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升平,暗流涌动

胖子青年扭头看了一眼萱萱,低声回道:“秦禹!”

    “那个是秦禹!”萱萱好奇的问道。

    “就那个,穿夹克的那个!”胖子旁边的小伙,指着秦禹回了一句。

    “我靠,你认识他啊?”萱萱看见秦禹后,撇着小嘴回道:“这沙雕可没品了,在飞机上我肚子痛,想跟他换个头等舱的座,他还给我摆一副臭脸看,加钱都不行!”

    “呵呵,暴发户,有钱了,开始装了。”胖子语气充满嘲讽:“以前连饭都吃不上的人,现在也能坐头等舱了。”

    “荡荡,你认识他啊?!”萱萱对胖子的称呼,已经达到了令人作呕的程度。

    “我之前那个朋友,邢子豪你知道吧?”胖子冲着萱萱问道。

    “我听过啊!”萱萱点头:“他不是被人打死了吗?”

    “就是秦禹干的。”胖子点了根烟,翘着二郎腿说道:“这傻鸟以前是混待规划区的,后来进松江认了干爹,靠上了个太子D,稀里糊涂的就窜起来了!听说,他们现在都要盖药厂了!”

    “他家里没关系啊?”萱萱很惊讶。

    “他有个屁!”胖子撇嘴:“没跟你说嘛,他以前饭都吃不上。”

    “那可能是祖坟冒青烟了。”萱萱笑着回道。

    “哎,鲁荡,你跟他不对付啊?”斜对面的一个小伙,龇牙问了一句。

    胖子吸着烟,冷脸反问道:“我家里有他妈龙兴的股份,你说我跟他对付吗?!”

    众人闻声无言。

    “还有没到的吗?”

    就在这时,李元震走了过来,笑着冲众人问道。

    “都来了呀!”萱萱对李元震客气的不行:“大帅哥,今晚又破费了!”

    “呵呵,小事儿。”

    “哎,小震!”胖子在旁边皱眉问道:“你知道我过来,还叫秦禹来干啥啊?!”

    李元震扭头看向胖子,笑吟吟的说道:“都是从九区出来的,一块聚聚呗,别那么小心眼!”

    “我跟你明说昂!你要整什么学生会,我可以帮你……但有一条,以后有他没我,你自己看着办吧。”胖子很直白的说道。

    “艹,你咋净整些没用的呢?!”李元震坐在胖子旁边:“不能大度点啊!”

    “呵呵。”胖子看着他笑了一下:“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心里咋想的?你找他不就是为了……!”

    “你闭嘴吧?行吗?”李元震出声打断了胖子的话,伸手使劲儿搂着他的脖子说道:“能不能给我李某三分薄面,好好喝酒唠嗑?!”

    “你心里有数就行!”胖子显然跟李元震关系很好,只扔下一句,就没再多说。

    ……

    大约二十分钟后。

    秦禹坐在沙发上跟长吉来的几个学员聊了一会后,就起身去找了服务小弟。

    “你好,我问一下,卫生间在那边?!”屋内音乐声音很大,所以秦禹是喊着问了对方一句。

    “一楼的估计满了,得排队,你去二楼吧,在那边!”服务小弟指着楼梯说道。

    “谢谢!”秦禹应了一声,迈步就奔着二楼走去。

    顺着楼梯上了二楼,秦禹看着指示牌,转身走向卫生间。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秦禹低头掏出电话,见到是可可打来的,随即按了接听键:“喂?!”

    “你到了吗?!”

    “你说啥,大点声?!”秦禹捂着耳朵,扯脖子吼道。

    “你吼辣么大声干嘛,震死我了!”可可无语的喝问道:“你到南沪了吗?”

    “我听不见!”

    “……你在哪儿浪呢?”

    “我靠,太吵了,你等一下!”秦禹回了一句后,扭头看向周围,顺手就推开了消防通道的铁门:“现在能听见吗?你有啥事儿啊?是不是想霸霸拉?”

    “你去死!”

    “呵呵!”秦禹一笑,伸手刚要关上铁门,突然就注意到一楼半的台阶上站着四个男子,并且此刻全都直愣愣的看向自己。

    秦禹拿着电话愣了一下,低头粗略打量了一下四人,见到他们有一人手里拿着钱,另外两人各拿着一包用油毡纸包着的物品,看不出是啥东西。

    四人见到秦禹后,立马把手背了过去。

    秦禹只短暂愣了一席,就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里面有人!”

    四人目光很冷的盯着秦禹,都没有吭声,而其中有一个拿油毡纸包裹的人,正式刚才酒吧外,手腕上有纹身的那个领头青年。

    秦禹扔下一句,立马转身就走了消防通道。

    四人见门关上后,那个手里拿钱的小伙,立即皱眉问道:“妈的,让人撞上了!要不别弄了吧!”

    “他应该就是个顾客,也没看见咱弄啥。”纹身青年摇头回道:“继续,你快点钱,把剩下的东西给我!”

    走廊内,秦禹拿着电话,捂着耳朵喊道:“我在酒吧呢!你要没急事儿,等我回去给你打电话,要有急事儿,你给我发简讯,我出门回去!”

    “刚去就踏马逛酒吧,你可以的,兄弟!”可可啐骂了一声,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秦禹见电话挂断后,扭头扫了一眼消防通道,心里压根就没有多管闲事儿的心思,因为一个地区一个情况,他不了解七区,瞎嘚瑟很容易惹火上身,更何况他也确实也没看清楚几人在哪儿捅咕啥,心里只觉得他们可能就是“买药卖药”的小混混。

    等了一小会,可可也没有给秦禹发简讯,随即他上了个厕所,就返回了一楼酒吧大厅。

    秦禹回来刚坐下,萱萱就迈步走了过来,嘴里熟练的吃着棒棒糖问道:“兄弟,玩会游戏啊?!”

    “……呵呵,玩啥啊?”秦禹一愣。

    “喝酒玩牌呗,不然还能玩啥!”萱萱挺热情的邀请道:“来,一块吧,不然干坐着有啥意思!”

    秦禹想了一下:“行吧,我去你们那桌!”

    不远处,叫荡荡的胖子,笑吟吟的看向秦禹,扭头冲着旁边的小伙说道:“一会埋汰埋汰他,给他挤兑走!”

    “呵呵,行!”小伙点头。

    ……

    一楼北侧的大卡台内,顾言吃着水果,摆手吼道:“大家想拿啥随便点!!今晚我全安排了!”

    “小言,你狗日的今天咋这么敞亮呢?”一个帅小伙斜眼问道。

    “怎么叫我敞亮呢?!”顾言费解的问道:“咱不说好了吗?交朋友的钱,你也出一部分!”

    “谁他妈跟你说好了?B都让你装了,然后钱让我掏?”帅小伙低声骂道:“你咋那么聪明呢?”

    “不是当初咱拜把子的时候,怎么立的誓啊?你不答应过,要在我背后做个无名英雄吗?”顾言一脸认真的问道。

    “我当尼玛!你要让我掏钱,我可现在就走了,马上割袍断义。”帅小伙极为真实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