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黑

鲁荡有些恶意针对秦禹,这在场的每个人几乎都感受到了。但更让人恶心的是,当秦禹没有选择马上反击之后,其他人也开始不自觉的拿秦禹开涮。而这就是人性中的小恶,也是社会中经常见到的朋友之间的霸凌。

    不自觉间,秦禹好像就处在了圈子的最外围,成了大家共同找乐子的“朋友”。

    “哎,要不一会你去我那边喝啊?”顾言低头看着扑克,随口冲秦禹问道。

    秦禹一愣:“呵呵,不用,我玩一会就回去了。”

    “啊!”顾言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哎,松江黑太子,到你了,你啥牌啊?”萱萱刚才给秦禹起了个外号,俏脸满是笑意的调侃着。

    秦禹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着掀开了扑克牌:“玩了一宿,终于让我抽了个A。”

    “谁抽到三了?”萱萱扭头看着众人问道。

    “我不是,我是8。”

    “你抽的啥啊?”

    “……!”

    众人各自喊着,但却都没有找到那张3,而这时鲁荡正坐在沙发中间打电话呢。

    “他是啥玩应啊?”顾言站起身,顺手就将鲁荡的牌翻开了。

    是最小的那张3。

    “呵呵!”秦禹龇牙看着鲁荡笑了。

    鲁荡打了两三分钟电话后,立马摆手喊道:“来来,接着玩。”

    “艹,上一把还没玩完呢。”顾言的帅哥朋友,指着鲁荡说道:“你是3。”

    “我是吗?”鲁荡一愣:“你们是不是给我换牌了?!”

    “就是你,都看着呢。”帅哥拿起酒瓶回了一句。

    “那谁抽到A了?”鲁荡扭头问道。

    “我抽到了。”秦禹笑着把A放在了桌子上。

    鲁荡一愣,倒也没多想:“行吧,那你说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冒险。”

    “那啥题目啊?”鲁荡没当回事儿的吸了口水烟。

    “让他也表个白吧,”萱萱吃着水果,笑着说道:“今天这里面,有他喜欢的人。”

    “他喜欢谁,跟我有啥关系啊,呵呵!”秦禹一笑,扭头指着左侧不远处的卡台说道:“看见那三个人没?你右手插在怀里走过去,说一句,我是警察,举手接受检查,就行。”

    “艹,这有啥意思啊?!”

    “别弄了,换一个吧!”

    “……!”

    众人闻声一愣后,都觉得这个大冒险有些无聊。

    “这个不能去。”鲁荡直接拒绝:“大冒险相互互动,必须要在参与的人里,不然就过线了。”

    “对,换一个吧。”萱萱立马附和道:“那桌人跟咱都不认识,万一人家急眼了,那也不太好。”

    秦禹歪脖懒得搭理萱萱,只看着鲁荡,一字一顿的问道:“你问我,是不是冯玉年的私生子,这个不过线吗?但你问了,我回没回答你?”

    “秦禹,就是一个游戏而已,你那么较真干啥!”旁边有人劝道。

    顾言笑呵呵的看着秦禹和对方争辩,也没吭声。

    “不是较真,要玩就玩得起,要么就别玩。”秦禹佯装醉酒,眼珠子瞪得溜圆地喝问鲁荡:“你去不去?!”

    “别扯了,万一逗急眼了,人家要打架怎么办?”萱萱喝问道。

    “打架我去打,”秦禹扭过头,目光冷峻的回道:“你话怎么那么多呢?”

    “行行行。”

    鲁荡立马摆了摆手,脸上挂着笑意冲秦禹说道:“玩个游戏还上脸,有点风度没。”

    说完,鲁荡直接站起身,笑着看向不远处的小卡座,还在用调侃的语气说道:“我过去了昂,一会人家要打我,你们可得帮忙拉仗。”

    “呵呵,你装的像点,不然没意思。”有人起哄着喊道。

    “我他妈就干这个的,还用装吗?!”鲁荡喝的脸色涨红,挤了好一会才挤出卡台,走向了对面。

    顾言有些无聊的看了秦禹一眼:“我以为你憋啥大招呢,就这?”

    秦禹眨巴着眼睛,目光深邃的盯着鲁荡背影,心脏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别人不知道那卡台上坐的三人是谁,可秦禹知道啊!因为他在楼梯间内偶然撞到过这几个人,并且隐约能猜出来,他们应该是买药卖药的。

    “真踏马小心眼,无聊。”萱萱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后,都没看鲁荡那边。

    舞池内灯光昏暗,鲁荡一步三晃的挤过人群,就冲着对方三人走去。

    如果是清醒的状态,鲁荡可能根本不会答应做这个事儿。但他现在没少喝了,整个人正值兴奋状态,所以还抱着要过去逗逗对方,制造点娱乐效果的态度。

    鲁荡将右手插进怀里,迈步来到小卡台旁边,仔细酝酿了一下情绪,瞬间进入了角色,轻声喊道:“哎,回头。”

    小卡台旁边坐着的三人,此刻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再加上屋内噪音很大,所以他们没听清楚鲁荡第一句喊的是什么。

    鲁荡伸手拍了一下纹身青年的肩膀,再次吼了一声:“哎,跟你说话呢!”

    青年皱眉回过了头:“怎么了?”

    “我是警察,临检,举手。”鲁荡喊的非常熟练,顿挫有力。

    青年看着鲁荡的动作一愣,皱眉问道:“你说啥?”

    “我是警察!!!”

    鲁荡此刻脸上已经憋不住笑意了,弯腰趴在对方的耳边吼了一声:“临检,举手。”

    青年懵B了,费解了,身体僵硬了。

    “临检!”鲁荡又喊了一声。

    纹身青年扭头看向同伴,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水。

    “你是干啥的?”旁边的小伙站起身,右侧身体紧靠着圆桌问了一句。

    “哥们,我们在那边玩……。”鲁荡见对方站起身,就准备不玩了,想解释了。

    “啪!”

    就在这时,纹身青年缓缓从大衣兜里掏出S枪,直接顶在了鲁荡的腰上:“CNM的,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鲁荡感觉腰间一硬,随即低头一看,瞬间懵B了。

    “别动,动一下干死你。”纹身青年额头全是汗水的喊道。

    “不是……哥们……你……我跟你做游戏呢。”鲁荡彻底慌了,立马就要从怀里掏出右手:“你看,我没枪。”

    “别动!”纹身青年见鲁荡要把手拔出来,立马将枪再次往前顶了顶:“漏了,抄家伙。”

    话音落,另外俩人也拔出了枪。

    不远处,秦禹一脸懵B的看着鲁荡:“我艹……不太对劲啊,不是卖药的。”

    顾言也注意到了鲁荡有点不对劲,所以立马低头冲秦禹问道:“咋地,那三人是你兄弟啊?你别这么搞啊,犯不上。”

    秦禹怔了半天:“你踏马是不是傻啊?!”

    “哥……哥们,我不是警察。”鲁荡一看对方三人全部有枪,立马就回头吼了一声:“他们是匪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