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仗义王胖子

监狱内。

    袁克再次被值班警员提到了,三监区总长的办公室内。

    “王哥,你俩聊,我先回去了。”警员冲着坐在餐桌上吃着小火锅的王胖子说道。

    “行,你先回去吧,一会我找你。”王胖子点了点头。

    “哎。”警员点头离去。

    在三公子刚出事儿之后,袁克就找过这个王胖子,想让他给自己运作到奉北去。但后者嘴上答应了下来,可却迟迟没有动静,这让袁克非常着急。

    “来,小克,过来坐。”王胖子冲着袁克摆了摆手。

    袁克从进来之后,就没少让萧九在外面安排这个王胖子,平时除了请他吃喝嫖外,光是现金也送了不少。

    而王胖子这人接了钱也算办事儿,这段时间他在里面没少照顾袁克,隔三差五的就请他单独聚个餐,甚至还能偷偷以接见的方式,帮他搞个女人进来“独处”两三个小时。反正袁克是除了没自由外,其他的跟在外面也没啥区别,所以俩人的关系也算在监狱内很好的那种。

    袁克弯腰坐在椅子上后,也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只话语直白的问道:“王哥,我的那个事儿,到底搞的怎么样了?”

    王胖子稍稍愣了一下后,放下筷子说道:“你等一会。”

    说完,王胖子起身走到办公桌旁边,伸手在抽屉里拿出两张文件,迈步走回来就放在了桌子上。

    袁克拿起资料,低头看了起来。

    “这几天我一直在给你弄这个事儿。”王胖子喝了口饮料,低声说道:“你尿毒症的病例,我已经从医院给你买回来了。监督组那边,我也找了关系,说你要自费去奉北治疗,因为松江的医疗条件不够……那边的关系也说没问题。可就这几天,廉政署和警署那边,给监狱长办公室打电话了,特意问了你的情况。”

    袁克闻声愣住。

    王胖子弯下腰,脸对脸的冲着袁克说道:“牛振和他的同伙已经全部撂案了,把你和萧九咬了出来,说你们间接指使了绑架皮司长家人的案子,所以你去奉北的事儿,就被卡住了。我问了一下警署的朋友,专案组目前虽然还没有抓到萧九,也没有你直接参与这个案子的证据……可重点嫌犯咬了你,那警署势必就要重新介入调查你……所以,你这个事儿,现在真的办不了。”

    袁克听到这话,表情不受控制的变得焦躁了起来:“我知道这事儿很难,不然我也不会求你。王哥,你无论如何都要想想办法,帮我离开松江。”

    “真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老徐案子牵扯的人太多。”王哥一脸爱莫能助的回道:“谁在这时候找事儿,那可不光是要脱衣服的,明白吗?”

    袁克咬了咬牙,低头提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小杯。

    “小克啊,都不是我说你。”王哥叹息一声后,皱眉说道:“你说你,在监狱里待的多仙儿啊,这要吃有吃,要喝有喝的,你闲着没事儿去捅咕秦禹他们干啥?现在老徐倒了,小三也跑了,那人家腾出手了,肯定要弄你啊!”

    袁克没有办法跟王胖子解释,自己和秦禹他们之间的恩怨,只岔开话题说道:“王哥,只要你能想办法,让我离开松江,我一定有重谢!”

    “呵呵。”

    王胖子一笑,伸手夹了一筷子肉:“兄弟啊,我外面一个大老婆,一个小老婆,家里四个孩子,两个老人,他们可都指着我这份工作呢。咱哥俩感情确实不错,但你说我能拿这身衣服冒险吗?我要出事儿了,那一家老小咋办啊?”

    “王哥,你就直接跟我说,这事儿有缓没缓吧!”袁克盯着王胖子问道。

    “兄弟,你真是难为我。”

    “王哥,如果有缓儿,哪怕你在这事儿里丢了工作,我也给你一个值得的价格。”袁克压低声音,竖起五根手指说道:“到了奉北,我给你拿五十万,你看怎么样?”

    王胖子闻声怔住。

    “我袁克说话一言九鼎,只要这事儿你能办,我先让人在外面给你拿二十个。”袁克再次补充了一句。

    “唉,兄弟,你说……!”

    “王哥,你也有家有业的,这点我能理解,所以你不用跟我不好意思。”袁克继续游说道:“你要觉得五十万少,那我就再给你加点。”

    “小克,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不瞒你了。”王哥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伸手擦了擦嘴后,声音极低的说道:“实话跟你说,你这个事儿,我跟上面打了招呼。”

    “上面怎么说?”

    “不是不能办,但各方面都要打点一下。”王哥拿起烟盒点了一根:“检方,警署那边都要安排好,然后以急病为借口,去奉北看病,而不是常住……等你到了那边待一段,再找关系留下,这样操作起来就方便了。”

    “可以啊!”袁克闻声立即兴奋的点头应道:“只要事儿能办,我这边好说。”

    “兄弟,这事儿你那边还真不好说。”王胖子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袁克追问。

    “上面的几个大佬胃口有点大。”王胖子面色为难的回了一句。

    袁克听到这话一愣,顿时皱眉问道:“那大佬想要多少好处费?”

    “检方,警署,外加监狱和警署医院,全部打点下来,估计得六七百万吧。”王哥盯着袁克,轻声回了一句。

    袁克听到这话,瞬间怔住。

    “……兄弟,我之前没跟你说,就是觉得钱太多了。”王胖子话语非常仗义的说道:“你说这么多钱……我张嘴了,你在以为我……。”

    袁克双眼死死的盯着王胖子,心中似乎想明白了很多事儿。

    六七百万啊!

    这个价格是奔着他袁家所有家底儿来要的。

    ……

    监狱内,两名青年凑在一块,正在低声交谈着。

    ……

    喜乐宫内。

    秦禹接通电话,笑着问道:“咋了,珍珍?”

    “……哥,吴天胤又让安仔给我打电话了。”丁国珍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