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军官少年郎

山脚下。

    齐麟带队冲下来之后,立马用对方遗弃的汽车当掩体,随即摆手吼道:“别磨叽,都给我快打。左侧的人开枪压制,右侧的人往里灌雷。”

    话音落,跟着齐麟下山的人立马分成两拨,一拨躲在汽车后面,开枪疯狂射击,另外一波掐着雷就冲着对面的壕沟猛灌。

    “轰隆,轰隆……!”

    爆炸声接连响起,无数壕沟内的积雪冲天而起,藏在里面的雷宇众人,只能被迫轰散躲避。

    “他们散了。”

    齐麟高喊一声,摆手吼道:“给我冲!”

    “冲!”察猛也带队冲了下来。

    “呼啦啦!”

    数十号人横跨道路,直接扑向了大野地。

    雷宇等人仓促还击,想要把对伙打退回去。

    枪声炸响,两三名耀光的兄弟被击倒在路上。

    齐麟回头瞥了一眼吼道:“CNM,就差这一口气。所有人只前不退,谁往后看,我剁他双腿。”

    “干!”

    察猛第一个冲到了壕沟内,持枪就扫。

    带队的一往无前,后面的人也就没了跑的心思,全都迎风冲向了大野地。

    雷宇等人本就在刚才被打的散开,此刻数十号人一冲上来,他们再无还手的能力,只能四散着向远处跑去。

    大雪壳子里,一名壮汉心态彻底崩了的冲着雷宇吼道:“伟斌在哪儿呢,怎么还没到?!”

    ……

    路上。

    伟斌看着不远处的山脚,扯脖子吼道:“枪声在大野地里,雷宇扛不住了,你们再快点。”

    “我已经够快的了!!”司机瞪着眼珠子吼了一声。

    “嗡嗡!”

    就在这时,空中泛起破风声,两束大灯扫在道路上,一架直升机在空中盘旋。

    “联防营军车,请原地停滞。”空中传来喊话之声。

    军士长一愣,立马降下车窗向天空中看去:“我艹,奉北卫戍旅的飞机?!”

    “不管他,?开过去。”伟斌瞪着眼珠子吼道:“把直升机引过去,也能保雷宇。”

    “你他妈疯了啊?那是卫戍旅,我不听令他们敢拿机枪扫我。”军士长脸色煞白的吼道。

    “再重复一遍,联防营军车车队,请立即停在原地。”

    “哒哒!”

    喊话声落,空中泛起两声枪响。

    “吱嘎,吱嘎……!”

    数台车内的司机,根本没用军士长招呼,就立即将车停在了原地。

    直升机盘旋后落下,机舱内走出来一名唇红齿白,身材壮硕,面相英俊的小军官,看模样似乎也就像是刚成年。

    “下车。”小军官指着车队喊了一声。

    ……

    大野地内。

    齐麟带着数十号人,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一路横推力压,很快就追撵上了雷宇众人。

    “亢亢亢!”

    三声枪响,察猛拿狙点倒一人后喊道:“不是你们非要干一下吗,怎么还一碰就跑了?!”

    “别动!”

    “别动!”

    “……!”

    侧面围上的耀光兄弟,全部举起了枪。

    雷宇浑身脱力,回头看了一眼围上来的众人,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逃。

    “嘭!”

    齐麟带队冲上前,一脚蹬在雷宇胸口:“把枪放下。”

    雷宇心里不知道伟斌等人已经被拦住了,所以他想要拖延时间:“行,我他妈认栽了,你想咋地,画道儿吧!”

    “别动!”

    “跪下!”

    “……!”

    人群围上来,冲着雷宇身边的数个兄弟,就是一顿猛捶。

    齐麟伸手一把掐住雷宇的脖子,低头喝问道:“有邢胖子电话吗?”

    雷宇斜眼扫了他一眼:“……咋地,你还要打进奉北啊?”

    “艹,死活要保袁克的不是你们吗,”齐麟目光鄙夷的喝问道:“怎么现在又把话往回说了呢?”

    雷宇没有吭声。

    “趴好别动昂!”齐麟摁了摁雷宇的脑袋,手里拿着电话就走到了一旁。

    ……

    山脚另外一头的路面上,军士长带队下车,眯眼扫了一眼小军官的肩膀,见他扛的是普通士官军衔,立马皱眉喝问道:“什么情况?”

    小军官似乎对这帮人有很大敌意,面容冷峻的回道:“我是奉北卫戍旅总参谋长的警卫,我叫王贺楠。”

    “见到长官不知道敬礼!”联防营的士兵呵斥了一句。

    刚从奉北学习班结业的大牙,扭头扫了一眼士兵,稚嫩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老练,继续冲军士长说道:“卫戍旅总参办公室责令你们马上返程。”

    “我们在执行任务,我需要跟卫戍旅通电话。”军士长语气急迫的回应道。

    “你没听懂我的话吗?”大牙问。

    “你他妈一个小士官,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联防士兵烦躁不堪的吼道:“去拿电话,听不懂啊?!”

    “嘭!”

    大牙抬起腿,突然一脚蹬在对方的腹部,右手直接拔出配枪,顶在对方的脑袋上骂道:“欺负我岁数小啊?听没听过宰相门前三品官这句话?!你信不信老子以不听调令为由,抓你回卫戍旅蹲笼子去!”

    “你他妈……!”军士长勃然大怒。

    “你们要干什么,造反啊?”机舱内另外一名,二十多岁的参谋长警卫,探头骂道:“给你们脸了是不?总参因为啥让我们过来,你心里没个数吗?!”

    军士长闻声愣住。

    “滚回去!”青年破口大骂了一声。

    军士长攥了攥拳头,转身喊道:“走,回去。”

    大牙吸了吸鼻子,略有些神气的将枪插在枪袋里,回头喊道:“姚哥,我想打个电话。”

    “谁让你动手的?!”青年虎着脸喝问道。

    “别闹了,姚哥,你让我打个电话。”大牙立马走向机舱,老气横秋的说道:“我哥有钱,回头我让他安排你。”

    “你个狗日的……”

    ……

    大野地内。

    齐麟拨通了秦禹的电话:“活儿干完了,人拉回去吗?”

    “不用,这次硬打就是为了给邢胖子提个醒。”秦禹皱眉说道:“你去办吧。”

    五分钟之后,齐麟右手持枪顶住雷宇的脑袋,左手用他的电话,拨通了邢胖子的手机。

    “嘟嘟!”

    数声忙音过后。

    “喂,小宇啊?!”

    “刑总啊,你放出来的人也不行啊?一个冲锋就全倒了。”齐麟皱眉说道:“我在区外呢,要不你再码点人过来?”

    邢胖子闻声顿时愣住。

    “两次给你提醒,你也不拿我们当回事儿啊!”齐麟低头看向雷宇,继续说道:“那你听个响儿吧。”

    雷宇一听这话,瞬间感到不对,挣扎着就要起身:“你们他妈的……!”

    “亢亢亢!”

    三声枪响泛起,雷宇直接倒在了雪壳子里。齐麟拿着电话,话语简洁的说道:“邢胖子,我跟你明说昂!在奉北或许你是个人物,可在松江,在待规划区,没人服你。再JB拿江湖大佬那一套压我们,那以后我啥都不干,就盯着你区外的市场打。你他妈出一批货,我干一批,你听懂了吗?”

    ————————————

    这一卷的最后一战到这儿就基本结束了,我们马上开启新的篇章。这一卷我写的很累,因为要塑造像吴天胤,老徐这样比较难以把握的角色,而且还要每周一都要爆发,但还好完成度是我比较满意的。行了,这周开启秦禹去七区之旅。最后喊一句,求订阅,求推荐票。这月还差最后两天了,众兄弟们助我拿下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