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资本的愤怒

距离松江五十多公里处的待规划区内,萧九等人狗急跳墙的与抓捕警员发生了枪战。但无奈参与抓捕的人员太多,他们被憋在道路上,根本无法冲出去。

    王胖子为啥要开枪击毙那个送钱的匪徒?为的就是给萧九一种他要黑吃黑的错觉,让他以为自己想抢钱离开,从而彻底引萧九露面。

    所以,对于早都有准备的抓捕警员来说,只要萧九一露面,那他肯定就跑不了。

    黑街警司外加监狱内前来帮忙的警员,足有六十多人,十几台车,所以双方在交火不到五分钟后,萧九就被狙击手一枪干在腿上,随即被活捉。

    王胖子得手后,立马给秦禹打了个电话,直言说道:“事儿办完了,我们回市里了。”

    “按照之前咱们说好的,你该怎么录口供就怎么录,不够的细节,我来补就完了。”秦禹轻笑着回道。

    “萧九带来的那三百万没漏,”王胖子轻声提醒了一句:“在老猫那儿。”

    “萧九进去了之后,肯定会提这笔钱,”秦禹轻声嘱咐道:“想办法让他在里面闭嘴。”

    “他会提,他同案不一定敢提。”王胖子心里非常有数的说道:“其他人的口供里只要不提这笔钱,那他自己咬也白咬。”

    “对。”

    “行,那就先这样哈。”

    “好勒。”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

    奉北。

    雷宇被枪杀在了待规划区之后,邢胖子手下的一名副总,就立马去了区外联防营与伟斌汇合,火速处理后续事情。

    龙兴集团总部,邢胖子在接完齐麟电话后,立马召集了自己的智囊团队,开了一个多小时的小会。

    深夜,雷宇被干死在区外的消息,在公司内蔓延开来,并且大家也听说,邢胖子在第一时间,召集了智囊团开会,所以各种猜测也就纷纷发酵。

    奉北某著名会所内,一名中年躺在按摩床上,拿着电话说道:“刑总这下是真怒了,可能要布局松江了。财务部的老叶刚跟我打完电话,已经回公司了。”

    “这事儿也他妈怨吴迪和秦禹他们太狂了。你说你拦雷宇一下,要个面子就完了,非得把人弄死,那你说刑总的脸往哪儿搁?”电话另外一头的公司高管,语气无奈的说道:“前脚他们刚整两个小流氓在公司门口放了几枪,这又把雷宇干死了……你看着吧,刑总这一把肯定是要正式进松江了,估计咱们劝也没用。”

    “行吧,我先不跟你说了,你直接去公司吧,咱俩见面聊。”

    “我还没接到刑总电话啊,现在就去吗?”

    “唉,你就先去吧,他一会一定给你打电话。”

    “也是。行,那就这样。”

    当晚,邢胖子在开小会的时候,公司高层也在不停的通气儿,心里各有想法的开始“揣测圣意”。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龙兴集团的几个分公司经理,以及顶级高管,几乎全都没用通知的,自发赶到了总部,在会议室内各自聊了起来。

    再过二十分钟,邢胖子的贴身秘书正式通知众人,马上赶到大会议室开会。

    ……

    奉北市郊别墅内。

    穿着睡衣的青年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冲吴迪说道:“呵呵,老邢怒了,连夜召集高层回公司总部开会。”

    “谁说的?”吴迪喝着茶水问道。

    “这还用谁说吗?消息已经传开了。”青年笑吟吟的回道:“龙兴在奉北有上万名员工,他们公司要有啥大动作,那是藏不住的。”

    吴迪皱起眉头,抬头瞄了一眼青年说道:“我自己肯定是扛不住他这一刀的,你赶紧……。”

    ……

    时近凌晨,龙兴集团顶层会议室内,三十多名内部顶级高管,与分公司总裁级别的大佬,全部正襟危坐,抬头看着首位上的邢胖子。

    秘书关上会议室大门后,邢胖子才扶了扶话筒,面无表情的说道:“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已经听说了最近松江发生的一些事儿。原本我以为,徐良靠着优质的政治资源,一定会打赢这场仗,并且通过几年时间,才能建成药厂。但事情总有意外,徐良输了,让隶属于军政派的吴迪,崭露了头角。”

    众人静静听着,没有回话。

    “吴迪背后有固定资本支持,听说上层还有军政派的一些人物力挺,再加上小三倒的这么快,所以他很有可能近几年就在药品窜起,从而对我们产生威胁。”邢胖子思路无比清晰的说道:“护盘要趁早,所以我正式宣布几个决定哈!”

    众人依旧没有插话。

    “第一,正式启动我集团第二分厂的项目,地点就在松江,投资预算四千五百万。公关部,项目部,财务部要先行一步,去松江实地考察,跟当地政F搞好关系。我也会动用咱们在首府的一切力量,尽快促成这个项目。说白了,我要在吴迪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前,就把未来战场定在松江。”邢胖子手里拿着智囊团讨论出的策略,话语铿锵的继续说道:“第二,市场部马上开始对松江地面进行调研,未来一到两年,我们要针对市场变化,来重新制定药品价格。说白了,我要烧钱打经济战,集团先拿出亏损一个亿的决心,彻底耗死这个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对手。因为我们亏得起,他们亏不起。第三,我们还要打一场官司……。”

    “打什么官司?”一名分公司老总问道。

    “正式向松江医药署发律师函,”邢胖子目光如炬的说道:“控诉他们监管不力,才造成松江私药泛滥,给我集团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

    “这不行吧?咱要在松江干事儿,还没等建厂,就得罪了主管部门,那未来的路咋走?”一位中年直言质问了一句。

    “这个不用担心,医药总局那边会有人力挺咱们的。”邢胖子笑着说道:“发律师函只是个引子,咱们得让总局有理由去给松江医药署施压,让他们去地面上清剿吴迪和秦禹放出来的私药。我要双管齐下的干他们。”

    “明白了,”中年点头:“这个策略好。”

    ……

    松江内。

    秦禹刚刚进关,老猫就找到了他,一脸焦急的说道:“老李被廉政署传唤了,可能要被拘了。”

    “什么?!”秦禹闻声顿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