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奉北望松江(盟主更)

大院内。

    两名警员手持防爆盾牌,直接撞开了主房的铁门,随即秦禹在门口架枪,拿着自D步就点射了过去。

    “砰砰砰!”

    三声枪响,一名正准备爬上窗台的中年当场被击倒。

    与此同时,窗外街道上等待围堵的三名警员,躲在汽车后面开始压制射击,将那名刚准备冲出来的壮汉,活生生憋了回去。

    “别动,再动全给你们突突了。”秦禹高声吼了一句。

    “嘭,哗啦!”

    另外三名警员,持警棍砸碎窗户玻璃,直接架枪吼道:“抱头,蹲地上。”

    现场情况被控制住后,秦禹带队就冲进了屋内。

    ……

    市区袁克公司门口,萧九推门刚要下车,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赶紧走,秦禹去抓你了……。”电话内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萧九闻声顿时愣住:“抓我,为啥抓我啊?”

    “先别磨叽了,赶紧走就完了。”对方催促了一句。

    萧九愣了一下,立马将车停在路边,右手拿着电话,顺着胡同就一路狂奔了起来,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

    大院主房内。

    三名匪徒,一人受伤,两人被按在了水泥地上。

    “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见到警员就开枪呢?”秦禹抓着一名壮汉的头发问道。

    “想开就开呗。”壮汉歪脖看着秦禹:“咋地,你要判我死刑啊?!”

    “萧九呢?”秦禹问。

    “谁是萧九,你爸爸吗?”壮汉嚣张的不行。

    “呵呵!”

    秦禹一笑,转头冲自己人喊道:“来,把你们身上的记录仪关了。”

    众警员闻声立马关掉了身上的执法记录仪。

    “啪!”

    秦禹将枪口顶在对方的胳膊上,咬牙骂道:“你他妈挺凶啊,悍匪呗?”

    “亢!”

    枪响,满地猩红。

    “啊!!”

    壮汉惨叫一声,躺在地上就打起了滚。

    “啪!”

    秦禹又将枪顶在对方的脑袋上,突兀间吼道:“妈的,你跟我装狠?!老子杀你都白杀,你信不信?”

    壮汉右臂哗哗流血,额头青筋直冒的看着秦禹:“……我……我也没装狠啊。”

    “妈了个B的,萧九呢?”秦禹棱着眼珠子喝问道。

    “他走了,刚走没多一会。”壮汉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刚才持枪拒捕了,而秦禹明显又是个心狠手辣的老油子,所以此刻真开枪崩他,那他绝对白死。

    “去哪儿了?”

    “我真不知道。他就说出去办点事儿,一会回来,我在睡觉,也没细问。”壮汉脸色涨红的回道。

    秦禹一听这话,心都凉了半截:“松北的绑架案,知不知道?”

    壮汉闻声明显停顿了一下:“我不知道啊。”

    秦禹盯着他的眼睛,心中再次升起希望,直接站起身,枪口指着他的脑袋喊道:“我最后再问你一遍,松北的绑架案,你到底知不知道?!”

    “亢!”

    老猫毫无征兆的扣动了扳机,子D打在壮汉脑袋旁边不远处,溅起阵阵火星子。

    “知道,知道。”壮汉立马服软,左手拍着地面吼道:“服了,我服了!”

    秦禹一看有收获,起身就冲着其他警员说道:“来,把执法仪再打开,回去重新剪辑一下。”

    “哥们,你真黑啊!”壮汉喘息着冲秦禹说了一句。

    “把他单独带我车上去,快点。”秦禹指着壮汉,冲其他人吩咐了一句。

    ……

    奉北某知名健身馆的私人泳池旁边,老徐和一位比他年纪稍微小点的中年,正在轻声交谈。

    “老徐,以你为人处事儿的风格,在松江待了那么长时间,为啥没和老童(一把市长)把关系处好呢?”中年笑着问了一句。

    “关系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老徐轻声回道:“他是地道的军政派,以前在部队的,而我是学院派。所以我处处受限制,并不是因为我和他的关系,而是他们那一派,并不希望我上来。”

    “嗯。”中年点了点头,拧开特供的饮用水说道:“药厂的事儿上,你有些操之过急。”

    “我并不觉得。”老徐摇头:“对于民众来讲,任何改革的阵痛都会对他们眼前的利益有所损害,所以他们要闹事儿。而对于决策者和松江整体大局来讲,你不改变,不阵痛,九区就没有前途,赖以生存的家园,就没有强大的可能。九区从政治立场上来讲,太过独立。七区八区想要吸纳我们,欧盟区对我们虎视眈眈,非常怕我们纳入亚盟体制,在联合政F上,跟他们站对立立场。所以,我们想要有话语权,就必须巩固内政,发展经济。可经济发展是需要经济推动的,所以要增税,要兴业,要引资。”

    中年沉默。

    “我等了七八年了,再不折腾,就没机会了。因为下一任领导究竟是要官位,还是要松江起来,那谁都不知道。”老徐叹息一声说道:“我不是太急,是看不到后来者的格局和野心。”

    “老徐啊,格局,野心,未来走向,不是我们能操心的啊。”

    “我堂堂一个副市长,一方诸侯,都不能操心这事儿,那不更可悲吗?”老徐目光略有些麻木的说道:“权力究竟在谁手里呢?唉……!”

    中年缓缓起身,似乎不想再跟老徐谈这个话题,只轻声回道:“你这事儿的关键点,在查尔克投行。如果他们撤资了,老童就一定会动你,那到时候,我能做的并不多。”

    “小三正在松江收尾,如果丑闻的事儿,到项目组部分高层下马就结束了,那查尔克投行就一定还会回来。到那时候机场项目再次推进,老童估计不会再动我。”老徐心里非常有数的说道:“可丑闻的这一关要过不去,那我的处境堪忧,咱们学院派就要考虑在松江重新布局的事儿了。”

    “晚上我约俩朋友过来吃饭,咱们等等松江的消息。”中年点了点头。

    ……

    下午。

    黑街警司内。

    “嘭!”

    秦禹一脚踹翻办公座椅,愤怒无比的骂道:“狗日的江南警司,到底想干什么?!”

    “怎么了,”二队队长走进来问了一句:“干啥发这么大的火儿?”

    “我们抓回来的人吐了。”老猫阴着脸解释道:“据罪犯交代,牛振他们很可能是被江南区警司的人窝藏了。”

    “什么?!”

    二队长听到这话,彻底懵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