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盒香烟

汽车旁边。

    秦禹扭头看了一眼老猫:“带队抓人的,你知道是谁吗?”

    “就是几个廉政署普通工作人员把他带走的,”老猫摇头应道:“没啥带队的。”

    “那问题就有点严重了。”秦禹表情有些严肃的回道:“专案组搞几个小科员过去抓人,可能就怕外人找关系。”

    “是啊。”老猫立即点头应道:“我刚才打了几个电话,想跟老李说两句,但都没人敢帮忙联系。”

    秦禹斟酌半晌:“这事儿找谁都没用,只能找吴迪。我给他打个电话。”

    “嗯,你快点。”

    说完,秦禹拿着手机,拨通了吴迪的号码。

    “喂?”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秦禹直言问道。

    吴迪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我明天早上回去。”

    “你一到松江,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好。”

    二人说完,通话结束。

    秦禹拿着手机,扭头看着老猫解释道:“他在奉北正找关系运作药厂的事儿,我没办法跟他在电话里说这个,咱俩先去一趟喜乐宫。”

    “好。”老猫点头。

    “把钱交给子叔,让他带回去。”秦禹吩咐了一句后,立马就上了自己的汽车。

    ……

    凌晨一点多钟,秦禹和老猫在喜乐宫见到了叶琳。

    办公室内,叶琳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轻声冲着秦禹问道:“区外的事儿,都处理完了?”

    “嗯。”秦禹点头应道:“我俩来找你,不是说这个事儿。”

    “呵呵,那是啥事儿?”叶琳怔了一下,笑着问道。

    “老李被廉政署的人带走问话了,”秦禹如实说道:“我想帮帮他。”

    叶琳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扭头看了一眼老猫,没有马上回话。

    “花点钱,搭一些人情,这都无所谓,只要能保他一下就可以。”秦禹张嘴继续说道:“你在市里的人脉比我广一些,所以我俩才来求你帮帮忙。”

    “呵呵。”叶琳再次一笑,轻摇着头说道:“我帮不了。”

    老猫心里很焦急,但又没办法多说话,只能在旁边不停的吸着烟。

    “老李是徐家嫡系,而且又是区首席议员,这个位置非常重要。”叶琳话语含糊着说道:“我真的掺和不了这个事儿,等吴迪回来,你问问他就清楚了。”

    秦禹咬了咬牙:“那你能不能先打电话,把人从廉政署捞出来?不然那边把事情坐实了,后面就没办法运作了。”

    “这也不可能。”叶琳再次摇头:“廉政署那边一动他,就说明他的一些事情,已经被坐实了。我在市里虽然有一些关系,可是不能用在老李身上。”

    老猫听到这话一怔。

    “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也别见外。”叶琳冲着老猫解释道:“我们现在的立场和老李不一样,那我就不能轻易说话,不然会让人多想的。”

    秦禹斟酌半晌:“那你帮我打个电话吧,我送点东西进去?”

    “那没问题,我这就办。”叶琳点头。

    ……

    十几分钟后。

    秦禹和老猫一块离开喜乐宫,去了市区内为数不多的几家二十四小时超市,买了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

    出门的时候,秦禹接到了叶琳的一条简讯,上面写着:“有人要必搞老李,你最好不要插手。”

    秦禹低头看着手机屏幕,迅速把简讯删除后,就与老猫一块上了汽车。

    二人赶到廉政署正门,等了能有不到五分钟,就有一个青年走出来,敲了敲车窗。

    秦禹立马下车,冲着青年说道:“兄弟,麻烦你了哈,把这些东西,帮忙带进去。”

    “没啥违禁品吧?”青年低头检查了一下秦禹给老李买的东西,见里面没啥过线的物品后,就点头说道:“行,你们回去吧,我一会给他送进去。”

    “他怎么样,情绪还稳定吗?他身体不好……你们……你们别打他。”一向在某些事儿上表现的很刚硬的老猫,此刻眼圈通红的从兜里掏出一沓现金,使劲儿塞到青年手里说道:“一定照顾照顾……!”

    青年推脱了几句,动作隐晦的把钱收到兜里:“行,没事儿,能照顾的我都照顾。”

    说完,秦禹和老猫就目送青年离开。

    二人站在路边,迎着冷风抽了两根烟后,老猫扭头看向秦禹说道:“我在吴迪那儿说话分量没你重,小禹,我就这一个亲人了,你无论如何也要保他一下。”

    “他当不当议员,都是我叔。”秦禹拍了拍老猫的肩膀:“放心吧!”

    ……

    廉政署拘押室内,老李坐在木板床上,正发呆的看着天花板。像他这种高级领导被约谈,肯定跟普通犯人的待遇不一样。他们有单间,有床,还有一定的活动空间,总之只要他们能配合着交代问题,那工作人员也会尽最大可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因为毕竟这些人的背景都很强硬,你也不知道他们最终会是个啥结果。

    “咣当!”

    拘押室的房门被打开,青年手里提着秦禹等人买的东西,话语简短的冲老李说道:“外面给你送的,你放床下面吧。”

    老李一愣:“谁送的?”

    “秦禹,老猫。”

    “……!”老李眨了眨眼睛,没再说什么。

    青年放下东西,锁了门后,就再次离去。

    老李缓缓起身,蹲在两个方便袋旁边,低头翻看了里面的东西。

    一堆食物和日用品中间,摆放着几盒平时难以见到的香烟,而且牌子老李也很熟悉,是中华!

    老李缓缓拿着几盒香烟看了一眼,在其中一盒的背面,见到了两行小字。

    “叔,不管到啥时候,我都供你烟抽。不用慌,我在外面给你办这事儿。”

    老李看着烟盒上的字,突然想起来,秦禹刚到松江入职时,也送了自己一些中华烟。

    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李看到这几盒烟的时候,突然眼圈就红了……

    ……

    松江警署医院,因为丑闻案而被无数人唾骂的金雨停,已经彻底被背后公司给放弃了。她团队内的绝大多数人,都已经辞职离开。

    短短数十天,她从光环万丈的大明星,变成了一个圈内谁都不想跟她搭上关系的灾星。

    金雨停坐在病床上,脑中总是无意间想起,在区外时秦禹救她,背她的景象。可仔细一想,现在二人也不太好有任何交集,所以也就断了当面感谢的念头。

    静静的抽了根烟后,金雨停拿出手机,手指飞快的编辑了一条短信:“订票,我要回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