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的提点

吴迪最终还是看在秦禹的面子上找了上层关系,把老李的事儿压了下来。

    两天后,老李被廉政署释放,同时正式向市议会提出离职申请,市议会经过简单的开会研究,也同意了他的申请,并且限他三年内不准离境。

    这个结果对于一个一心想在仕途上有所作为的人来说,无疑是非常痛苦的,老李离开警司后,总共在区议会任职还不到半年,心里很多想法和激情,还没等付出行动,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秦禹准备离开松江之前,曾单独跟老李在江南区一家茶室见了一面,二人相互看着对方,内心都有些感慨。

    “吴迪是比小三强,起码你在他那里说话是有一些分量的。”老李插着手掌,轻声说道:“你的选择是对的。”

    秦禹挠了挠头,也冲着老李宽慰道:“歇一段时间也好,首席议员的位置虽然没了,但起码咱人没事儿,?等个几年,说不定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哈哈!”

    老李闻声一笑:“我都这个岁数了,还能有几个几年可以等?!算了,我看开了。”

    秦禹没有吭声。

    “你有眼光,也有胆量,关键时刻还敢下注。”老李看着秦禹,轻声说道:“药厂干好了,你会有个大前途的。”

    秦禹喝了口茶水,没有接话。

    “小禹,你知道我今天为啥被搞的这么惨吗?”老李突然笑着问了一句。

    秦禹一怔,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药厂的事儿只是个铺垫,去七区才是你的大机会。”老李低声提醒道:“多积累一些自己的人脉,不要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内,因为哪天一旦你手里的篮子的没了,鸡蛋放在地上,那还有安全保证吗?”

    秦禹看着老李,心里很疑惑的问道:“叔,老徐要倒之前,你为啥不抽身呢?换个立场,也许你不会是现在的结果。”

    老李搓了搓手掌,话语平淡的回道:“因为我沾上了,被贴标签,外面谁都知道,江南区首席议员是徐家的人,我怎么走?说实话,小三和老徐的很多想法,我都并不赞同,可我享用了人家带来的资源,就要有被迫妥协的地方,这是很公平的交换,所以我也没啥心里不平衡的。”

    秦禹听到这话,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往后小心点小三,他这个人跟你不一样。”老李轻声说道:“你是步步有坎,皮实耐操,像滚刀肉一样,稀里糊涂的爬到了现在这个位置,所以你不怕事儿。但他不一样,他顺惯了,心里经不起失败,再加上老徐肯定是要没了……所以他很可能变得跟以前不一样,在有些事儿上会走极端。”

    “我知道了,叔!”秦禹点头。

    “呼!”

    老李长长出了口气,点头说道:“行了,你走吧,我一会想四处转转。”

    秦禹看着这个有些落魄的中年男人,心里感触颇多,也就是几个月前,他还意气风发的站在主席台上,激情澎湃的做着任职演讲,可一不留神,现在啥都没了。

    秦禹斟酌半晌后,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顺着桌面推到老李的身前:“叔,这个你拿着,密码是老猫生日!”

    “呵呵,我还没到用你们接济的时候。”老李毫不犹豫的把卡推了回去:“好好在七区干,我也希望看到你好。”

    “拿着吧!”

    “……你给我留点面子,不行吗?呵呵!”老李笑着回道。

    秦禹怔了一下,缓缓拿回银行卡,起身活到:“那我先走了,叔!”

    “好!”

    老李拍了拍秦禹的肩膀:“记着我跟你说的话,你跟吴迪处的再好,也老板和高管的关系,他有他的利益要保证,你也有你要护着的人,所以你们要想关系走的长远,不红脸,那只有你把自己提到跟他同一位置上才行。”

    秦禹怔了半天:“我明白了。”

    “啪啪!”老李拍了拍秦禹的胳膊:“挺好的,走吧。”

    ……

    秦禹总有一种预感,预感到老李一定还会在窜起来,可他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哪儿来的,就只是单纯心里这样觉得。

    或许是一种直觉?

    也或许……是老李表现的太过冷静,完全不像是从鬼门关转了一圈的人吧!

    秦禹开车离开茶室,很快就回到了土渣街。

    88号院内,可可依旧带着自己的团队,在商讨药厂选址,以及高薪挖科研人员的事儿。

    秦禹站在外面听了一会,低头给可可发了一条简讯。

    会议室结束后,可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大咧咧的问道:“谁给你的权力,私自进我房间?”

    “……咋地?藏人了啊?”秦禹斜眼问道。

    “滚!”可可皱着黛眉问道:“偷着给我发简讯干啥啊?告白啊?”

    “呵呵,我咋眼光那么低呢?跟你告白!”秦禹点了根烟,轻声看着可可说道:“我准备要走了。”

    可可一怔,伸手盘起头发,靠在桌子上问道:“马上要走了?”

    “嗯,我的申请已经批了,从现在开始就停职准备去学习了。”秦禹点头:“小豪帮我去订票了,马上去奉北!”

    可可抿着小嘴点了点头:“挺好的呀,那祝你学业有成,回来当司长呗!”

    “……我怎么看着你,像有点舍不得我的样子?!”秦禹贱嗖嗖的问道。

    “你能不能不要自作多情了?”可可撇了撇小嘴:“有啥遗言要交代,你快点说!”

    “老猫会给你五百万,这是我占股的钱。”秦禹轻声说道:“谈判的事儿,你和叶琳他们那边来!”

    “你不怕我卷了你的五百万跑了?”

    “敢跑,老子腿给你敲折!”秦禹一笑:“项目正式启动的时候,我让老猫跟你签个代持协议!”

    “你直接让马老二入股就完事儿了呗?为啥从我这儿走一手?”可可有些疑惑。

    “这个股份不要漏。”秦禹很坦诚的说道:“我信吴迪,但不信韩三千那边!?明白吗?”

    “明白了!”可可点头。

    “嗯,就这点事儿。”秦禹起身说道:“我收拾收拾东西,准备撤了!”

    可可看着秦禹,突然问道:“你在七区那个市学习啊?!”

    “干嘛?”

    “哦,没啥事儿,搞完药厂我也就回江州了。”可可打着哈欠回道:“没事儿的时候,姐去七区看看你!。”

    秦禹一怔,笑着调侃道:“送炮啊?!”

    “嘭!”

    可可一脚蹬在秦禹的腰上:“送尼玛啊,沙雕!”

    骂完,可可转身离去。

    “我在南沪!”秦禹扯脖子喊了一声。

    ……

    一个小时后,付小豪开车过来,给秦禹送离开的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