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阳错,三个倒霉的匪徒

鲁荡一见对方拿枪,心里就彻底慌了。他怕自己被挟持走,所以情急之下就回头喊了一句:“他们是匪徒。”

    室内音乐轰鸣,噪音极大,众人虽然听不太清楚鲁荡喊的是啥玩应,但卡台那边,有不少人都看热闹似的注意着鲁荡,这帮人能看清他的表情,以及三个匪徒的基本动作。所以鲁荡一嗓子下去,至少有二十几个学员,就都站起了身。

    纹身青年一看这么多人都站了起来,还以为自己掉进了警司设的抓捕圈套里,随即瞬间急了,右手冲向天空,扣动了扳机。

    “亢亢!”

    两声沉闷的枪响泛起,打的天棚吊灯碎裂。

    “翁!”

    DJ站在舞台内,听到枪声后,瞬间懵了,耳机掉在了键盘上,泛起了一阵音爆声。

    慢摇吧内,彻夜狂嗨的客人,此刻也清醒了过来,都不自觉的回头看向了鲁荡这一边。

    “别动,别动!”

    纹身青年左手勒住鲁荡的脖子,右手持枪指着秦禹等人吼道:“退回去,不然我开枪打死他。”

    “哥……哥们,你听我说,我们真是在玩游戏呢。”鲁荡都快哭了,双腿发抖的吼了一声。

    “你闭嘴,CNM的!”纹身青年看他就来气,瞬间抬起右臂,冲着他的脑袋就猛砸了两下。

    卡台内,萱萱焦急的看着鲁荡,扭头冲着众人喊道:“咋回事儿啊……你们救救他啊!”

    “他有枪,你没看到啊?!”旁边的人都没敢乱动。

    此刻,酒吧内的音乐已经停了,顾言犹豫了一下,顿时举手上前喊道:“兄弟,你可能误会了,我们就是……。”

    “啪!”

    秦禹一看对方的状态,瞬间拉了一下顾言。

    “亢亢亢!”

    三声枪响泛起,顾言脚下的台阶被打的火星子四溅,惊魂未定的看着匪徒,立即骂道:“这尼玛是啥玩应,谈判的机会都不给。”

    “啊!!!”

    “跑啊!”

    “快出去!”

    “……”

    匪徒再次开枪后,酒吧内的客人瞬间炸窝了,全都蜂拥着跑向了门口。

    “让开,让开。”

    三名匪徒此刻已经不准备干活了,他们挟持着鲁荡,追撵着混乱的顾客,就奔着外面冲去。

    “秦禹,你他妈玩大了吧,鲁荡都被挟持了!”

    “那三个是什么人啊?”

    “秦禹,你过去看看啊!”

    卡台内,跟鲁荡关系好的,没有第一时间追出去,反而冲着秦禹质问了起来。

    秦禹回过头,冷冷的看了一眼众人吼道:“你们他妈咋不去呢?那三个匪徒,全有枪你看不出来啊?!”

    “都别慌,鲁荡干很多年警员了,咱们得相信他,有能力处理好这次突发事件。”顾言不想过去,所以已经开始不说人话了。

    李元震从门口处挤过来,语气急促的看着众人问道:“咋回事儿啊?鲁荡和谁干起来了,对方怎么还有枪啊?”

    “干个JB,秦禹让鲁荡装警员过去临检,好像碰到匪徒了。”跟鲁荡关系最好的那个小伙,伸手拎起酒瓶子:“咱们得跟出去,不然真出点啥事儿就完了。”

    “男的都过去。”李元震虽然知道大家手里都没有武器,而匪徒则是三人全部持枪,但今晚的大趴是他组织的,如果真出了点什么事儿,那他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走!”

    “过去!”

    “……!”

    李元震主动招呼了众人之后,大家的情绪也稳定了,仗着人多,立马就冲着门口跑去。

    顾言带着自己的兄弟和秦禹走在最后,声音低沉的说道:“你踏马肯定知道,那帮人不干净。”

    “没有,我真不知道。”秦禹立即摇头:“我看那几个人面挺善的啊!”

    “你真他妈黑啊!”帅小伙也冲秦禹感叹道:“你还让鲁荡把右手插怀里走过去,那匪徒要但凡敏感一点,鲁荡现在都牺牲了。”

    “别说了,别说了,?快走。”秦禹岔开话题催促了一句。

    ……

    匪徒三人满头是汗的挟持着鲁荡冲出了舞池,迈步就赶往正门口。

    “外面还有人吗?”

    “你们来多少警员?”

    “……!”

    两个小伙,瞪着眼珠子冲鲁荡喝问道。

    “哥们,真……真误会了。我们就是玩游戏,玩真心话大冒险,有一个傻B,非得让我装警员过去逗你们,但实际上我是一名厨师。”鲁荡脸色涨红的解释道:“不信你们翻我,看我兜里有没有武器。”

    三人一听这话,全都懵了一下。

    “呼啦啦!”

    就在这时,舞池大厅内的李元震等人追了出来,其中一人本能吼道:“站住,我们是警司的!”

    “我艹你M!!”鲁荡回过头,用可以杀人的目光看向了那名喊话的青年:“你弱智啊?!”

    纹身青年一见十几个人冲上来,立马也慌了,右手向下持枪,直接扣动了扳机。

    “亢!”

    “啊!”

    枪响,鲁荡泛起一声惨叫,右脚面直接被打穿,鲜血迸溅了一地。

    “退回去,退回去,马上!”另外一名匪徒,指着众人疯狂吼着。

    “你是不是傻B?”李元震也脸色煞白的回头骂道:“你喊警司,那匪徒不慌了吗?!”

    青年喝的满身都是酒味:“我……我……习惯了。”

    “别动,都别动,让他们先出去,别惹怒他们。”李元震一边摆手冲自己人招呼着,一边掏出了电话。

    三名匪徒用枪逼住了李元震等人,立马就冲着大门口跑去。

    “嗡嗡!”

    就在这时,酒吧街上负责巡逻的警员,开了两台车赶到了巴拉巴拉门口,六名持枪警员,立马掏出配枪赶向了现场。

    “别动,别动!”

    “警司的,站住!”

    “……!”

    六人持枪,小心翼翼的冲上了台阶。

    “我就艹你M了啊!”鲁荡拖着受伤的右脚,一脸哭丧的骂道:“你们让他们走吧,行不行啊?!”

    三名匪徒回头看见警员后,立马向走廊方向退去。

    “亢亢亢!”

    枪声炸响,门口大玻璃门被打的碎裂。

    “别过来,别过来!”纹身青年一边吼着,一边冲同伴交代道:“叫小四开车去后门接,快点。”

    走廊内,正在打电话报案的顾言和秦禹,抬头看见匪徒带着鲁荡冲过来,全都懵了。

    “你去跟他们谈判。”顾言捅咕了一下秦禹。

    “你去,你去,我电话信号好,我都打通了。”秦禹言语急促的回道。

    顾言斜眼看着秦禹:“你踏马能不能别这么狗!”

    与此同时,最近的警司已经接到报案,派警员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