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速围堵

会场外。

    秦禹面色苍白的跑进汽车内,第一时间拨通了老猫的电话。

    “喂?”

    “通知你队里的人,哦,不,你马上给老冯打电话,通知他松江北站出事儿了,让他马上派人去四大关口和公路卡,把出城的路封死。”秦禹声音颤抖的说道:“千万不要指着联防的人帮你拦截匪徒,他们不靠谱,一定要让咱们自己人第一时间赶到关口。”

    “到底怎么了?”老猫愣了半晌,立马反问道。

    “丁国珍他们在北站遇袭了,老皮的媳妇孩子被抢走了。警员说匪徒大概六七个人,最后开了一辆灰色的面包车逃离了现场。”秦禹启动汽车,语速极快的说道:“你马上按照我说的办,一刻都不要耽误,就现在。”

    “好,好,我马上去办。”老猫点头后,立即挂断手机。

    秦禹单手驾驶着汽车离开会场,同时立马有拨通了刘子叔的电话。

    “喂?”

    “马上叫你身边所有能叫上的兄弟,全部去四大关口,还有公路卡,帮我拦截一辆灰色的面包车。车上大概六七个人,老皮的媳妇和孩子可能在上面。”秦禹声音急迫的说道:“记住了,不光关口要盯住,特区墙外也要安排人,他们很可能偷渡出去。”

    “咋回事儿啊?”刘子叔懵圈的问道。

    “我一时半会给你解释不清楚。”秦禹低声催促道:“你就按我说的办,如果手里人不够用,你马上给张亮和鬼子打电话,让他们也出去,给我堵住这帮人。要快!”

    “明白了。”刘子叔立即挂断手机。

    车上,秦禹左手握着方向盘,大脑在极速运转的思考着对策。

    刚才丁国珍打来电话说,匪徒在松江北站强行抢人,甚至在危机关口都做出伤害无辜民众的举动。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三公子那边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而吴迪买通老皮的这一步棋,也已经彻底捅在了他的肺管子上,让他开始无所顾忌的护盘了。

    项目组内部的丑闻,一定比自己想的还肮脏。三公子干出这么极端的事儿,说明他是真的害怕了。

    一定不能让匪徒顺利逃出松江,必须扣住他们。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秦禹在思绪中回过神来,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

    “喂?”

    “北站是不是出事儿了?!”吴迪此刻已经听到了风声,声音很激动的喝问道。

    “是。”秦禹立即点头回道:“我正想跟你打电话呢,你的那两架飞机还在公司吗?”

    吴迪愣了一下:“在。”

    “找人,马上把飞机提出来,飞到区外沿着特区墙堵那几个匪徒。”秦禹瞪着眼珠子说道:“现在就你那边最快,你赶紧去办。”

    “飞机起飞是要申请的。”

    “你去找关系啊!”秦禹吼着回道:“无论如何直升机都得出去,千万不能让匪徒跑到区外。”

    “你那边的警员是干啥吃的,二十几个人拦六个都拦不住?!”吴迪声音中充满了埋怨。

    “别他妈跟我说这些。”秦禹一听这话,瞬间急了:“我的警员也不是铁打的,匪徒都冲着人群开枪了,你让他们怎么办?小三明显是狗急跳墙了,他不可能让老皮在发布会现场揭露出任何事儿,这你还看不出来吗?”

    吴迪咬了咬牙:“好,我去打电话。”

    “你告诉还在现场的警员,给我盯死老皮,他很可能已经跟三公子接触了。”

    “我知道了。”

    “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

    发布会现场离松江北站很近,秦禹开了十几分钟的车,就赶到了案发现场。

    数台警署的救护车已经到了,治安站那边出动了四五十名警员在维持现场秩序,半条街上,鲜血和弹壳随处可见,数具尸体躺在街道上,惨不忍睹。

    秦禹推开人群,伸手拽住了一名治安站的警员问道:“丁国珍呢?丁国珍去哪儿了,你看到了吗?”

    “他跟着前几台车去医院了。”警员轻声回道。

    “现……现场伤亡多大?”秦禹声音颤抖的喝问道。

    “警员死三个,重伤三个,轻伤不知道多少个。民众有一个被打伤了,一台车被打废了。”治安站的警员,面色麻木的回道:“匪徒那边死了俩,没有伤员。”

    秦禹听到这话脑袋嗡的一声,伸手直接松了松领口喊道:“黑街的警员呢?”

    话音落,远处在维持现场秩序的几名黑街警员,立马冲了过来。

    “秦队!”

    “我们出大事儿了……壮壮被打废了,贤明,老七他们被打死了……。”一名年轻警员看见秦禹时,已是带着哭腔。

    “别慌,别他妈慌!”秦禹冲着自己的警员吼了一句,随即立马问道:“丁国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看见匪徒的汽车了,是一台灰色的,对吗?”

    “对的,对的,我也看见了。”

    “往哪边走了,车牌记住了吗?”秦禹迫使自己冷静的喝问。

    “那台车没有车牌,但很旧……。”警员咽了口唾沫,伸手指着斜对面的岔路口说道:“他们往那边跑了。”

    秦禹闻声立马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警司二队队长的电话:“喂,你帮帮忙,派两组人去江南,在光明路和柏林大道附近搜索一辆灰色面包车,没有车牌的。”

    ……

    江南区辖区,某破旧的救济署小区内,光头壮汉,小耀,远山等人在车内更换了衣服后,立马弃车,分头带着皮司长的媳妇和儿子离开现场。

    再过一个多小时。

    小耀接通了电话:“喂?”

    “不要出区了,出不去了。”电话内一个男子低声说道:“秦禹连地面上的人都找了,现在区外全是人,还TM有直升机。你们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老实呆着,等我电话。”

    “好。”小耀立马点头。

    ……

    与此同时,三公子坐在车内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

    “把给杰姆斯他们返点的那两家空壳公司处理一下,把账销了,把钱快点转走,让负责人准备好自首。”三公子面无表情的吩咐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