁肉的声响泛起,顾言只感觉自己头上瞬间被淋上了鲜血。

    “啊!!!”

    匪徒疼的瞬间挣脱了顾言,红着眼珠子就要跑。

    “嘭!”

    秦禹一脚踹在他的后背上:“摁住他。”

    “扑咚!”

    顾言迈步上前,双手抱住匪徒的老腰,直接向后一拽。

    “踏踏!”

    就在这时,走廊两侧同时泛起脚步声,顾言猛然抬头,见到前方有光亮泛起。

    另外一名匪徒,手里攥着开着电筒的电话,第一时间抬起了胳膊。

    “秦禹,秦禹……!”顾言反应也快,伸手拉着匪徒挡在自己身前喊了一句。

    “嘭!”

    秦禹来不及调整姿势,贴着墙壁窜上去,瞬间落下斧子。

    “咚!”

    斧头钝的一侧砸在了匪徒后背上,泛起一声闷响,随即他调整方向,就冲秦禹开枪。

    秦禹用肩膀将他撞开,右腿膝盖瞬间提起,双眼通过手机光亮辨认匪徒方向,直接用膝盖撞了过去。

    闷响声泛起,匪徒被秦禹膝盖撞的身体趔趄,连续退后三步,抬枪搂火。

    “亢亢……!”

    枪声响,秦禹身体一滞,感觉右腿外侧火辣辣的疼痛,随即瞪着眼珠子抡起斧子,直接砸了下去。

    “嘭!”

    斧子钝头干在匪徒胸口,后者瞬间倒地。

    “扑棱!”

    秦禹瞬间扑到匪徒身上,直接将其摁在了原地。而这时匪徒手上的电话已经掉了,秦禹完全无法看见他四肢,所以只能喊道:“妈的,你看戏呢?过来帮忙!”

    顾言闻声窜起,跟秦禹一块摁住了另外一名匪徒,并且摸了半天,才摸到了他拿枪的右手。

    “踏踏!”

    走廊内再次泛起脚步声,秦禹满头是汗的冲着顾言招呼道:“快,快抢枪!”

    “我不掰不开他的手。”顾言急的满头是汗。

    “CNM,我身上有雷,一块死!”匪徒也不知道是真有还是假有,总之喊的是非常有气势。

    顾言双手摁着他拿枪的胳膊,身体在地上转了小半圈,突然抬起双脚,直接猛蹬对方的脑袋。

    “嘭!”

    “嘭嘭嘭!”

    顾言连续冲着匪徒的脑袋猛踹,最后把自己的鞋都蹬飞了,依旧光着脚丫子猛跺。

    匪徒被踹的满脸恶臭,再加上头部不停的撞击着地面,瞬间就被干迷糊了。

    “刷!”

    一阵光亮泛起,李元震拿着手电,目光惊愕的看着走廊:“我艹,你俩没事儿吧?”

    “摁住,过来摁住他,他身上有枪。”秦禹扯脖子吼道。

    李元震和三名警员回过神,立马冲了上来,摁住了匪徒。

    “还有一个人,绑鲁荡的那个。”秦禹腾出手后,立马提醒了一句。

    “那个我们撞上了,他开枪跳楼跑了,”李元震摁着那名断手的匪徒回道:“鲁荡没啥大事儿。”

    “呼!”

    秦禹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冲着顾言问道:“没事儿吧,你?”

    “你个老狗B,差点把我坑死。”顾言呼呼喘着粗气骂道:“……你他妈自己跑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差点跟匪徒做朋友。”

    “不是,你咋和匪徒整一块去了?”秦禹十分费解。

    “我以为他是你呢,”顾言破口大骂:“老子还跟他唠嗑了。”

    “你聋啊,不会听声啊?!”秦禹狂汗。

    “艹,我俩都压着嗓子说话,就对上两句,我刚开始真以为是你呢。”顾言胆战心惊的骂道:“幸亏我反应快,不然他肯定开枪了。”

    “我以为你一直在后面跟着呢……!”秦禹辩解了一句。

    “你快去你大爷的吧,你跑的跟职业运动员似的,我跟个屁!”顾言一屁股坐在地上:“这点酒喝得,差点给命搭上。”

    “那个匪徒长相你们记得吗?赶紧说一下,我让巡警在路上拦一下。”警员抬头问道。

    秦禹闻声立马回道:“圆脸,短发,身穿棕色大衣,皮肤较黑。哦,对了,他们不止一次提到过,外面还有一个叫小四的人在接应。”

    警员闻声立马拿起对讲机一顿猛喊。

    两三分钟后,二楼的电灯恢复了过来,走廊一片明亮。而这时顾言扭头看了一眼地上和墙壁,见到的全是鲜血。那名被秦禹砍中的匪徒,右手就活生生的摆在自己脚丫子下面。

    这种景象任谁看了都不太适应,所以顾言立即起身说道:“赶紧把他们弄下去。”

    “踏踏!”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泛起,刚才被李元震救下的鲁荡,双眼猩红的跑了过来。

    “CNM,秦禹,你搞我是吧?!”鲁荡喊了一声,伸手捡起地上的消防斧,冲着秦禹就要砍。

    “你干什么?”警员立马一把拦住了他。

    秦禹冷眼看着鲁荡,猛然站起身,抬臂直接抓住他手里的消防斧,伸手指着他的脸颊说道:“你再骂我一句。”

    “CNM!”

    “嘭!”

    秦禹一拳打在鲁荡的嘴上,伸手摁着他的脖子说道:“我够给你脸了,明白吗?!你在装B之前,最好想想邢子豪是怎么没的。”

    ……

    街道上。

    纹身青年左臂哗哗淌血,夺路狂奔。

    几分钟后,一处阴暗的胡同内,纹身青年拿着电话,靠在墙壁上说道:“妈的,事儿没成,警方有埋伏。”

    “不可能,这消息没漏过。”电话里的人皱眉应道。

    “一定漏了,我都撞上了。”纹身青年坚持着说道:“我们被人盯上了,肯定的……。”

    ……

    八区,燕北市。

    一位中年坐在上百平米的办公室内,喝着咖啡问道:“谁在七区呢?”

    “小宇,小桐,都在那边呢,好像准备一块回松江。”旁边坐在沙发上的男子,轻声回了一句。

    中年翘着二郎腿,思考一下说道:“小宇是练不出来了,他不太稳。你让小桐去奉北之前,安排安排学生会的那帮人。高研班快开课了,咱按照之前的路数,该接触就接触一下。”

    “韩总,松江的蛋糕分的不公平啊!”男子提醒了一句。

    “吴迪明摆着要捧那个新起来的秦禹,对他来说这种没啥背景的人,才是他自己人。”中年笑着应道:“但我觉得吴迪不会动我们的根本利益,所以适当让让步的也没啥。大买卖不是一个人能干起来的,咱该有的肚量,还是要有的。”

    “我明白了,韩总。”男子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