撂案

牛振落网后,上百名黑街警司的警员,扬眉吐气的走了,而江南警司这边却是彻底陷入了混乱。一把手得知秦禹是在二号仓库抓到的牛振等人后,第一时间就将主管二号仓库的后勤队长,一撸到底,并且限制了人身自由。而具体看管警员更是一个都没跑掉,全部被自己警司内的人抓了。

    ……

    晚上,五点半,警署下属医院,秦禹被推出手术室,进了特护病房,而这时老冯已经等待多时了。

    “感觉咋样,能死不?”老冯掐了掐秦禹的胳膊问道。

    “死不了,就是麻药劲儿没过,我有点迷糊。”秦禹甩了甩脑袋,脸色苍白的回了一句。

    “行,那咱谈谈正事儿。”老冯此刻也顾不得跟秦禹寒暄,直接冲着他问道:“现在时间紧迫,牛振一落网,估计松江不少人都要跑了。”

    “你是说小三?”秦禹问。

    “对。”老冯点头:“你多久能拿到口供,直接抓他?”

    “不用审牛振。”秦禹皱眉回道:“这个王八蛋没家没业的,而且现在必死了。再加上他很恨咱们,所以一定不会配合。”

    “他不咬,你有啥办法?”老冯又问。

    “我问了一下,现场少了一个人。”秦禹轻声回道:“我分析,他就是当初杀老杨的那个,但我抓捕的时候,他人没在。”

    “是漏了吗?”

    “应该不是,”秦禹摇头:“他应该就没在仓库。”

    “这个人一定要抓到。”

    “他倒好说,抓到小三就能抓到他。”秦禹斟酌半晌后,说出了自己的建议:“我觉得咱们现在分三个方向做事儿。第一,让老猫突审除牛振外的其他主犯,争取尽早拿到口供;第二,现在就要控制出境关口,防止小三等人外逃;第三,要找廉政署的关系,控制住江南区的米克,开元区警司的一把,以及他们的二队长。匪徒的口供一出来,咱们就有证据动他们了。而这帮人,绝大部分都是有家有业的,大多数罪犯又罪不致死,所以他们是咬小三的主力。”

    “廉政署那边已经有所行动了。”老冯点头:“你在江南区把活儿干完了之后,市里一把亲自下令,严查新机场项目衍生的所有刑事案。所以根本不用我找关系,现在廉政署就已经举起三十米的大刀了。”

    秦禹听到这话,立马叹息一声:“这是破鼓万人捶了……!”

    ……

    黑街警司内。

    老猫坐在椅子上,皱眉喝问道:“你是叫郑远山是吧?”

    牛振从区外叫来的郑远山,戴着铐子,眯眼看着老猫,一言不发。

    “咋地,是个深沉的人呗?”老猫吸着烟问道。

    “我必死的罪,咱俩有啥可聊的?”郑远山撇着嘴说道:“你手里有啥筹码,是我感兴趣的?”

    老猫斟酌半晌,扭头喊道:“监控是不是不好使了?”

    旁边一名警员伸手关了执法记录仪,又拿棍捅开监控说道:“嗯,是不好使了。”

    老猫缓缓起身,迈步走到郑远山旁边,冷眼看着他。

    “咋地,你还要干我啊?”郑远山非常光棍的说道:“在区外没钱的时候,核辐区我都钻过,我怕这个吗?”

    “心里还抱有侥幸,觉得小三要没事儿,能拿钱安排安排你家里人,是不?”老猫笑着问道。

    “他给不起这个钱吗?”

    “你不吐,其他人也不会吐吗?”老猫面容冷峻的问道:“你有死罪,可开车的司机有死罪吗?他杀人了吗?”

    郑远山愣住。

    “掩护你们藏匿的江南区警员,有死罪吗?”老猫又问。

    郑远山听到这话,表情变得有些不自在。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小三肯定是倒了,他现在自己都顾不过来,还会管你们吗?”老猫低声说道:“你确实是必死了,在这事儿上我不忽悠你。但你被判死之后,你家里人可以过的好一点。我找人在区外打听过你,你不是还有个老爹和弟弟吗?我给他们办个松江永久居留权,划到救济署低保户里,起码以后生活不是问题。”

    郑远山舔了舔嘴唇。

    “怎么样,你觉得我手里这个筹码够吗?”

    “你踏马要骗我呢?”郑远山皱眉喝问道。

    “你上法庭最少还得几个月,你临走之前,我让你见家里人一面。如果我说的情况不符,你可以翻供啊。”老猫伸手递给了郑远山一根烟。

    “你再给我加五万块钱,给我爸,加了我就说。”郑远山很冷静的回复道。

    老猫摸了摸脑袋,心里合计了半天应道:“给钱是不可能的,我让人在开元帮老头整个小房住吧。”

    “我就要……。”

    “啪!”老猫一把掐住郑远山的脖领子,伸手指着他的脸颊说道:“你不要心里没个B数,我可以用你,也可以不用你。”

    十几分钟后。

    郑远山抽着烟,抬头看着老猫说道:“干活用的响儿,是牛振提供的,制定计划是那个叫小耀的,他是小三身边的人,这小子下手狠,还他妈杀了我一个兄弟……但你们过来抓之前,这个小耀走了。听牛振说,他是帮小三办另外一件事儿去了。”

    “什么事儿,你知道吗?”

    “好像也是绑人吧,具体的我没问。”郑远山知无不言。

    “你有啥证据能证明,小三是这个案子的主谋?比如他给你拿钱了,给你打电话了,有过直接的吩咐了……都行。”老猫追问。

    “钱是牛振分给我们的,小三也没有直接联系过我。”郑远山斟酌半晌后说道:“但他有过吩咐,让我们剁那个小孩的手指头,去威胁皮司长。并且他跟牛振曾经明说过,让他威胁皮司长去警署自首……。”

    老猫听到这话,心里才算松了口气,立马冲着旁边的警员说道:“这个证据很重要,你马上去查一下,牛振手机的通话记录……。”

    ……

    市区内。

    三公子斟酌许久后,拨通了老徐的电话。

    “喂?”

    “……爸,我还是输了。”三公子长叹一声说道:“关键时刻,一把没站在我们这边。”

    老徐沉默半晌后,立即吩咐道:“你啥都不用管了,直接走吧。”

    ……

    警署医院内,老冯离开后,秦禹特意叫来了刘子叔和张亮,跟他们单独聊了半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