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的排挤

酒吧内。

    秦禹来到萱萱这边的卡台内,挨个跟众人寒暄着介绍了一下自己。

    简单的认识过后,一位小伙摆手冲秦禹喊道:“来来来,这边坐,咱玩会游戏!”

    “好。”秦禹点了点头,就坐在了沙发最边上的位置。

    “玩啥啊?”鲁荡嘴里叼着烟卷,拿起了桌上的扑克。

    “就真心话大冒险吧。”萱萱含着棒棒糖说道:“惩罚规则严厉点,拒不配合的喝一大杯纯的洋酒!”

    “行吧,先玩这个热热场子。”鲁荡转身看向秦禹,随口问道:“你会玩吧?”

    “会一点,不太懂。”秦禹在松江的时候,去夜店基本都是谈事儿,或者商务宴请,很少像鲁荡,萱萱等人就奔着傻玩来的,所以他对这种游戏规则并不是很了解。

    “挺简单的。”萱萱双腿交叠的坐在高脚椅上,轻声解释道:“我们十个人玩,谁抽到最小的3,就由抽到最大A的人,提个问题,或者他指派你去干一件事儿,你要不同意,就喝一大杯洋酒。”

    “这不合理吧?”秦禹懵B:“那我抽到3了,别人让我跳楼,我也跳啊?”

    “呵呵。”鲁荡一笑:“没人让你跳楼,A指派的事儿,可以很刺激,但3必须能做到,而且不能太过分。”

    “啊,行,那来吧。”秦禹点头。

    说完,十个人将数瓶洋酒打开,围着大卡台聚堆而坐,随即由鲁荡率先开始发扑克。

    “哎,秦禹,你帮我去在要一盒餐巾纸呗?”萱萱吃着棒棒糖,随口吩咐了一句。

    “哦,好!”秦禹坐在沙发边上,也没有多想,起身就走到了舞池门口,冲着服务员要了个餐巾纸。

    回来的时候,牌已经发完了,秦禹还笑着调侃道:“你们没有换我牌吧?”

    “呵呵,没有!”

    “你快坐下吧!”

    “……!”

    众人笑着招呼道。

    秦禹闻声坐在沙发上,低头掀开扑克看了一眼:“哎呦,是个8,这就跟我没关系了吧?”

    “嗯,跟你没关系了。”旁边的小伙点了点头。

    秦禹扔掉扑克,仰脖喝了口水,静静的看着众人。

    大家纷纷亮牌之后,是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抽到了3,随即他被A指派着去另外一桌跟一个女同学说我爱你,这人刚开始有点犹豫,想以喝酒的方式躲避惩罚,但架不住众人起哄,最后还是冲到另外一桌喊了一声,我爱你,弄的大家疯狂嘲讽,起哄。

    一局结束后,众人继续开玩,而在这时候,沙发上的几个男女则是轮番使唤秦禹,不是叫他去在拿两瓶酒,就是让他要点冰块,果盘什么的。

    刚开始,秦禹觉得自己坐在沙发靠外的位置,那干一些“零活”也就是在所难免的事儿,可这帮人没完没了的使唤他,那性质就有点变了。

    一个大圈子里,总会有几个颐指气使的核心人物,更会有几个经常被调侃,被嘲讽,被指使,甚至被捉弄的丑角角色,因为只要是一群人在一块,就没有绝对的公平相处模式,如果大家都强势,那绝对玩不到一块去。

    秦禹虽然并不想在这个圈子里当什么大哥,但肯定也不能接受充当跑腿,干活,没事儿被拿出来涮一下的小丑角色,所以他被众人使唤了几次后,也逐渐找到了感觉。

    “秦禹,你去找一下服务员,让他过来给我做一壶水烟!”鲁荡吩咐了一句。

    “艹,没长腿啊,自己去!”秦禹笑呵呵的回了一句,伸手就拿起了扑克。

    鲁荡楞了一下:“你不坐在外面吗?我不好出去!”

    “那你就等一会抽!”秦禹低头看向扑克牌,轻巧的岔开话题:“我艹!没边啊!妈的……我靠,是3啊!”

    “哈哈哈,终于到你了!”鲁荡旁边的小伙一阵狂笑:“快看看,是谁抽到的A!”

    “哎,巧了,是我!”鲁荡亮出了一张A。

    “行,那你要干啥。”秦禹此刻并不知道,鲁荡对自己有敌意,只以为他是当大哥当惯了的那种人。

    鲁荡笑吟吟的看着秦禹,指着DJ台说道:“你去那旁边喊一声!”

    “喊啥!”

    “喊秦禹是傻B,哈哈哈!”鲁荡用开玩笑的语气回了一句。

    秦禹闻声皱起了眉头。

    “就是玩嘛,有啥不好意思的。”萱萱坐在里面,又吃了一根棒棒糖,似乎嘴不愿意闲着。

    “我喝酒吧。”

    “我艹,纯的啊,哥们!”旁边的小伙轻声劝道:“你一杯就倒了,后面没法玩了。”

    “要不换一个吧。”

    “行,那我换一个。”鲁荡眨巴着眼睛,大咧咧的看着秦禹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吧。”秦禹答。

    “我在奉北听说了一点事儿!”鲁荡露出一副很好奇的表情问道:“有人说,黑街警司的冯玉年是你……!”

    “什么啊?”

    “我就问问昂,开玩笑,你别多想!”鲁荡打了个预防针后,继续问道:“有朋友跟我说,冯玉年和你有血缘关系,说……你是他私生子,有这事儿吗?!”

    话音落,卡台内一片安静,众人都带笑不笑的看向了秦禹。

    秦禹不自觉的搓了搓手掌,眯眼看着鲁荡,没有吭声。

    “艹,你他妈的调查户口的啊!”旁边桌的李元震,伸手拍了一下鲁荡的脑袋:“问的问题有点过线了昂!”

    “玩嘛,那不是想问啥就问啥吗!”鲁荡扭过头看向李元震骂道:“我要问他,撸没撸过管子,谁感兴趣啊!就是一个乐呵,跟你有啥关系!”

    “哈哈哈!”

    众人闻声爆笑,萱萱在一旁溜着缝说道:“肯定撸过,男生都撸过!”

    话音落,鲁荡回头看向秦禹,笑嘻嘻的说道:“你要不愿意说就算了,喝酒就行了!”

    秦禹舔了舔嘴唇,突然一笑,摆手喊道:“这没啥不能说的,冯司长就是我领导,我俩一点亲属关系都没有!!不过跟你说这个事儿的人,估计在队里干的也JB不咋地,呵呵,有点嫉妒我哈!”

    说完,秦禹双眼死死盯着鲁荡:“来来来,我说完了,继续玩!”

    众人正在聊天之时,顾言带着几个人,拿着瓶子过来敬酒,与此同时那个手腕上有纹身的青年,带着两个朋友,坐在了不远处的卡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