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围江南

会所内。

    三公子坐在办公桌旁,低头正在处理着大量空壳公司的资料,以及账目。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喂?”三公子皱眉接起了手机。

    “秦禹盯上我了。”萧九语气急迫的说道:“我从区外叫过来的那四个人被抓了,牛振很有可能已经漏了。”

    三公子闻声蹭的一下站起来,目光略显慌乱:“啥时候的事儿?”

    “大约三个多小时以前。”

    “你他妈脑子不好啊?三个多小时以前的事儿,你为啥现在才告诉我?”三公子彻底急眼了:“你早想什么来着,啊?!”

    “我没有跟那四个人在一起,我去了公司,是半路接到的信儿。”萧九也很无奈的解释道:“刚开始,我也不确定那四个匪徒出事儿了啊,还以为秦禹只想找我。谁成想我刚才给他们打电话打不通,然后让人去藏身点看了一眼,才知道他们被抓了……明白吗?”

    “妈的,你耽误我大事儿了。”

    “你不用着急,那四个人也不一定能吐出来牛振的消息。”萧九客观的分析道:“这四个人都是老油子了,不会轻易卖我。”

    “秦禹已经红眼了,什么招使不出来?”三公子瞪着眼珠子吼道:“那四个人落在他手里,是早晚要吐的,明白吗?”

    萧九闻声沉默。

    “你赶紧躲起来。”三公子吼了一声,立马用备用手机,给小耀发了一条简讯:“准备带人走,狗可能马上就到。”

    简讯发完,三公子立马又拨通了江南区警司欧籍副司长米克的电话:“找个安静的地方,说点事儿。”

    “哦,你说吧,徐。”

    “2号仓库可能漏了,你赶紧想办法,让人偷偷把人接走,要快。”三公子低声吩咐着。

    “我靠!”老外愣了半天,立马喝问道:“消息是怎么走漏的,你那里是不是有人出现了问题?”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你想办法把人送走。”三公子催促了一句。

    “好,我马上办。”米克直接挂断了电话。

    ……

    大约二十分钟后。

    三公子坐在车里,再次接到了米克的电话:“喂,怎么样?”

    “妈的!”米克瞪着蓝眼珠子回道:“二号仓那边的人跟我说,周围有社会上的流氓在蹲点,他们不敢动。”

    三公子听到这话,脑袋嗡的一声。

    “肯定被盯上了。”米克声音激动:“人要送不出去,会出大麻烦的!”

    三公子仔细斟酌了半晌后,立马吩咐道:“你这样,你以执行任务的借口,调一队警员直接去二号仓库。理由是取设备,然后把人装在车里,强行送走。”

    “哦,对不起,徐,我不能这么办。”米克满头都是汗水的拒绝道:“如果对方在车里堵到了人,那我就说不清楚了,我会上法庭的。”

    “我他妈要倒了,你一样会上法庭的。”三公子彻底急了:“马上去办,马上!”

    米克闻声愣住,瞬间领会了三公子的意图。

    “人必须要走,不能被堵住。就按照我说的办法,马上派一队警员去2号仓接人。”三公子脸色涨红的吩咐道:“人上车了,不管被谁拦住,你们都不让他们搜查。我去跟上面打招呼。”

    “好吧。”米克万般无奈下,只能应下了这事儿。

    ……

    又过了一小会。

    江南区警司大院内,开出来了七八台警用车,沿着主干道路,就要往2号仓库方向赶去。

    “吱嘎!”

    就在这时,黑街警司的两台警用车,直接从岔路口出现,横着拦在了街道上。

    “我艹!”

    车内的警队队长愣了一下后,立马降下车窗喊道:“你们干什么啊?”

    “嗡嗡嗡!”

    话音刚落,江南区正门口左右两侧的岔路口上,同时开过来三十多台黑街警司的专用车辆,将整条街道彻底堵死。

    江南区的警队队长,看着这么多黑街警司的汽车开过来,瞬间就懵了,直接推门下车喊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黑街警司的汽车将路堵住后,上百名警员才缓缓下车。

    “执行任务。”

    鑫哥关上车门,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执行任务,你堵街道干什么啊?”对方队长皱眉看着鑫哥,话语简短的说道:“你们让个空,我们过去。”

    “你们过不去。”鑫哥面无表情的回道。

    “你在说什么啊?”江南警司的队长瞬间火了,指着地面喝问道:“你到底啥意思?!”

    “你要去干什么,我心里有数,你心里也有数。”鑫哥指着对方,话语简短的说道:“所以,你过不去。”

    “你吹牛B!”江南警司的队长,一把摘掉头顶的帽子,直接吼道:“你要围了江南警司呗?!”

    “你说是,就是。”鑫哥也没搞那些弯弯绕,直接点头承认。

    “呵呵,行。”江南区警司队长,突然转身,脸色涨红的喊道:“给我叫人!CNM的,我就不信在自己家门口,还能有人把我的路拦住了。”

    “你喊你妈了个B!”

    老猫直接端枪下车,从后面一枪把子就砸了过去。

    “嘭!”

    江南区警司队长猝不及防下,被砸了个趔趄,直接撞在了汽车车头上。

    “哗啦!”

    老猫端着枪,情绪非常激动的喊道:“想过你们脏,但没想到你们这么脏。匪徒杀了黑街四个警员,打伤六七个人,老子心里憋着的这口气一直没出来。今天你但凡敢嘚瑟,我他妈豁出去警员不干了,也先干了你。”

    “CNM,揍他!”

    “退回去!”

    “……!”

    此刻,黑街所有警员,包括四五六队那些跟秦禹等人平时不太合的组长,副队长,在这个时候,也枪口一致对外了。他们带着自己的兄弟蜂拥着上前,全部端起了枪,活生生把对方几十人围在了人堆里。

    ……

    江南区警司司长办公室内,正司表情极为震惊的站起身,冲着米克喝问道:“你说什么,黑街警司来人把我们围了?你在开什么玩笑?!”

    “你去窗口看看,来了一百多人。”米克吞咽着唾沫回应道。

    司长闻声跑到窗口,直接拉开了窗帘,随即看着街道上密密麻麻的人,彻底怔住。

    ……

    二号仓门口。

    秦禹穿着防弹衣,拎着M系自D步,回头看着专案组二十多名骨干,话语简洁的说道:“啥是死仇?死仇就是,今天要么他们没,要么我们没。枪口冲院内,所有人跟我干!”

    说完,两台越野车直接撞向二号仓的大门。

    二号仓,03号小仓内,牛振已经彻底慌了,扯脖子吼道:“远山,给他们打电话啊,问人到哪儿了?我看外面有车冲到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