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死在二楼

走廊内。

    秦禹和顾言见到匪徒挟持着鲁荡向自己这边走来,立马转身就跑向了二楼。

    “你倒是拦一下啊,”顾言一边往楼上窜,一边高声吼道:“他们肯定要从后门走。”

    “咋栏?我拿手指头怼他们枪眼啊?!”秦禹跑的贼快:“你别说话了,我电话接通了。”

    “赶紧跟警司说明情况,这周围肯定有不少巡逻警员。”顾言催促了一句。

    一楼半的台阶上,秦禹拿着手机,语速极快的说道:“盛元区警司吗?对,对,我们是警务学院高研班的学生。是的,我们在巴拉巴拉酒吧遭遇匪徒,有一名同学被挟持了。匪徒三人,手里拿的是P系S枪,心理素质强悍,已经开火了……是的,我们都没有武器,但是我们正想办法拖住匪徒,请你们快点叫巡逻的同事支援。好,好,知道了。”

    楼下,三名匪徒拽着鲁荡,已经冲到了酒吧后门,其中一名青年拧动门把手,使劲儿撞了一下,但门却没开。

    “锁死的。”青年满头是汗的回头吼道。

    “用枪打,快点!”纹身小伙挟持着鲁荡,声音急促的喊着。

    “亢亢!”

    青年持枪退后三步,冲着铁门连开两枪,将门锁打烂后,抬腿踹了出去。

    “嘭!”

    一声闷响泛起,铁门依旧没有开。

    “不对劲,外面肯定有人把门堵上了,”青年急的脸色煞白:“干不开。”

    纹身小伙咽了口唾沫,抬头望向走廊尽头已经赶过来的警员,立马冲同伴喊道:“上……上二楼,快点!再给小四打电话,让他开枪把堵门的人打跑,我们从二楼跳下去。不然一会再有巡警过来,咱肯定出不去了。”

    说完,一名匪徒拿着手机拨通打电话,另外一人则是和纹身青年持枪压制住了走廊警员后,立马掉头奔着二楼跑去。

    二楼,顾言听到脚步声,低头看了一眼下面,见匪徒冲上来后,立马蹬了秦禹一脚:“别在那儿装模作样打电话了,他们上来了。”

    “那溜啊,快溜!”秦禹回了一声,率先迈步就向二楼走廊左侧冲去。

    ……

    一楼大厅内。

    李元震扭头看着酒吧安保问道:“后门堵上了吧?”

    “堵上了。”安保人员点头。

    “他们肯定要上二楼跳窗户跑。”李元震在此刻表现出了一位领头人该有的素质,很冷静的吩咐道:“你们去电控室,把二楼的闸拉了。屋内一黑,他们找不到路,就很难出去了。咱们拖一会,等巡警过来,他们肯定跑不了。”

    “你是警员吗?”安保经理问道。

    前方,持枪准备上电梯的巡逻警员闻声立马回道:“他说的对,听他的。”

    李元震犹豫了一下,立马迈步跟上警员说道:“我是奉北刑侦司的,现在来七区学习,我帮你们。”

    “好。”巡逻警员听见李元震刚才的吩咐,见他也主动打电话报案了,就没再怀疑他的身份,而是伸手拽出警棍递给他,指着电梯最里侧说道:“你注意安全,我一会先出电梯。”

    “好。”李元震点头,再次冲安保经理喊道:“赶紧去拉闸。”

    ……

    酒吧二层的走廊格局,跟一楼完全不一样,因为它没有舞池,只有各种大包厢,所以秦禹和顾言一冲出楼梯就懵了。右侧走廊不到十米远就是死胡同,只有左侧可以继续往前走,但岔路又特别多。

    “妈的,不要乱走了,找个包房钻进去,眯一会,等巡逻警员过来。”秦禹立马回头冲着顾言吩咐了一句。

    “对对对!”顾言立马点头回应。

    二人简单沟通了一下后,快步就走到岔路口,直接转到了右侧。

    这时,秦禹一扭头看见墙壁上有消防箱,里面有一把半米长的小消防斧。

    “啪!”

    秦禹试着拽了一下箱子把手,发现还锁的挺结实。

    “你他妈别搞了,赶紧走得了。”顾言催促了一句。

    秦禹没有搭理他,而是左手摁在消防箱旁边,左腿膝盖顶在墙壁借力,随即右手使劲儿抓住消防箱的把手,铆足了劲儿,猛然向后一拉。

    “嘭!”

    “哗啦!”

    薄铁皮做的消防箱,竟直接被秦禹拉的变形,小锁头崩裂,玻璃门直接被拽了开来。

    顾言一脸懵B的看着秦禹,话语简洁的评价道:“牲口啊!”

    秦禹拽出半米长的消防斧,立马摆手喊道:“走走走。”

    “踏踏!”

    就在这时,后面的走廊内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他们也往这边走了!”顾言喊了一声提醒道。

    “别动,别动。”

    岔路口处,有一名持枪匪徒已经露出了头。

    “啊!!”

    与此同时,正对面的左侧走廊内,有几名陪酒姑娘,见到持枪匪徒后,瞬间发出尖叫。

    顾客,匪徒,两名怂B相遇在了密闭空间,气氛瞬间紧张了到了极点。

    “窗户,窗户在哪边?!”纹身小伙用枪指着陪酒姑娘吼道。

    “刷!”

    就在这时,走廊内传出了啪的一声电爆响,二楼所有电灯瞬间熄灭,整个空间霎时一片漆黑。

    “我艹,他们拉闸了。”

    “妈的,跟他们干了,把那几个女的也绑过来。”

    “……!”

    纹身小伙带来的同伴,顿时有些慌了的喊道。

    “别吵,别吵,”纹身小伙瞪着眼珠子吼道:“往包房那边走。”

    “跑啊!”

    突兀间,姑娘那边有顾客高喊了一声,随即躲在走廊内的不少顾客,四散着就往其他方向跑,都想尽快进包厢保证自己的安全。

    “走走。”

    秦禹趁乱招呼一声后,瞬间跑散。

    “等会我。”

    顾言用耳朵辨别出了秦禹的方向,随即快步追了过去。

    整片走廊内,脚步声彻底乱了起来,纹身小伙后背紧贴着墙面,生怕有警员埋伏在人群里,随即第一时间开枪。

    “亢亢!”

    “都滚,滚!谁过来,我开枪打死他!”

    人群听到枪声后更加混乱,而纹身青年则是扯着鲁荡,奔着右侧跑去。

    ……

    大约十几秒后。

    顾言满脸都是汗水,躲在一处走廊拐角,声音极低的问道:“秦兄,你听听那边脚步声,有人过来吗……?”

    “沙沙!”

    一阵衣服摩擦墙壁的声响泛起,一个模糊的人影靠近:“你刚才说啥?”

    “你聋啊,你那边有人吗?”顾言紧张兮兮的压低嗓音回道。

    人影一怔,同样十分紧张且声音颤抖的回道:“没警员,但小四不接电话了。”

    “……!”顾言一愣,瞬间汗毛炸立。

    “绑俩顾客,冲出去吧,再拖走不了了。”人影咬牙问道:“哎,宝龙呢,宝龙跑哪儿去了?”

    顾言浑身发抖,憋了半天,故意再次将声音压的极低回道:“你去那边听听动静,我去绑人。”

    “好。”人影点头。

    “踏踏!”

    就在这时,走廊内再次泛起轻微的脚步声,一个憨憨的声音传来:“顾言,顾言,你他妈上哪儿去了?顾言,你在不在……?!”

    顾言身体一僵:“CNM,秦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