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风云

三天后,秦禹左侧肩膀和胳膊上缠着绷带,正式办理了出院手续。

    当天中午,黑街警司司长办公室内,老冯坐在沙发上,冲着秦禹说道:“有两件事儿跟你说。”

    “领导请吩咐。”秦舔舔乖巧的点头。

    “呵呵!”老冯看着他笑了一下:“第一件事儿,九区警务总局在七区南沪市跟当地合作办了一个中高层干部的高研班,学期是两年,名额紧缺,但我给你抢过来一个。”

    秦禹一听这话,顿时懵了:“……要这么长时间啊?”

    “是,这个高研班很有含金量,你必须要去。”老冯不容置疑的说道。

    秦禹吧唧吧唧嘴,面色有点为难的说道:“领导,你也知道我在地面上有点生意,现在这刚稳定一点,我就跑出去两年……那很多事儿都没法弄啊!要不这个学习的名额,我先让出去,等以后有机会再去进修,你看怎么样?”

    此刻,秦禹心里确实有很多顾虑。首先小三倒了,那药厂的事儿肯定就迫在眉睫了。而后续建厂选址,分股份,拉于家入场,平衡多方关系,那都需要他亲自掺和。其次,张亮和鬼子去了江南,马家和徐洋的人也马上就要进开元,但现在马老二和徐洋都不在,那未来一段时间内,地面上的利益分配,其实也需要他来平衡和处理。不然家里没个主事儿的人,很可能会出乱子。

    所以,秦禹现在真挺为难,他很想拒绝这次机会。

    “不是,你是不是以为这个名额,随随便便就能拿到啊?我告诉你,这个高研班的门槛就是一级警长,而且报名几万人,但最后能去的也就那二三百个。”老冯斜眼看着秦禹骂道:“他妈的,如果不是这次你在侦办老徐的案件上,本身就有功劳……那即使我帮你找关系,也不一定能去上,明白吗?”

    秦禹闻声愣住。

    “你看着挺机灵的,怎么一到这时候,又分不出来轻重啊?”老冯轻声提点道:“你的短板在哪儿,自己心里有数没?你不是正规院校出来的,你缺学历,缺漂亮的履历,更缺在警务系统内的各种人脉。这些东西,你要不趁着有机会的时候给它补齐了,那你以后干到死,也就是个一级警长了,明白吗?”

    秦禹本身就是个很聪明的人,所以他听到老冯的话后,心里也彻底明白过来,这次机会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地面上的那些事儿,只是小道,把它交给可以处理的人就完了。”老冯继续提点道:“真想登高望远,在这个时代干点事儿,还是要自己先硬起来。”

    “我明白了。”秦禹脸色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去。”

    “你晋升一级警长的通知,马上会下来。在你走之前,咱们警司内开个表彰会。”老冯轻声说道:“连带你,老猫,朱伟,以及在这个系列案件上,表现突出的干部和警员,一块统一授奖,让你走之前,也露露脸。”

    “好。”秦禹点头。

    “第二件事儿,小三他们还要抓。”老冯再次嘱咐道:“你让人在地面上打探打探的消息,只要一有结果,马上通知我,剩下的事儿我来办。”

    “嗯,他的事儿我会专门让人办的。”秦禹应了一声后,又立马问道:“这个高研班开学还得多久啊,时间会很紧吗?”

    “是八月才开学,但奉北总局那边的意思是,想先让你们这些人到奉北开一段时间会,感受一下特区首府的氛围。”老冯笑着应道:“说白了,就是让你们明白该效忠谁,知道明天为谁而战。”

    “距离八月也就剩一个来月了,冯司,奉北那边我能先不去吗?”秦禹好言商量道:“我现在确实需要着手处理一些事情。”

    老冯沉默半晌,点头应道:“行,这事儿我帮你安排。”

    “谢谢司长,你真是我的贵人。”秦禹立马激动的凑上前,屁颠屁颠的给冯玉年倒着茶水:“我小的时候碰到个算命的瞎子,他就跟我说……当你遇到,一马离开西凉界的时候,你就腾云直上九万里了。当时我还不明白这话啥意思……现在一看,这不就是说,姓冯的人必是我一生的贵人嘛!”

    警界第一喷子闻声顿时摆了摆手:“行了,你可别跟我整这些词儿了,有点庸俗了昂。”

    “哈哈!”秦禹一笑,脸色又变得很认真的说道:“谢谢你了,领导。”

    老冯沉吟半晌,轻声说道:“你有今天是自己拼出来的,你不行,谁也拽不起来你。好好干吧,等我需要你的时候,我会管你要报答的。”

    其实老冯这话说的也没毛病,秦禹今天能混到这一步,有贵人扶持是真的,可贵人是咋来的呢?是人家无缘无故的就帮他了吗?

    不是,是秦禹带着土渣街这些兄弟,一点一点拼出来的。所以他是先有的能力,才有的贵人。记住了,这个顺序是非常重要的。

    ……

    秦禹离开了警司后,第一时间就给刘子叔拨了个电话。

    “喂?恭喜呗!”刘子叔龇牙说了一句。

    “恭喜啥啊?”秦禹略微有点懵的问道。

    “还能有啥,恭喜你晋升一级警长,差半步就副司长了呗,哈哈!”

    “你听谁说的?”秦禹很惊讶的问道。

    “我和吴迪喝酒的时候,他跟我说的。”刘子叔轻声解释了一句:“咋地,出院了,咱们聚一聚啊?”

    秦禹沉吟半晌:“我可能要去七区学习了,临走前得抓紧处理一些事儿。一会你给张亮,鬼子,还有徐洋的兄弟打个电话,让他们去喜乐宫聚聚。”

    “好。”刘子叔立马应了下来。

    ……

    监狱内。

    袁克已经有好多天没有睡过踏实觉了。他双眼困的通红,面色疲惫的坐在犯人工作的车间内,正有些心不在焉的抽着烟。

    浑浑噩噩的熬了一下午,袁克依旧没有等到想等的人,随即立马走出车间,冲着一位警员喊道:“杨管!”

    “咋了?”一名中年回头看向了袁克。

    “我跟你说点事儿。”袁克笑着回了一句。

    ……

    喜乐宫门口,秦禹见到刘子叔后问道:“监狱那边有信儿了吗?”

    刘子叔愣了一下:“我找了俩人,都是被判了死缓的,他们愿意干,一人要三万。”

    “为啥是俩人,”秦禹皱眉问道:“一个不更保险一点吗?”

    “三人以上发生冲突,造成一人死亡,就有机会判定为群殴暴动。”刘子叔低声说道:“这样的话,俩人即使被监内追究刑事责任,重新起诉他们,那法院也会把俩人定性为共同犯罪,他们不至于被一下判死。”

    秦禹斟酌半晌,立马点头应道:“我快走了,你抓紧办这事儿。”

    “好。”刘子叔点头。

    ————————————

    很多人可能对警务职称有些模糊,普及一下咱们的设定哈。我们套用的是半G式警务系统的各种规则,简单来说,一级警长再往上晋升,就是警司职称,而这个职称也分一二三级别。一最大,三最小,分别可以任命区副司长,办公室主任,机要室主任,区总司长,警司系统内各部门主管等。这也是为啥刘子叔说会说,秦禹晋升一级警长,就等于半步司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