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办两件事儿

卫生间门口,秦禹拨通了吴迪的号码:“喂?”

    “什么事儿?”吴迪迷迷糊糊的拿着电话问道。

    “急事儿,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我靠,什么急事儿,不能明天说啊?”吴迪无语的回道:“这都几点了,大哥?”

    “很急。”

    “那你来我住的地方吧。”吴迪打了个哈欠,伸手就挂断了电话。

    ……

    二十多分钟后,刘子叔开车把秦禹送到了网播台大厦旁的一处高档公寓楼下,随后离去。

    秦禹吊着个左臂,来到了公寓的13层,按了门铃。

    没过多一会,吴迪拽开门,伸手拍着旁边女伴的屁股说道:“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听话哦。”女伴撒娇着说道。

    “嗝!”

    秦禹看着二人打了个酒嗝。

    女伴背着包离去,吴迪指着秦禹骂道:“你真他妈扫兴。”

    “没事儿,后半夜我陪你了。”秦禹龇牙走进了吴迪家门。

    进屋后,秦禹大刺刺的脱掉鞋和外套,一屁股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抬头问道:“哎,还有吃的没,给我弄点。”

    “你踏马是不是有病?!”吴迪一度怀疑秦禹今天晚上是喝多了,过来耍酒疯的,因为他的样子并没有电话里说的那么着急:“现在我还得伺候你呗?”

    “我胳膊不方便,你随便给我弄点吃的,我喝的胃里难受。”

    “……你真是膨胀了。”吴迪指着秦禹骂了一句,回身走到冰箱旁,胡乱拿了点零食和啤酒摆在了桌上:“我根本不在家吃饭,就这个了,?你对付一口吧。”

    “哎,刚才那女的谁啊?”秦禹八卦的问道。

    “你有正事儿没?!”吴迪瞪着眼珠子喝问道。

    “呵呵!”

    秦禹撕开一袋零食,一边吃着,一边说道:“求你帮我办两件事儿。”

    “唉!”吴迪长叹一声。

    “哎呀,我要做的事儿对公司有好处啊,不白用你。”秦禹翻了翻白眼。

    “有屁快放。”吴迪催促了一句。

    “第一,你帮我在奉北运作几个人出来。”秦禹说正事儿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认真:“我走了之后,地面上没几个能镇住场子的人,那肯定不行。你找找关系,把马老二,徐洋,还有枭哥他们一块弄出来。”

    “有这个必要吗?”吴迪皱眉问道。

    “管理地面上的人,跟管公司完全是两回事儿。”秦禹看的很透的说道:“而且未来公司的高管和我这些兄弟接触的少,双方根本不熟悉,回头一旦有啥矛盾,那就需要像马老二,徐洋这样的人从中间调和。不然一旦发生矛盾,你都压不住。”

    吴迪斟酌半晌:“好,明天我打个电话,找找关系。”

    “不能是回头,你明天就要去。”

    “用得着这么急吗?他们都被判了,你即使找关系运作,那也得需要一段时间。”吴迪不解的回道:“你让我明天就去干什么?”

    “迪哥,你去奉北还有第二件事儿。”秦禹喝了口啤酒,轻声说道:“袁克今天突然被监狱里的人,以上奉北治病的理由,给带出了松江。他不处理,以后会是个大麻烦,所以你去奉北,要约一下龙兴的人,提醒他们一下,不要管袁克。”

    吴迪斟酌半晌:“袁克是龙兴插在松江市场,非常重要的一颗棋子,他要跑了,确实不利于咱们以后拓展市场,也会让张亮他们在江南很难受的。只不过,龙兴那边会卖咱这个面子吗?”

    秦禹闻声起身,凑到吴迪身边,轻声冲他耳语了几句:“你去找龙兴那边的人,一是为了袁克,二也是要试探出龙兴的态度。你想啊,药厂要干起来了,那咱们在九区的直接对手就是龙兴。而他们如果要是默认咱们的存在,那大家相安无事;可要是看咱们像个刺儿,那早晚……就这么办,剩下的我来负责。”

    “好。”吴迪听完后,立马点头:“那我明天去一趟奉北。”

    二人聊完后,秦禹酒劲儿上涌,当晚也就没有离开公寓。第二日一早,吴迪乘坐最早一班轻轨列车,赶往了奉北。

    ……

    奉北,早晨九点多钟,邢胖子按时来到公司,进了办公室。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邢胖子脱掉外套,坐在办公桌内喊了一声。

    门开,一名穿着西服的中年走进来,笑着说道:“昨天咋没来公司呢?”

    “身体不舒服,在家待了一天。”邢胖子抬头问道:“咋了,有事儿啊?”

    “有。”

    中年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声音很轻的说道:“下面的人,接到了袁克的电话。”

    “咋了,他不是在监狱吗?”邢胖子伸手拿起了桌上的文件,一边观看,一边回道。

    “已经出来了。”中年话语简洁的叙述着情况:“吴迪和秦禹他们收拾完了小三,袁克的处境就很危险了。但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在松江,可能早晚要被干掉,所以掏出了所有家底儿,买通了一个分监区长,昨晚连夜跑出了松江。”

    “嗯。”邢胖子只轻点了点头:“我在听,你继续说。”

    “袁克目前跟那几个警员在区外,他给下面的人打电话的意思是,怕警员拿了钱,最后也不放他,所以让咱们的人过去接一下。”中年笑着说道:“你看这事儿怎么办?”

    “他已经没作用了,没必要管他了。”邢胖子淡淡的回道。

    中年斟酌半晌,低声再次说道:“袁克打电话的时候说,吴迪药厂的项目马上就会上,最多一年半载,就可以生产了。而这帮人要是变成了正规军,那对咱们市场的冲击一定是很大的,毕竟松江会扶持这样的企业。所以袁克的意思是,他不管怎么样,在松江也算是个老脸,有很多关系,那你要救他一命,以后在松江跟吴迪他们打擂台,他也一定能帮上忙。其次,袁克隐晦的说,他这段时间也一直在盯着秦禹,手里掌握那边不少内幕……那他来奉北了,这无形中也增加了咱们手里的筹码。”

    邢胖子是个很果断的人,他听中年说完后,只考虑了两三秒,就立马点头说道:“既然有价值,那可以接一下。但明面上他不能跟咱龙兴再有瓜葛了,咱只在奉北保他一下就完了。”

    “好,我让雷宇去办这事儿?”

    “行。”邢胖子点头。

    “妥,那我先走了。”中年起身。

    ……

    十几分钟后。

    秘书走进邢胖子的办公室,甜甜的说了一句:“刑总,宣传署那边的刘司长,约您中午吃个饭,您看怎么回?”

    “就他一个人吗?”

    “没有,他说给你介绍一个奉北的小朋友,叫吴迪。”秘书如实回应道。

    邢胖子闻声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