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路线,出区

刘子叔回到包房后,立马坐在秦禹耳边说道:“袁克被拉出监狱治伤了,要去警署医院。”

    秦禹一愣:“他伤得很重吗?”

    “这我不太清楚。”刘子叔摇头应道:“他被捅完之后,就跟着监区总长去医务室了,咱的关系没见到他。”

    秦禹沉吟半晌,立即吩咐道:“你叫俩兄弟,去警署医院找找他,看他伤的什么样。”

    “好。”刘子叔点头。

    “你再给珍珍打个电话,让他调两组人,去北站和关口溜达溜达。”秦禹轻声吩咐道:“袁克这个人很敏感,要防着他狗急跳墙。”

    “我觉得这不会。”刘子叔摇头回道:“小三一倒,白家就不管他了,现在很多以前跟着袁华的老人,该撤也撤了。我觉得袁克胆儿再大,也不敢趁着这个机会,找人硬抢他出区。”

    “呵呵。”秦禹一笑:“你先去办这事儿,看医院那边咋说。”

    “好。”刘子叔起身后,再次离开包房。

    ……

    二十几分钟后。

    一台破旧的汽车停到了警署医院正门,小白领着三个人进了大厅,直愣愣的来到了值班室门口。

    “您好,我问一下,监狱里提出来的袁克,在几楼看病?”小白言语客气的冲着一个小护士问道:“我是他亲属。”

    护士抬头扫了一眼小白:“啥时候入院的啊?”

    “应该就刚才。”

    “那没有。”护士摆手回了一句。

    “你都没查咋知道没有呢?”小白耐着性子说道:“姐们,你帮帮忙,他是我亲戚,我想看看他。”

    “有啥可查的,今天晚上就没有从监狱里提出来的病人。”护士翻了翻白眼:“你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小白闻声一愣:“你确定今晚都没有从监狱提出来的病人吗?”

    “大锅,你哪个单位的啊,我用不用给你写个书面报告?”护士很困,脾气也不太好。

    数十秒后,小白离开医院,低头拨通了刘子叔的号码:“哥,你是不是消息错了,袁克根本没来啊?”

    “不可能啊,监狱里的人说他去警署医院了啊。”刘子叔愣了一下回应道:“对方会不会没用袁克的名儿?”

    “我问了护士,她跟我说今天就没有从监狱内过来的病人。”小白低声应道:“松江就这一个警署医院,他是在押犯人,根本不可能会去别的地方医治,你肯定是消息弄错了。”

    刘子叔愣住。

    ……

    临近松江关口的公路上,袁克躺在车内看着周围的景象,突然问了一句:“王哥,这好像不是去医院的路吧?”

    王胖子回头看了他一眼,轻声应道:“一会就去。”

    “那现在干什么?”袁克声音急迫的喝问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王胖子扔下一句,转身就看向了车前方的街道。

    袁克躺在移动病床上,右手戴着铐子,心里非常不安的想要坐起,但却被旁边的警员伸手又按在了床上。

    “你别乱动,让你干啥,你就干啥。”警员皱眉呵斥了一句。

    副驾驶上,王胖子没有吭声,似乎默认了警员的做法。

    众人这种态度,更加让袁克心里不安了起来。

    汽车很快来到了松江关口停滞,王胖子推门下车,快步进了检查站,拿着手续跟一名联防军士长聊了不到三分钟后,才匆匆返回。

    “走吧,”王胖子指着道路前方说道:“出去。”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袁克彻底坐不住了,瞪着眼珠子冲王胖子吼道。

    “兄弟,我不会害你的。”王胖子回头看向袁克:“你要想出去,就听我的。”

    “可你得告诉我,你要干啥啊。”

    “过了关,我会跟你说的。”王胖子瞪着眼珠子吼道:“你别闹,秦禹不知道在这边安没安排人,你要大喊大叫,那出了事儿,你可别怨我。”

    袁克额头冒起细密的汗珠,斟酌半晌后,没再吭声。

    汽车从关口正门迅速离去,奔着一望无际的待规划区开去。

    又过了十几分钟,袁克强迫着自己坐直身体,再次冲王胖子喝问道:“现在能说了吧,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上面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们从区外往奉北赶。”王胖子转过身说道:“在这期间,你把剩下的尾款给我打过来,然后,我也不送你进奉北了,你给了钱,就爱去哪儿去哪儿。”

    袁克闻声怔住。

    “……我们先找个地方落脚,你让人在外面赶紧把剩下的三百万凑出来。”王胖子再次补充了一句。

    “王哥,在里面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袁克脸色铁青的吼道:“咱们做事儿得有诚信吧,你这么搞……?!”

    “小克,你跟我说这些都没用,我不是能做主的人,你懂吗?”王胖子直接皱眉打断道:“我明告诉你吧,上面根本就不相信你,如果你到了奉北不给剩下的钱,那伸手帮你办这事儿的关系,我们怎么打点?所以咱直接跟区外就把事儿办完,这样对谁都好。”

    “不行,我不同意。”

    “小克,我踏马为了帮你,把身家性命都堵上了,你现在说不同意,你让我怎么办?自杀吗?!”王胖子声音很凶的说道:“我现在把你带出了松江,已经是严重违纪了,那你觉得我是啥后果?不管你以后去哪儿,我这身衣服肯定是保不住了,明白吗?”

    袁克咬牙看着王胖子,一时间无言。

    “说别的都没用,你必须在区外给钱。”王胖子不容置疑的说道。

    袁克攥了攥拳头,立马提出了条件:“行,你说在区外给钱,我答应,但你也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说!”

    “第一,我要让朋友带人过来,保证我的安全。”袁克毫不犹豫地说道:“第二,我要联系龙兴那边,让他们派人来接我。”

    “没问题。”王胖子好像根本就不关心到底是谁来接袁克,就只想赶紧拿钱的说道:“你打吧,打完后,马上给剩下的钱。”

    ……

    市内。

    聚会散了之后,秦禹刚准备走出卫生间,就见到刘子叔步伐匆匆的走了过来。

    “哥,出事儿了。”

    “啥事儿啊?”

    “他妈的,我让人在医院堵了一下袁克,但却没看到他人。”刘子叔语速很快的骂道:“刚才去关口的兄弟给我打电话,说监狱的王胖子,带着袁克已经走了。他手里拿着监狱内的批准令,联防那边也没拦。”

    秦禹低头搓了搓涨红的脸颊,没有马上回话。

    “妈的,这事儿很大可能是袁克花大价钱把王胖子买通了,想跑了。”刘子叔很焦急的催促道:“咱得赶紧想办法拦一下,不然袁克走了,以后肯定是个大麻烦。”

    秦禹撇了对方一眼,轻声说道:“慌啥?”

    “不是,你是没听明白,还是咋地?他现在都跑出区了,你还不慌?”刘子叔感觉秦禹可能喝迷糊了,所以嗓门很大的说道:“得赶紧拦住他!”

    “袁克最牛B的时候,都让我干趴下了,现在他丧家之犬一个,你有什么可慌的。”秦禹喝的脸色涨红,撇着嘴就掏出了手机:“他出去肯定投靠龙兴,没事儿,我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