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年轻人

奉北,某别院主楼内。

    老徐穿着得体的呢绒风衣,表情平静的看着一位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子,轻声说道:“老余啊,小三,可能很难离开松江了。”

    老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足足沉默了十几秒后,才摇头说道:“那个什么皮司长的事儿,闹的太大,最后甚至引起了两个警司之间的冲突。现在总局内的很多领导,对这事儿都很不满。保你儿子一命,难啊!”

    “来奉北受审,有机会吗?”老徐轻声问道。

    “没有。”老余直接摇头:“检方,廉政署,是相互制约的,即使警务总局这边卖你面子,但另外两大系统,也够呛能抬手。更何况松江那边也得要个交代,不可能搞出这么大动静,最后只让民航署的郭延涛出来背锅,他一个人的分量不够。”

    老徐沉默。

    “小三的事儿,已经引起了舆论关注。”老余轻声补充道:“从那个经济学家老杨被杀,丑闻曝光开始,小三就已经被贴上标签了。说白了,站在民众的角度来讲,判死他是众望所归。而司法系统虽然管理着民众的机构,可一些事儿上,它又不能违背民意,这也是平衡啊。”

    老徐端起茶杯:“那就换个方向,你帮帮我。”

    老余闻声一愣。

    “但凡有一线转机,今天我不会来找你。”老徐脸上挂着笑意说道:“呵呵,咱俩都为人父母,你应该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

    “唉!”

    老余看着眼前这个老朋友,长叹一声说道:“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非得搞这个药厂。”

    “因为松江没有,因为松江需要。”老徐话语平淡的回应着。

    “一会咱俩喝点。”老余起身回道。

    ……

    松江市区。

    一辆汽车正在路上极速行驶着,刘志雄坐在后座内,正低头不停的发着简讯,安排着自己走了之后的事儿。

    松江通往长吉的公路关卡上,一台越野车停在路边,车内的小伙拿着电话冲刘子叔说道:“你放心吧,他能走的地方,我都安排好了人,他跑不掉。”

    “上点心。”刘子叔嘱咐了一声。

    “你放心吧,哥。”青年一笑挂断了手机。

    车内。

    司机扭头看向刘志雄,轻声问了一句:“大哥,你说这小三能跑出去吗?”

    刘志雄叹息一声:“出不去。”

    “能吗?老徐在奉北有那么多关系,最后能连亲儿子都护不住吗?”司机有点不信的回了一句。

    “有些人在你得势的时候,算是关系,可在你失势的时候,他比谁都希望你死。”刘志雄看的很透彻:“这么跟你说吧,如果不是老徐的位置太过关键,知道的事儿太多,他可能都没了。”

    “感觉他们那个圈子,比咱们还黑。”副驾驶上的青年,撇嘴回了一句。

    “照我看,小三和郭延涛站出来扛事儿,老徐正式下课,这就是最终结果。”刘志雄扭头看向窗外说道:“唉,我他妈万万没想到,秦禹他们那帮人能这么快的窜起来。”

    “他是挺有命,但也不是无缘无故窜起来的。”司机轻声说道:“这小子从最开始就把命都压上了,死跟吴迪抱一把。抓牛振的时候,捅咕那么多警员去围江南,那一个干不好,脑袋就搬家……唉,该说不说,他有今天也是自己拼出来的。”

    “是啊。”刘志雄无比懊恼的说道:“我都悔死了,当初叶琳拿话点过我,让我站吴迪那边……但我一直装糊涂,心里觉得吴迪对上小三胜算不大……他妈的,弄到这一步,也是我没把路看明白。”

    “吱嘎!”

    就在这时,司机突然猛踩了一脚刹车,随即瞪着眼珠子骂道:“狗日的,怎么开车的?!”

    刘志雄被晃了一下,立即抬起头看向汽车侧面,见到一台喷着紫红色漆面的越野车,正斜着停在自己车前面。

    副驾驶上,刘志雄的兄弟伸手就按在了腰间。

    “咣当,咣当!”

    紫红色越野车的车门弹开,里面走下来三名二十郎当岁的小年轻,其中一人剃着很短的寸头,发丝贴着头皮染成了银白色。

    “妈的,你瞎啊?!”银白色头发的小伙,指着车内骂道:“这么大个车,你没看见啊?”

    刘志雄一看对方好像不是来劫自己的,立马皱眉冲司机说道:“车撞上了吗?撞上了赶紧给他点钱,让他走吧。”

    司机推开车门,扯脖子喊道:“转弯让直行,你不懂啊?”

    “我懂个JB,老子从来都这么开车。”

    三个小伙围了过来。

    司机皱眉下车,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撞到的前杠,忍着怒气说道:“咋解决?”

    “给拿两千块钱吧。”?银白色头发的小伙,弯腰往刘志雄的汽车内看了一眼。

    “多少?!”

    “两千。”

    “小崽子,你是不是有点过了?”司机跟着刘志雄的时间不短了,在开元也算是个有名有姓的人物,所以此刻被讹,心里顿时火了。

    “你怎么废话那么多呢?”银白色头发的小伙,伸手直接掐住司机的脖子:“我就要两千,你给不给?”

    “他妈的!”

    司机被推了一下后急眼了,从腰间拔出S枪,直接顶在了对方的脑门上:“CNM,你认识这是啥吗?”

    小伙顿时愣住。

    车内,刘志雄皱眉扫了一眼司机,立马降下车窗吼道:“把钱给他,赶紧走。”

    司机扫了刘志雄一眼,伸手从兜里掏出钱包,随便抽出了三四百块钱,扔在地上说道:“知道这是谁的车吗?这他妈是开元刘志雄的车。就你们几头蒜,还来碰一下,换成以前,我一枪崩了你。”

    说完,司机拽开车门,就要上车。

    “刷!”

    突兀间,银白色头发的小伙,从腰间拔出一把十几厘米长的刺刀,对着司机的后脖颈子的就捅了下去。

    “噗嗤!”司机猝不及防,一刀被扎穿了整个脖子。

    “刘志雄多你妈了个B!”小伙将刀拔出来,弯腰抢过司机的S枪吼道:“谁叫刘志雄,站出来让我看看。”

    车内,刘志雄瞬间愣住。

    “咣当,咣当!”

    另外两个小伙,右手拔出刺刀,直接拽开了汽车车门。

    “你要干啥?”刘志雄顿时感觉大事儿不妙。

    “干死你,我TM进开元当大哥。”银发小伙持枪指着副驾驶那名青年,高声吼道:“给我扎!”

    “噗嗤,噗嗤!”

    另外两名小伙,持刀钻进车内,完全无所顾忌的冲着刘志雄就是一顿猛捅。

    车内,刘志雄双腿不便,只能和同伴用胳膊阻挡。但血肉之身哪能扛得住纯钢的刺刀?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车内血雾弥漫,惨不忍睹。

    ……

    二十分钟后。

    叶琳的电话响起:“喂?”

    “刘志雄在出区的路上,被扎死了……。”封哥的声音响起。

    “……!”叶琳一愣:“秦禹那边人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