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尽甘来

老徐回来的当天晚上,就被廉政署拉走问讯了。

    次日,廉政署成立了贪腐专案小组,经济犯罪专家组,并且跟松江警署联合,又成立了刑事犯罪专案组,并且邀请了冯玉年和秦禹等人参加。因为他们是侦办老杨被枪杀案,以及皮司长家里人被绑架等案件的主要人物。

    但秦禹知道这个专案组,只是负责收尾工作的,再加上他身上有伤,所以就只挂了个名,并没有具体参与什么事儿。

    专案组成立后三天,大批老徐一派的官员落网,数家松江知名企业被查封,银行账户被冻结,初步锁定涉案资金4800多万。但这钱并不是老徐自己的,而是那几家依靠着他起来的企业,这几年彻底被养肥了,现在又被依法宰了而已。

    老徐一人倒下,四五十位领导和知名商人,也全部被拽倒,一时间松江民众人人称快。因为老徐一直提议提高税率,并且又要引外资,搞机场,给自己捞政绩,所以民众对他的支持早已经降到了最低点。

    经济犯罪专家组斩获颇丰之时,松江警署也开了发布会,在会上将老杨案件,皮司长亲属被绑架等案件,详细的跟媒体和民众交代了清楚。

    郭延涛,老徐都承认了,是自己指使犯罪嫌疑人徐良,小星等人以清除异己,保护自身利益的立场,多次对无辜人员进行绑架、杀害。

    二人的口供一出来,警署也对外宣布,全九区警务系统,正式通缉犯罪嫌疑人徐良。只要提供有价值线索,就能领到五万的高额悬赏金。而那五名帮助三公子逃脱的警员,还有奉北特案刑侦司批逮捕令的那名小领导,则是被私下追责,一撸到底,并且进了监狱。但这事儿却没有在发布会上提,奉北和松江这边都选择了低调处理,其中各种交换,不言而喻。

    小三被通缉,是老徐无力改变的。因为他在松江闹的动静太大,根本就洗不白,所以九区这边不论是为了给内部,还是给媒体和民众交代,都必须继续无限期的通缉他。说白了,小三虽然跑了,可却失去了在松江的一切,甚至连最基本的公民身份都被剥夺了。

    ……

    警署发布会结束的三天后。

    秦禹躺在医院内,见到了吴迪,二人轻声交谈了起来。

    “小三跑了,我还是不放心,必须弄没他。”吴迪皱眉叨咕了一句。

    “肯定到区外了。”秦禹低声说道:“他要在待规划区一趴,咱上哪儿找他。”

    “我觉得他不会在待规划区长待的。”吴迪摇头:“他不是吴天胤,在那儿生存不了,我觉得他会去其他区。”

    “那这事儿就得你想办法了,我没那个能力,在其他区挖出来他。”

    “嗯,我会想办法的。”吴迪点了点头后,轻声说道:“他妈的,我有一种自己被玩了的感觉。”

    “怎么呢?”秦禹追问。

    “最后跟老徐谈交换的,很可能是我上面的人。”吴迪冷笑着说道:“咱把小三干倒了,眼瞅着就要一击必杀了,但我没想到,上面连个招呼都没打,就把他放了。你知道吗?老徐一倒,廉政署那边没收了四千多万非法所得。你说,这笔钱落在财政署手里,会解决多少领导头疼的问题啊。”

    秦禹闻声沉默。

    “老徐还是牛B啊。”吴迪长叹一声:“事儿还没结束,就已经上奉北给他儿子找退路去了。”

    “你说老徐的缺,最后谁会顶上?”秦禹突然问了一句。

    “谁都有可能,但一定是我们军政派的人。”吴迪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一把学院派输了,估计短时间内很难在松江抬头了。”

    “那还好。”秦禹点了点头。

    “兄弟,咱们苦尽甘来了。”吴迪说到这里很兴奋,伸手拍了拍秦禹的肩膀:“未来几年,松江会有咱们的一席之地。”

    “你说的我热血沸腾的。”秦禹半认真半调侃的回了一句。

    “好好养伤,你的春天将会第一个到。”吴迪站起身,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我先走了,处理点事儿。”

    “尽快找到小三。”秦禹提醒了一句。

    “你放心,这事儿我心里有数。”吴迪脸色认真的点了点头。

    ……

    开元区。

    刘子叔坐在车内,右手拿着电话问道:“你怎么老躲着我啊?”

    姜哥搓了搓脸蛋子,面色疲惫的回道:“我没有躲着啊。”

    “赌场那边什么时候能签合同?”刘子叔直言问道。

    “再等等,我在找财务清算账目。”

    “你别他妈跟我扯淡了,行吗?”刘子叔冷下来脸:“就凭刘志雄以前跟小三走的那么近,他的这两个公司就好不了。你要觉得我是在讹你,那咱们就不谈了。大不了我等一段时间,等官方把他的产业依法没收了,我再通过拍卖的方式拿。”

    “子叔,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刘子叔神色不耐的问道。

    “实话跟你说吧,韩宇一直在联系我。”姜哥皱眉说道:“那个什么小泉,整了一大帮盲流子威胁我,说我要把赌场和日用品公司卖给你,那我就和老刘的下场一样。”

    刘子叔听到这话,脸色冷了下来。

    “大哥,我一点都不骗你,我让老刘都给坑惨了。”姜哥也很无奈的说道:“他跟小三走得近,这谁都知道。现在徐家出事儿了,这廉政署和警署的人,隔三差五就来找我问话,我现在巴不得能赶紧把手里的这点买卖出手了。我就是个买卖人,真的谁都得罪不起。”

    “这样,五点后你来土渣街找我,咱们直接签合同。”刘子叔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你跟我接触,那帮流氓子肯定露面,其他事儿,你就甭管了。”

    姜哥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好吧,晚上我去找你。”

    “嗯,就这样。”

    说完,刘子叔挂断电话,低头又拨通了秦禹的号码。

    “喂?”

    “还是赌场和日用品公司的事儿,韩宇那边咬的很紧,你看我怎么办?”刘子叔直言问道。

    秦禹斟酌半晌,面无表情的回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知道了。”刘子叔挂断了电话。

    ……

    与此同时。

    江南区议会内,一位中年轻声冲老李说道:“事情尘埃落定了,你的麻烦不会小。”

    老李吸着烟沉默。

    “你要不要找一下秦禹?他现在说句话,可能顶大用的。”中年轻声劝说道:“毕竟未来药厂那边,他也是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