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来我要做个军官

秦禹在松江处理完手头上这几件事儿后,就乘坐轻轨列车去了奉北,并且待了一个来月。

    在这段期间,秦禹每天就是参加警务系统内对外宣传的各种会议。而老冯为了捧他,还给他在警校内运作出来一次个人讲座,主要是针对裴德勇案,以及袁克,小三案的总结。因为这毕竟是秦禹身上的闪光点,可以拿到明面上来露露脸。

    除了讲座之外,秦禹在奉北也认识了一些新的人,但却都没啥深交的机会。因为这些人都是在会场里认识的,最多也就是留个联系方式,约顿饭吃。再加上秦禹住的地方是奉北警务系统的某招待所,而且还是个单间,晚上十点之后必须归寝,所以真正有机会沟通感情的聚会,他都没有参加上。

    无聊的熬了一个来月后,七区的高研班终于要开学了,而秦禹临走之前,也单独见了一次大牙,并且还是对方请他吃的饭。

    大牙自从上次学完习后,就被分到卫戍旅当差。而警卫连的连长看他年纪小,长的眉清目秀,也很机灵,就给他安排到了总参谋长的警卫班,也算是在部队内有一个挺好的起点了。

    兄弟二人吃了顿饭,就匆匆告别,因为大牙就请了两个小时假。

    临行之前,秦禹从包里掏出了两万现金,伸手放在了大牙手里:“在部队待这么长时间,你就是再废物,也该有点长进了。我觉得你能支配好这笔钱,拿着吧。”

    “我现在有工资,”大牙龇牙应道:“一个月八十多块钱呢,够花了。”

    “我这去七区得两年呢,给你留点钱,你自己维护好部队里的关系,有个人情往来啥的,也不至于总给我打电话。”秦禹将钱塞进大牙的兜里,伸手扒拉一下他的脑袋:“行了,滚吧,我要走了。”

    大牙看着秦禹,脸上也没了吊儿郎当的神色:“哥,这钱我不乱花,回去我买点教材补补文化课,有机会就自费考个陆军大。将来我要能做个军官,也能帮帮你。”

    秦禹自幼就失去了亲人,他认大牙当弟弟,一是二人的生命轨迹非常像,他看着大牙,就像看到了当初无依无靠的自己;二也是他潜意识里对亲情的一种渴望。因为这种感觉他是在老猫,马老二身上找不到的,他们是哥们,兄弟,却跟大牙是不一样的。

    秦禹看着大牙,低头吸了口烟说道:“没指望着你有啥大出息,混的像个人,安安稳稳的就挺好了。孩子就应该有个孩子样,做好你现在该干的事儿,不用考虑其他的,明白吗?”

    “……哥,我不小了。”大牙一笑:“我心里有数!”

    “行了,你回去吧,我要去机场了。”

    “回来当司长昂,牛B哄哄的昂!”大牙冲着秦禹眨了眨眼睛。

    “呵呵,行,牙哥,我听你的。”秦禹踢了大牙一脚:“赶紧滚!”

    “你先走,我看你走。”

    “死崽子。”秦禹一笑,转身拦了一辆车,就离开了街道口。

    大牙目送秦禹离开后,也没舍得打个车,只步行回到部队,直接就去了教育楼买文化课教材。

    ……

    秦禹乘坐汽车赶到了奉北天澜机场,在出关口办了公务学习的转区手续,拿到了为期两年的七区居留权后,才拎着简单的行李,来到候机区。

    由于这次出行是去高研班进修,所以秦禹的机票,是松江警署给订的。并且到了南沪之后,在学校产生的任何费用,都由松江警署承担,不用秦禹交一分钱。

    但懂事儿的付小豪怕秦禹体格比较大,坐相对狭窄的经济舱难受,就在网上单独给他办了升舱,为此丁国珍还调侃他说道:“我他妈这辈子算是没法跟你比了,你已经把禹哥的舔功练到大成了,完全可以说是继承衣钵了……。”

    付小豪被戳到痛处,爆捶了丁国珍一顿。

    秦禹懒得找头等舱的候机厅,就只坐在登机口旁边的长椅上,低头玩着手机。

    在等待登机的过程中,秦禹发现有不少穿着便装的青年男女,都在周围闲聊。而听他们话里总提到什么警署,警司,南沪,领导之类的,秦禹也就明白过来,这帮人应该也都是去南沪学习的。

    这些人年纪都跟秦禹差不多,最大的也就三十二三岁左右,而且男女比例也没有想的那么失衡。这里里外外四五十号人里,起码有四分之一,都是年纪不太大的姑娘。

    秦禹时不时的抬头看向周围,发现这帮姑娘几乎每一个长的都挺好看,要个头有个头,要肤色有肤色,几乎没有一个歪瓜裂枣的。

    “艹,幸亏老猫没来,不然待两年,孩子都得抱回松江了。”秦禹暗自嘀咕着。

    “哎,萱萱,你不跟我说,你妈怕你遭罪,不想让你来参加这次学习吗?”一个年轻的小伙,笑呵呵的冲着一位姑娘问道。

    “哎呦,我妈是不想让我来,可我爸不让啊。”姑娘叹了口气,撇着小嘴说道:“他想让我进修养养资历,等我回来,直接就调到区交通司那边当副司长。”

    秦禹闻声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那个姑娘,见她跟自己岁数差不多,却应该也是警长级别的了,随即暗自乍舌。

    自己几次拼命干到现在,也就是一个一级警长而已,而对方看着娇嫩嫩的,却回来也准备当副司长了。

    “哎,我听说新学校的各种同学会可挺多,你准备加哪一个啊?”

    “我准备…”姑娘手里握着饮料杯,猛然回头要扔到垃圾桶内,却不料一下撞到了旁边的机场保洁。

    “啪嗒!”

    杯子掉到地上,里面剩下的果汁迸溅到几人裤腿上,焦黄一片。

    “哎呀,你踏马干什么啊,这儿有人看不到啊?!”姑娘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牛仔裤和小白鞋,顿时火冒三丈的冲着保洁阿姨怒骂了一声。

    “我……我……,”保洁阿姨怔了一下:“我不是故意的。”

    “你瞎啊?!这儿这么多人,你拿个破拖把来回蹭什么啊?”姑娘指着自己的鞋,一脸凶相的吼道:“你看给我泼的!”

    “不……不好意思,我没看到你转过来。”保洁阿姨有些语塞的解释着:“要不你去卫生间,我帮你洗洗。”

    “鞋是帆布面的,果汁渗到里面,那不越洗越脏吗?”姑娘气的脸色涨红,叉腰骂道:“真是倒了血霉,刚买的鞋。”

    秦禹看了姑娘和保洁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滴玲玲!”

    就在这时,秦禹手机响起。

    “喂?”

    “……你登机了吗?”吴迪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