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注一掷的澎湃

“嘭!”

    一声脆响,二号仓大院正门口的栏杆直接被撞碎,两台车停都没停,直接冲进来院内。

    “滴玲玲!”

    警报声拉响,二号仓内两组值勤的警员,全部拎着枪冲了出来。

    “干什么的?”

    “站住!”

    “……!”

    众人端枪喊道。

    “呼啦啦!”

    秦禹带着人冲过来,直接吼道:“黑街警司办案,来这儿抓捕疑犯,你们靠边站。”

    对方一名组长早都接到了米克的电话,所以反应很快的喝问道:“谁给你们的权力搜查这里,你有许可证吗?”

    “CNM,我啥都没有,就有枪和子D,够不够用?”秦禹争的就是一个时间,所以此刻根本来不及磨叽,上去一脚就踹到了组长的腰上:“让开。”

    “哗啦!”

    对方全部撸动枪栓,冲着秦禹等人抬起了胳膊。

    “哒哒哒!”

    一名跟壮壮同时期来警队的小伙,直接冲着地面就扫了一梭子:“妈了个B的,你们敢拦着,今天连你们一块干了。”

    对方懵B了,因为秦禹完全不讲任何规则,进院就敢搂火,但他们却非常犹豫。因为一旦开枪闹出大事儿,那谁都逃不了干系。而且最最重要的是,这帮人心虚,他们知道院里藏的是什么人。

    “呼啦啦!”

    双方短暂对峙的过程中,张亮,刘子叔带着二三十号人,瞬间围了上来。

    “CNM,我全程录像昂。里面一会要真有匪徒,老子第一时间当网红。”张亮指着院内的江南区警员喊了一声。

    “给我冲!”

    秦禹一看对方虚了,根本就不再浪费时间,摆手就冲着外面的另外几台汽车喊着。

    “嗡嗡嗡翁!”

    四台警车拉着警笛冲进大院,直奔库房方向赶去。

    秦禹高声吼道:“从外面看,哪一间仓库里面亮着灯,人就在哪一间。”

    “吱嘎,吱嘎!”

    抓捕组所有成员,全部在第一时间下车,动作干练且利索的分散搜捕。

    大约十几秒后,察猛回头喊道:“3号仓库里,人在3号小仓库里。”

    “围过去,”秦禹摆手后,立马喊道:“给我架狙击梯,让察猛上去。”

    “他不是警员,没权利开枪。”那个壮壮的朋友,无比耿直的说了一句。

    “你他妈不说谁知道,脑子不好使啊?”秦禹骂了一声,直接贴到了3号小仓库门外。

    “嗡嗡!”

    一台多功能警用车,排气管子冒着浓烟,横着就停在了3号小仓正门。

    “吱嘎嘎!”

    一阵酸牙的声音响起,一架折叠的狙击梯从车斗上升起。

    五秒后,察猛拎着狙直接冲上了六七米高的狙击梯,趴在挡子D铁板后面,不停的喊道:“往左移动两米,升高一米半。一号注意,对方从里间拽人质了。”

    “哗啦!”

    秦禹撸动枪栓:“准备强打。”

    ……

    警署署长办公室内。

    王权拿着电话,暴跳如雷的冲着冯玉年问道:“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在玩什么?!”

    “人就在二号仓库里。”一向强硬的冯玉年,此刻也很虚的说道:“我向你保证,这个事儿绝对不会掉在地上,没办法收场的。”

    “你放屁!抓人有这么抓的吗?!他妈的都搞成两个警司的冲突了,你不想让我干了是吗?”王权愤怒的骂着。

    冯玉年沉默三秒后,掷地有声的说道:“人要没在里面,或者不是活着被抓出来的,明天我给你写辞职报告。你就是送我上法庭,我也一句话都没有。但如果匪徒被抓了,人质回来了,那对不起,我肯定得管江南区警司要个说法。他要不给我解释清楚了,老子端着那四个烈士的骨灰盒,去奉北总局静坐,我说到做到!”

    王权听着冯玉年说的这么果断,心里也意识到了,匪徒很大可能真的就在二号仓库。

    ……

    市政大楼内。

    市长秘书直接拨通了吴迪的电话:“你马上把江南区警司门口的问题解决了。”

    吴迪擦着汗水,装傻充愣:“江……江南区警司怎么了?”

    “别给我装傻!”秘书低吼着回道:“松江市成立以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儿。一旦双方情绪失控,搂火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领导,我是真不知道江南那边出啥事儿了。我现在问,现在就问……。”

    “吴迪,你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是吗?!”秘书声音很冷的再次喝问道。

    吴迪摸了摸脑袋,叹息一声说道:“林哥啊,干都干了,那你让我怎么办嘛……现在撤人,我就等于把屎坐在了裤裆里啊……江南区警司能放过我吗?能放过秦禹吗?所以我的意思是……咱最好都不知道发生了啥,等个结果。”

    “结果失控了怎么办?”

    “……是生是死就这一把,如果二号仓扑空了,那我就认栽了。”吴迪看似慌乱,却非常冷静的回了一句:“凉炕,我凉着睡,啥结果都认了。”

    ……

    仓库内。

    牛振左手勒着皮母的脖子,高声冲外面吼道:“CNM,谁要敢冲进来,老子第一个打死她。”

    门外,两名警员拿着一米多长的撬棍和垫子,扭头看向了秦禹,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秦禹回头看了一眼察猛,冲他指了指门内。

    察猛闻声也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上!”

    秦禹立马冲着对面的两组警员摆手。

    通气窗外,一名警员举起了枪把子,另外两名警员卡开催泪瓦斯,仰面退后数步后,立马喊道:“就位!”

    “CNM,给我干开!!”

    秦禹立马吼了一声。

    “嘭,哗啦!”

    通气窗被一枪把子砸碎。

    “嗖嗖!”

    两发催泪瓦斯瞬间灌进屋内。

    “嘎嘣,嘎嘣,咣当!”

    铁门紧跟着被撬开,秦禹持枪就冲进了屋内。

    “他妈的,杀一个,让他们退出去。”牛振慌乱无比的躲在货箱后面吼道。

    一名匪徒闻声举起枪,冲着皮成龙就要扣动扳机。

    “亢!”

    枪响,

    总攻正式开始。

    ……

    江南区警司门口,两方警员在持续怒骂后,已经开始发生了肢体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