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往奉北

秦禹在跟老猫打电话沟通的时候,在松江北站负责押解三公子的奉北警员,就已经不耐烦了。

    “你们核实完了吗?”奉北的警员走上前问了一句。

    “警署还没回话,你稍微等一下。”工作人员言语客气的回应道。

    “对不起,我没时间再等了。”警员直言问道:“我现在要走,你想要啥手续?”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得有警署的电话。”

    “好。”奉北警员闻声走到一旁,拿起手机就拨通了电话。

    ……

    与此同时。

    秦禹已经联系上了吴迪,把事情原委用最快的速度跟对方阐述了清楚。

    “……这事儿不对劲儿啊?奉北来抓人,为啥没通过松江警署,也没有跟专案组打招呼?”吴迪听完秦禹的叙述,心里已经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我也不清楚。”秦禹摇头说道:“但我觉得他们这么低调的来抓人,肯定是有事儿在里面。你马上找关系,询问一下警署那边,务必让他们表态,把人留在松江。因为北站能否放行,肯定全看警署的态度。”

    “你给老冯打电话了吗?”

    “已经打完了, 他也在问。”秦禹点头。

    “好,我马上处理这个事儿。”吴迪扔下一句后,就挂断了手机。

    病床上,秦禹眉头紧锁,脸色凝重的骂道:“这踏马是怎么回事儿,奉北警署那边怎么突然掺和进来了?”

    ……

    松江北站,公务通道内,奉北警员打了一个电话后,就安静的站在三公子旁边,不再吭声。

    大约过了五分钟,安检前面的工作台上响起了电话铃声。

    “喂,您好,松江北站安检台。”

    “我是松江警署的治安管理司,他们的身份没问题,手续也是真实的。”对方沉吟半晌,皱眉说道:“你先放行吧。”

    “……确定放行吗?黑街警司的人在这边。”

    “人家手续没问题,我能咋弄?”对方皱眉回道:“你先放行,我马上向上报告,让警署跟奉北那边交涉。”

    “好的。”工作人员点头挂断了电话,伸手把证件交给奉北警员:“可以过去了。”

    “还有五分钟列车进站,我们要走快速通道。”奉北警员扔下一句,立马伸手拽了一下三公子:“走。”

    三公子目光充满疑惑的看着这帮人,心里已经展开了无限的联想。

    ……

    老冯家中。

    “到底咋回事儿?怎么奉北的警员过来抓人,我们一点不清楚啊?”老冯拿着电话,冲着署长办公室的秘书喝问道:“你别跟我绕圈子,我就一个态度,徐良肯定不能去奉北……我不管,要不你让王署长接电话,我直接问他。”

    与此同时。

    吴迪坐在车内,也在疯狂的联系着警署那边的关系。但警署那边现在也懵着呢,很多副署长级别的人,根本都不清楚奉北警员为啥来松江抓三公子,所以他们也得去跟奉北那边沟通,询问情况。

    众人都在找关系,打听情况的时候,奉北的警员已经领着三公子进了轻轨列车的站台。并且等了没多一会,列车就进站了,随即众人快步上了1号特等车厢。

    松江北站和警署治安司此刻选择放行,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因为对方警员拿的拘捕令,是奉北警务总署特案刑侦司批的,所以他们根本没有理由去拦着人家。从行政级别上来讲,奉北首府的警务总署,就是九区司法系统的最高机构之一。

    奉北警员带着三公子刚进轻轨列车,秦禹的电话就再次响了起来。

    “喂?”

    “我赶不及了,咱们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松江北站已经放行了。”老猫声音严肃的在电话内说道:“你看咋弄?”

    “扯他妈淡!”秦禹瞬间火了:“没有警署的令,松江北站为什么放人了?他们收钱了啊?!”

    “应该不是松江北站的问题,咱们的警员告诉我,是对方警员联系了上层,电话直接打到了咱们警署的治安司。人家手续齐全,这边不得不放行,你明白吗?”老猫话语详尽的解释了一句。

    “妈的,有阴谋。”秦禹瞪着眼珠子说道:“如果对方态度这么强硬,那小三被带到奉北,很大可能没不了。这绝对不行!”

    “那你说咋弄?”

    “你马上让咱们的人,也上那辆轻轨列车,跟着他们去奉北。”秦禹短时间内做出了决断:“我去给吴迪打电话,无论如何也要在奉北那边拦住小三。不然人到了奉北警署,咱们谁都说不上话了。”

    “好,我马上通知咱们在站内的警员。”

    “快办。”

    “好。”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

    政治和利益间的争斗,是无比残酷的。如果当初秦禹在区外,没有多长几个心眼,那他现在的追悼会都应该已经开完了。对方不止一次的想置他于死地,那他现在占了上风,自然要赶尽杀绝。因为小三不是刘志雄,他出身于政治家庭,在社会上有能量的朋友一抓一大把,而且他还有钱。这样的人一旦翻了身,那就是无穷尽的麻烦。

    所以,秦禹此刻心里想的是,如果吴迪的人在奉北拦不住小三,那哪怕让他找人强杀对方,这事儿也得办了。

    想到这里,秦禹再次拨通了吴迪的电话。

    “喂?我找人在奉北问了一下,”吴迪接通电话后,率先说道:“那边对待这个案子的态度也很坚决。很多朋友告诉我,即使小三回去受审了,也肯定活不了。”

    “你不要听他们忽悠,人不在咱们自己眼皮子底下了,那你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意外啊?”秦禹根本不信的说道:“绝对不能让他回去。”

    “那你的意思是?”吴迪皱眉问道。

    “要么把人拦回来,要么把人……。”秦禹把话说了一半。

    吴迪斟酌半晌后应道:“我给一把秘书打个电话,让他去沟通。只要小三到了奉北,我马上给他拦回来。”

    “我已经让警员跟着小三他们上了轻轨车,有消息我随时联系你。”秦禹皱眉说道。

    “好,就这样。”吴迪点头后,挂断了手机。

    ……

    另外一头。

    刘子叔连夜找到了刘志雄在开元的合伙人,但没想到,对方却声称自己已经把赌场卖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