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袁克

晚上七点多钟。

    奉北出关口外侧,有五台七座越野在停滞着,头车内副驾驶坐的三十多岁青年,正是邢胖子手下的得力头马之一,名叫雷宇。

    雷宇有服役经历,当过六年的侦察兵,后年纪稍微大了一点,就转到奉北某联防营当军士长,手下也管了几十号兄弟。但这个人做事儿有点没谱,经常酗酒且有贩卖军械的行为,且上层的关系他又没打点明白。后来事发,他持枪将举报他的一名军士打伤,被彻底扒了衣服,还在里面蹲了一年监狱。

    出来后,雷宇经邢胖子手下的另一位头马介绍,加入了龙兴集团。由于他下手狠,做事儿也利索,所以逐渐崭露头角。目前奉北周边的黑药市,他都有掺股,并且在公司内谁的话也不听,只听邢胖子的。

    汽车旁边,雷宇拿着手机,皱眉冲与他关系很好的伟斌问道:“你们到哪儿了?”

    “我在联防这儿呢,准备叫点人一块过去。”伟斌话语简短的回道。

    “不是,你叫联防的人干什么?”雷宇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赶紧带人过来,咱一块去就完了呗。”

    “小宇,袁克目前在松江那边,而那儿不是咱的地面,你明白吗?”伟斌今年四十多岁了,在外面混了半辈子,可以算得上是地地道道的老狐狸了:“我叫联防这边出一个班,跟咱一块过去。万一遇到点啥事儿,他们在待规划区,比咱们好使,懂吗?”

    “哎呀,你可拉倒吧!”雷宇插着腰,表情很无语的回道:“那袁克都已经跑出来了,也不知道你有啥可怕的。而且就是真干起来了,我身边几十号兄弟,还用怕那帮小地头蛇吗?你没听刑总咋说的啊?要当着那个什么吴迪的面,把人抢回来。他想出气,你看不出来啊?!”

    “你要知道咱的目的是啥……。”伟斌还想再劝。

    “行了,你要等联防你等吧,我是等不了了。”雷宇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从这儿到袁克哪儿,路可不太近,我先走了。”

    “你他妈慌啥,你等一会能死啊?”

    “你办事儿就是磨叽。”雷宇皱眉回道:“你把联防的人领出来,再追我吧,我先走了。”

    “他妈的,你怎么不听劝呢?那边要拦着,你不一定好把人带出来。”

    “对面不出人拦袁克算拉倒,他们但凡敢出来嘚瑟,老子让他们一个都跑不了。”雷宇扔下一句后,就挂断了电话,直接拽门上车喊道:“出发!”

    ……

    距离松江大概五十多公里的待规划区食宿店内,王胖子吃着鸡腿,眉头紧皱的看着袁克问道:“萧九啥时候能来?”

    “刚才打电话,他说自己已经在路上了。”袁克面无表情的回道。

    王胖子低头扫了一眼手表,没再吭声。

    袁克斟酌半晌,出言问道:“一会他来了,你打算怎么交易?”

    “我带两个人先去拿钱。”王胖子继续吃着鸡腿:“钱对的话,我再告诉萧九,你在这儿。”

    袁克攥了攥拳头,声音沙哑的回道:“王哥,咱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我袁克是什么人,你心里也清楚。”

    “你想说啥?”

    “你想先要三百万,我给了;你说怕我到奉北不给钱,所以要在区外交易,那我也同意了。”袁克皱眉看向对方:“现在萧九过来了,你又说要先拿到尾款,再让萧九过来接我……这不是有点不够意思了?”

    “我不够意思?!”

    王胖子斜眼看着袁克,话语粗鄙的说道:“你他妈的在监狱里打听打听,除了我,还有谁愿意给你办这个事儿?你再想想,没有我,你现在能坐在这里吃着饭,喝着小酒吗?你可能早都被秦禹找人弄死了,明白吗?袁克,事到如今,我公职肯定是没有了,闹不好还得背上个通缉犯的身份。”

    “王哥,你是给我办事儿了,可我也没少给你钱吧?”袁克语气激动的质问道。

    “你看,你看,你现在又开始提给我钱的事儿了。那你回忆回忆,这事儿是我主动找的你,还是你主动找的我?我他妈求着你办这事儿了吗?”此刻,王胖子脸上完全没有了和善的笑容,有的只是凶相:“我明告诉你,钱我看不到,那肯定不能放你。”

    “王哥,你要这么说,那咱就撕开脸唠了。”袁克歪脖看着王胖子,话语精炼的回应道:“我明告诉你,萧九如果不出现在我眼前,那你一分钱尾款都拿不到。”

    话音落,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你他妈的有点不开眼啊!”就在这时,一名警员站起身,直接掏出枪顶在袁克的脑袋上:“你信不信剩下那三百万我们不要了,先给你干死。”

    “我信。”袁克冲着王胖子点头:“但我要死了,那萧九在外面,我保证你全家都好不了。”

    王胖子眯着眼睛,满嘴油腻的盯着袁克。

    “你跑了,你老婆孩子跑不了吧?”袁克冲着王胖子喝问。

    “呵呵!”

    王胖子突然一笑,手里拿着鸡腿指着袁克说道:“你看,你看,这人说翻脸就翻脸哈。”

    袁克没有吭声。

    “兄弟,你也得理解我。”王胖子此刻话语又变得软了不少:“你说我提着脑袋干这事儿,为了啥啊?不就是为了你能出去,我也能挣点钱吗?咱们之间又没有啥仇,犯得上闹的这么僵吗?”

    袁克依旧没有回话。

    “这样吧,”王胖子仔细想了一下说道:“一会萧九到了,我先去拿钱,只要数目对得上,那我再亲自领他回来接你,怎么样?”

    “我必须见到……。”

    “兄弟,这是我的底线了。”王胖子直接打断着说道:“咱把话说白了,萧九是个亡命徒,他都不知道带多少人过来,如果我让他先见你了,那你们要一块反过来想把钱抢回去,我怎么办?”

    袁克思考半晌:“好,你去见萧九,但必须让他给我打个电话,你再收钱。”

    “没问题。”

    二人达成口头约定。

    ……

    奉北市郊。

    吴迪乘坐着一辆汽车,抵达了某军政派大佬家的别院门口,随即整理了一下衣衫,步伐轻巧的走进了院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