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响龙兴大厦

上午11点多,奉北市某著名的高档餐厅内,吴迪陪着一位中年坐在包房里,言语客气的说道:“刘司,这次过来麻烦你了哈!”

    “没事儿。”刘司轻摆着手回道:“我和老邢认识时间也不短了,前些年市里要树立知名企业,我在宣传署也帮了他不少忙,所以我俩关系还不错的。”

    吴迪帮刘司倒着茶水,轻声拍了一句:“还是领导的人脉广哈,我听说现在在奉北,还真不是谁都能约出来邢胖子的。”

    其实吴迪心里都清楚,自己一方只要是想把药厂干起来,那早晚都是要面对上龙兴的。更何况对方和秦禹还有死了儿子的大仇,所以他此刻并不抱着,能彻底化解矛盾。但他心里想的是,自己并没有和邢胖子有直接冲突,那么现在双方能暂时缓和一下关系,也会为以后的事儿,赢得一定时间,所以吴迪此刻已经做好了说点软话的准备。

    但吴迪万万没想到的是,已经真正成为一方大佬的邢胖子,却没有给他这个后辈留有一点点的尊重。

    吴迪和刘司长在包厢里等了足足将近一个小时,门外的女服务生,才推门领着三个人走了进来。

    “先生您好,就是这间包房。”女服务生微笑的说了一句。

    三名岁数都不大的青年,迈步上前,其中一位冲着刘司长伸出手掌说道:“您好,刘司,我是龙兴集团运营部副经理。”

    刘司一愣,满面疑惑的问道:“老邢呢?”

    “是这样的,今天市医药署开会,点名让刑总过去,他没办法,只能让我们先来陪一下。”青年笑着冲刘司说道:“他让我告诉您,这两天他抽出时间后,一定会单请您。”

    刘司听到这话,面色略有些难看,但又不好当场发作,只冲着三人介绍道:“这是我的一个小朋友,松江原油署的青年才俊,吴迪。”

    对方扫了一眼吴迪,连手都没伸,只冲他木然的点了点头。

    吴迪在得知邢胖子没来之后,心里就已经很不爽了,随后见到三人这个状态,也瞬间就读懂了邢胖子的态度。

    三人弯腰落座,领头的那个青年,再次冲着刘司说道:“您点菜了吗?呵呵,刑总说了,今天这顿说什么都要我安排……。”

    刘司长扫了对方一眼,低声冲吴迪说道:“老邢整事儿,但没关系,晚上我带你去找他。”

    “呵呵,不用了。”吴迪摆了摆手,直接起身冲刘司长说道:“我一会还有点事儿,饭就不吃了。刘司,你回头帮我给邢总带个话,松江皮司长家属被绑一案,跟袁克有着很深的关系,这小子冲我来的,那我肯定不能放了他。所以,我一定会让他没的,谁保他都不好使。”

    “小迪,你先别着急走,先坐这儿,我一会给老邢打个电话……。”刘司长出声挽留。

    圆桌旁,龙兴的中层干部眯着眼睛,笑着冲吴迪说了一句:“刑总没来,就是想告诉你,在奉北你和他坐不到一张桌上。”

    “呵呵!”

    吴迪一笑,伸手拍了拍青年的肩膀:“龙兴要是这个态度,那我也说一句。最多一年后,你们要能在松江卖出去一盒药,老子从此不碰这一行。”

    说完,吴迪迈步就往外走。

    “小迪,小迪!”刘司长喊了两声,但后者头都没回的走了。

    “刘司,你就多余搭理他。”青年见吴迪走了之后,立马出声劝说道:“刑总特意跟我说,一会请你去公司坐一坐。”

    “哎,你们真能给我得罪人。”刘司长皱眉回了一句,立马就坐在椅子上拨通了邢胖子的电话。

    “喂,老刘?”

    “有必要闹的这么僵吗?”刘司长拿着电话,语气无奈的说道:“你别小看吴迪,他在奉北也是……。”

    “我知道他背后有人,”邢胖子直接打断着回道:“但先不说我儿子的事儿,就单说他经营的这个行业,未来跟龙兴也肯定会碰上。我即使要谈,那也得是跟他背后关系坐在一张桌上。他就是一个小崽子而已,过来跟我谈事儿,那还不够资格。”

    老刘沉默半晌:“那那个袁克……?”

    “我保定了。”邢胖子掷地有声的说道。

    ……

    楼下。

    吴迪脸色阴沉的拨通了秦禹的号码,话语非常直接说道:“狗日的邢胖子太能摆谱了,我找人约他,他弄俩小部门经理过来恶心我。就按你之前说过的,先给他提个醒吧。”

    “行,我知道了。”秦禹点头。

    说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一个小时后,龙兴大厦侧面的小街道上,一台摩托车嗡嗡作响,排气管子冒着阵阵浓烟。

    车上,两名青年戴上钢盔后,司机才轻声冲后面的同伴问道:“干了啊?”

    “走。”后面的同伴点头。

    “翁!”

    话音落,摩托车泛起澎湃的马达声响,宛若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

    三四秒过后,飞速疾驰的摩托车来到了龙兴大厦正门停滞。

    “亢亢亢亢亢亢亢……!”

    七声枪响泛起,龙兴大厦门前的巨大牌匾灯箱,被打的玻璃碎裂,落下无数碎片。

    “邢胖子,你装你妈了个B!给老子惹急眼了,就在你们公司门口杀你!!”摩托车后座上的小伙,低头更换了D夹后,嗓门极大的冲着大厦喊了一句,回头又冲着灯箱打了三枪。

    “啊!”

    “开枪啦!”

    “……!”

    公司门外,门内霎时间响起了一片尖叫声,无数员工慌乱着四处躲避。

    “翁!”

    摩托车扬长而去。

    ……

    几分钟后,邢胖子脸色极为阴沉的站起身,话语铿锵的说道:“几个小崽子,还他妈翻了天了呢!你去告诉伟斌,让他带人去找雷宇,就给我当着秦禹和吴迪的面,把袁克给我抢回奉北来。”

    “嗯。”中年立马点头回了一句。

    ……

    傍晚五点半左右。

    萧九领着七八个人,带着三百万现金,十几把枪,火速赶往王胖子告知他的地点,准备拿钱接袁克出来。

    与此同时,奉北某监狱的走廊内,一名犯人被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