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第二日,中午11点多,龙兴集团一片忙碌,准备在市里租用某会场,召开三百人左右的中高层会议,彻底宣布龙兴布局松江的决定。

    总裁办公室内,邢胖子正在不停接打电话的时候,一名中年走进来,轻声趴在他耳边说道:“经贸总局的老张,约你中午吃个饭。”

    邢胖子一愣:“好啊,我正想约他呢。你安排在会场旁边吧,我跟他谈完,正好去开会。”

    “好的。”

    说完,中年转身离去。

    ……

    大约半小时后,松江北站,吴迪上了秦禹的汽车,打着哈欠说道:“找个地方,吃个早餐,饿死我了。”

    “好。”秦禹启动汽车,奔着市区开去。

    “叶子枭,马老二,徐洋,最多一周内转监回松江。再过个把月,我找找关系,能把马老二先保出来,剩下的那两个再慢慢运作。因为叶子枭干的那个福利院的案子影响太大,一下把他弄出来不现实。”吴迪似乎很兴奋的说道:“马老二一出来,地面上就安稳了,再加上袁克也被你收拾了,那你这边应该没啥棘手的点了。”

    “嗯。”秦禹点头。

    “你准备啥时候去七区啊?”吴迪笑着问道。

    “马上了。”秦禹犹豫半晌,扭头看向吴迪说道:“我有个事儿求你。”

    吴迪听到这话后,扭头看向窗外,长叹了一声:“老李的事儿吧?”

    “对。”秦禹点头。

    “他的事儿,我办不了。”吴迪直接摇头拒绝道:“老李是上面点名要收拾的人。他是徐家嫡系,这些年帮助小三干了不少事儿。再加上他还是江南区首席议员,这个位置特别重要,那现在老徐倒了,我们这边肯定是要拿下来他,捧自己人上去。”

    “你必须保他一下。”秦禹话语非常强硬的说道。

    吴迪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不满:“你能明白自己的立场吗?能吗?!”

    “我要保不住老李,第一没办法跟自己交代,第二没办法跟老猫交代,你明白吗?”秦禹面色冷静的回应道:“老徐都倒了,他最大的靠山已经没有了,那为啥不能给他留一条生路呢?”

    “大哥,你以为这是在过家家吗?想打了就打,想和谈了就和谈?”吴迪很愤怒的回怼道:“老李是什么人?他当过副司长,司长,首席议员,在老徐得势的时候,他不知道替东家干掉了我们多少人。远的就不说了,就说两年以前的凤麟街枪击案,老李借着这个事儿,硬是把锅扣到了税务署一个副署长的儿子头上……直接把人家判了个无期。那他现在失势了,人家能放过他吗?能吗?!”

    秦禹沉默。

    “政治本来就是这样的,选择站队,有高回报就有高风险。”吴迪皱眉继续说道:“老李自己选的路,那谁也怨不了。更何况,咱们跟小三斗的最严重的时候,我让你几次暗示老李可以过来,但他领你情吗?他过来了吗?我不是没给过他机会,而是他觉得老徐最后一定能站住,你懂吗?”

    “老李那时候不表态,是怕牵连我和老猫!”秦禹瞪着眼珠子吼道:“在咱们跟小三斗的最激烈的时候,老李从来没有骚扰过我,更没有想从我这里,得到过你什么消息,而是一直在回避。小三因为他这个态度,差点跟老李翻脸。”

    “小禹,我不想跟你争辩这个事儿。”吴迪对老李是没有丝毫情感可言的,所以话语简洁的表态道:“但这个人,他肯定是得没,这一点谁来说都没用。”

    “你就没考虑老猫的情绪吗?”

    “第一,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不可能把谁的情绪都照顾到,所以老猫要是不满意,那我也没办法。第二,要搞老李的人,不是我吴迪,老猫恨我,没道理吧?!”

    秦禹双手握着方向盘,沉吟许久后说道:“吴迪,那咱俩明说了吧。老李要是进去了,被判死了,那药厂的事儿,我就不掺和了,你找别人来做吧。”

    吴迪听到这话,心里非常愤怒的冲着秦禹喝问道:“你说什么?!”

    “我没跟你开玩笑。”

    “你他妈脑子坏掉了?”吴迪瞪着眼珠子骂道:“你以为自己这是在威胁我吗,啊?你是在拿自己的前途胡闹!”

    ……

    奉北市区,某高档餐厅内。

    一位中年低头切着牛排,轻声冲邢胖子问道:“龙兴最近要有大动作了吗?”

    “是啊,我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儿呢。”邢胖子点头回道:“我准备进松江开分厂,还请你们经贸总局多关照啊。”

    “这个决定是不是有点冲动啊?”中年停顿一下问道。

    “人生在世,免不了有一些事儿,会让人做出冲动的决定。”邢胖子喝了口白水回道:“除了商业因素外,小豪的事儿,还有雷宇的事儿,都是没办法让我冷静的,所以我肯定是要进松江的。”

    中年抬起头:“准备经济制裁?”

    “是。”邢胖子点头。

    “吴迪今天早上才离开奉北,他走之前,军政派的老柏给我打了电话,让我约你出来谈谈。”中年擦了擦嘴角说道:“吴迪要建的新药厂,有松江一把的支持,背后更有无数大佬掺股。话说白一点,他建厂的事儿,已经不可阻挡了。”

    “你觉得我怕这事儿吗?”

    “那你觉得,松江一把手已经支持了这个项目,那你开足马力进人家的地盘,可能吃到好果子吗?”中年话语简洁的说道:“我今天来,是替人传话,但不是劝诫,而是警告。”

    邢胖子怔住。

    “……我个人劝你一句,暂时放弃冲动,等松江政F把吴迪的药厂养起来,对你真正有威胁了,那咱奉北市里的一些人自然会支持你,毕竟很多人还想你做九区医药这一块的牌面啊。”中年伸手点着餐桌说道:“我觉得未来,你们定输赢的地方在长吉,除了两个公司外,还有各自的利益集团。”

    邢胖子眉头紧皱的听着中年的话,心里彻底意识到,自己坐山观虎斗的策略,最终是失败了。因为小三一倒,吴迪和秦禹一方,就彻底冲天而起,压都压不住了。

    ……

    松江汽车内。

    秦禹扭头看着吴迪说道:“人这一辈子,有两种恩情是必须要报的。一种是,你生下来,被人喂第一口饭的恩情;一种是,你步入社会,给你吃第一碗饭的恩情。我刚进松江,要关系没关系,要钱也没啥钱,是老李在黑街一直死挺我,我才有今天。所以,我一定得报答他。”

    吴迪沉默。

    “我知道,你现在很反感我掺和这事儿。可你细想想,如果今天我没来,如果老李进去了,我无动于衷,那你又是什么感觉呢?”秦禹脸色非常认真,伸手指着吴迪的胸口,一字一顿的说道:“今天我能为老李这样,明天我就能为你这样,因为你对我也有恩……。”

    吴迪怔怔的看着秦禹,不自觉的长叹了一声:“你他妈真是个谈判鬼才……!”

    ……

    下午。

    龙兴集团总裁秘书临时通知各部门,下午会议取消。同一时间各高层收到邢胖子简讯,内容是,松江项目暂缓。

    与此同时。

    一台列车开进了南沪市站台,一位美丽的姑娘背着双肩包,胸前挂着相机,用小手在眼前遮挡着阳光眺望,笑面如花的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