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是个演技派

二队长鑫哥不可思议的看向秦禹:“窝藏了,怎么可能?!他们敢窝藏这样的嫌犯,不想活了?”

    老猫闻声推上办公室房门,皱眉解释道:“窝藏是咱们自己的用词,但人家江南区警司不会承认的。”

    “什么意思?”鑫哥追问。

    “我们抓住这四个人,都是萧九从区外叫来的人。”老猫轻声叙述道:“据这四个人交代,原本他们也是准备去跟着绑架皮司长家里人的,但由于来晚了,牛振那边又不想跟生人一块干,所以他们就没动。但是这帮人到了之后,曾经跟萧九一块见过牛振他们,地点就在江南区警司,后勤部二号仓库。”

    “这帮人说的话准吗?”鑫哥立马追问道。

    “没有撒谎,我已经让人核实过了。”老猫声音很低的说道:“刘子叔让地面上的一个兄弟,去了二号仓库周边的几家小饭店,拿着牛振和那两个死者的照片,打听了一下……他们今天还有人出来买过饭。”

    “我艹他妈的!”

    鑫哥听完这话,瞬间变得跟秦禹一样愤怒:“这江南区警司整什么啊?!这么恶心的人,他们都窝藏,真踏马是没下限了啊!我们在松江北站死了四个人,伤了六七个,他们这么干,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秦禹皱眉掏出烟盒,表情非常冷峻的说道:“江南区警司的米克副司长,是老汪铁杆狗腿,他属于三公子那一脉的,所以窝藏牛振等人,很大可能跟他有关系。但我觉得江南警司内的人,知道这事儿的并不多。不然等案发了,那得是多大丑闻。”

    “妈的,你俩都查到这个份上了,那还等啥啊,直接带人过去抓就完了呗?”鑫哥心里感觉到非常恶心和愤怒,他甚至对警务系统内的这种混乱状况,已经到了绝望的程度。

    “你冷静一下,仔细想想,这事儿没那么简单的。”老猫立马出声劝说道:“首先,不管咱们能不能抓到牛振他们,江南区警司那边都不会承认,这事儿跟他们有关系的。咱们即使抓了人,对面肯定也会说,是牛振他们自己玩灯下黑,躲到了仓库里。因为二号仓,离江南警司有两三公里的距离,平时根本没什么人去。”

    “你管他承认不承认呢,先把人抓了再说呗!”

    “现在问题就卡在这儿。”老猫也很焦躁的回道:“你想抓,可怎么抓?二号仓是江南区警司的后勤单位,你要去那里搜查,按照程序必须得给江南区警司打个招呼吧?得有警署的准许吧?可你要打了招呼,那牛振他们百分百就惊了,直接就会跑。而你要不打招呼,人家2号仓的值勤警员,能随便让你进仓库吗?咱有啥权力去他们那儿搜查?并且一旦发生矛盾,双方起了冲突,那得是多大的事儿?等到警署和市里责问,最后背锅的百分百是咱们黑街警司,因为事儿是我们挑起来的。”

    “呵呵,他妈的,真就可笑了哈!”鑫哥气到冷笑:“警员已知匪徒藏身地点,最后却抓不了,这事儿你传出去都是天方夜谭。”

    老猫沉默。

    “秦禹,你是大队长,你赶紧给我拿方案。”鑫哥直接开吼:“三个队的人都听你的,现在遇到问题了,你必须马上立刻解决。”

    秦禹知道鑫哥心里肚子里有火,因为他自己下面的兄弟,也在松江北站受伤了。而且这段时间高压工作,让每个领头的人,内心都跟堵了块石头似的,憋屈得不行。

    “咋弄?”老猫冲着秦禹问道。

    “我去找老冯。”秦禹掐灭烟头,皱眉说道:“去TM的,豁出去了!”

    ……

    半小时后。

    冯玉年暴跳如雷的冲着秦禹骂道:“你他妈快别扯淡了!我看要没有俩卵子坠着你,你都要上天了。你咋不去打驻军呢?”

    “冯司,我真的有很大把握。”

    “我就问你,人要没在仓库你怎么办?怎么办,你给我说方案!”老冯指着秦禹鼻子喝问道。

    “如果没成,我下课,承担责任。”秦禹脸色严肃的回道。

    “滚一边去吧!你现在能上课,都是我给你争取来的,你跟我谈什么下课?”老冯声音非常激动的吼道:“你马上,随时,立刻,都可能被人家撸了,明白吗?你现在硬搞,很可能让整个警司的人帮你背锅。”

    “冯司,你就相信我一回不行吗?”秦禹站起身,据理力争道:“现在不抓,机会真的稍纵即逝。”

    “不行,绝对不行。”冯司果断摆手打断道:“你从抓那四个人到现在,已经过去多长时间了?两个多小时了,这两个多小时足够有人给牛振报一百次信儿了,你明白吗?!”

    “他出不去江南的。”秦禹瞪着眼珠子吼道:“刘子叔和张亮叫了一百多兄弟,帮我盯点,牛振现在就是砸地道,也不可能离开我的掌控范围。你只要给我命令,我保证把他活着给你带回来。”

    “你拿什么保证?一张嘴啊?!”

    “我要办不成,我就下课,承担责任。”

    “……!”冯司长一脸懵B的看着秦禹:“你踏马在跟我说什么车轱辘话呢?你跟我绕小圈圈呢,是不?!”

    “事儿我跟你说了,你看着办吧。”秦禹眼圈通红,十分无助的看着老冯:“从案发到现在,我们整个专案组一眼没合,地面上几百个兄弟帮我堵人。冯司……我搞到这一步,把啥都压上了,现在人就在眼前,那你要不让我抓……我就彻底没招了……我服了。”

    冯司长阴着脸看向秦禹,沉默许久后,才指着他跳脚骂道:“你狗日的真是个演技派!”

    ……

    五分钟后。

    整个黑街警司大院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老冯亲自下令,六大队警员全部集合,后勤三个大队补充警力,准备执行任务。

    与此同时,秦禹拨通了吴迪的电话,话语直白的说道:“我就要二十分钟,天塌下来,你都的给我顶着。”

    吴迪听到这话都吓完了:“不……不是……大哥,你给我交个底儿啊,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不是干老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