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火烧身的猢狲们

开元区某公寓楼内。

    刘志雄准备出门之前,电话铃声响起。

    “喂?!”

    “刘子叔在赌场呢,带了不少人。”电话内赌场经理的声音响起。

    刘志雄皱了皱眉头:“他要干什么?”

    “他想买这个场子,要让你过来谈谈。”经理轻声提醒道:“……意思是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刘志雄听到这话,心中憋屈的不行:“真踏马的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啊,现在刘子叔做事儿都这么狂了吗?”

    “雄哥,他们要买咱场子,纯粹是扯淡。”经理低声回道:“刘子叔是在帮秦禹和马老二占地,摆明是想进开元卖药了!咱这边关系出了事儿,开元区警司那边马上也会有振动……现在要不服软,他们可不会客气的。”

    刘志雄自然明白经理话里的意思,三公子一出事儿,他最大的关系就没了,而开元区警司的一把,和几个队长,又全是老汪和小三的铁杆,那他们出事儿也是早晚的,所以现在刘志雄在开元赖以生存的官方关系,基本已经凉了。

    没了关系,刘志雄还拿啥跟马老二的人讲条件啊?!对方一个不顺心,自己身边这些兄弟可能就全进去了,毕竟这混地面的,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自己是完全干净的。

    刘志雄考虑了三秒后说道:“他跟你说什么价格了吗?!”

    “说了!”经理点头:“市场价格。”

    “扯淡?他能不讹我?”刘志雄有点不信。

    “刘子叔还真说了,他不在乎那点钱,就是想要场子。”经理轻声回道:“秦禹那边的人做事儿风格,跟其他人是有点不一样。”

    刘志雄斟酌半晌后说道:“你探探他的口风,跟他说,场子可以卖他,他要觉得贵,还可以便宜,但……我不能在松江呆了。”

    “行,我马上跟他聊聊。”经理一听这话,心里就明白了过来,刘志雄这是准备舍财保命了。

    “嗯,先这样!”刘志雄点头后,挂断了手机。

    旁边,之前打电话的那个青年走过来,低声冲刘志雄问道:“联系完了,咱现在走?!”

    刘志雄坐在轮椅上,表情有些犹豫的回道:“再等等,等刘子叔一个电话!”

    “滴玲玲!”

    话音刚落,刘志雄的电话再次响起。

    “喂?哪位?!”

    “是我,韩宇!”

    “……!”刘志雄楞了一下:“啊,小宇啊,怎么了?”

    “小三出事儿了,黑街那边的人可能马上就动你。”叫韩宇的青年,话语非常直白的说道:“你有啥想法没?”

    “刘子叔已经找到我了。”刘志雄皱眉说道:“秦禹想买我的几个大场子。”

    “那边已经找到你了?”韩宇皱眉问道。

    “对!”

    “……那你咋想的啊?”

    “那能咋想,只能卖了呗。”刘志雄目漏深思的说道:“我认了!”

    “卖了就能解决问题吗?”韩宇皱眉问道。

    “我都是坐在轮椅上起不来的人了,他们有必要赶尽杀绝吗?”刘志雄自认为很聪明的说道:“更何况,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们不能帮我说一句话吗?”

    “……你啥意思啊?”韩宇楞了一下问道。

    “小宇,我现在要安全走了,你们也省心,对吗?”刘志雄叹息一声说道:“……现在搞小三的,已经不光是吴迪那边了,廉政署是在给一把办事儿……我进去了,可能真的会有很多麻烦。”

    韩宇停顿了半天后,轻声应道:“行,我让人帮你说说吧。”

    “谢谢你了。”

    “呵呵,没事儿!”

    “先这样!”

    说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刘志雄坐在轮椅上,仔细斟酌许久后说道:“先走,在路上打电话!”

    “好!”

    三个兄弟闻声就将刘志雄推出了家门。

    ……

    警署医院内。

    秦禹躺在病床上,插手看着文永刚说道:“……我给你个建议,你主动申请调离黑街警司,去个后勤部门,整个闲职。”

    “……!”文永刚听到这话,不自觉的攥了攥拳头。

    “我在待规划区的时候,经历过无数次事儿,终于明白过来一个道理,就是打贼不死,会反被贼伤。”秦禹盯着文永刚,话语直白的问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文永刚憋了半天:“……是……是我明白。”

    “那就这样?!”

    “行,行,那你休息吧!”文永刚站起身,伸手拍着秦禹的肩膀:“你身体壮实,以后有前途。”

    “借文司长吉言了。”

    “休息吧。”文永刚强笑着回了一句,转身就奔着室外走去。

    秦禹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同情大过于恨意,因为其实老文做的一些事儿,也都是身不由己,他虽然很阴,也很下贱,可他也是无数没门子,没路子的中层干部缩影……小心翼翼的爬到现在,一步不慎,前途尽毁。

    文永刚离开后,在楼下拨通了冯玉年办公室的电话,但接电话的人,却只是办公室的秘书。

    “冯司长不方便,有事儿您说!”

    “你告诉冯司长,我明天给警署打电话,请求去户籍司,你看冯司长什么时候方便,帮我说句话!”

    “你等会!”秘书扔下一句后,足足过了五六分钟,才重新拿起电话说道:“冯司长说,他明天打招呼!”

    “谢谢了。”

    “就这样!”

    二人挂断电话,文司长站在路边,突然自嘲的说了一句:“……小心谨慎有啥用啊?早知道是这个结果,我他妈也应该在窗户旁边干俩霹雳娇娃!”

    ……

    另外一头。

    刘志雄离开公寓楼后,立马就乘车奔着室外赶去。

    与此同时。

    八区内一个电话打到了刘志雄合伙人的手机上。

    “喂?我是韩宇!”

    “哎,哎,你说,你说,小韩!”

    “……刘志雄公司的股份,你有多少啊?”韩宇直接问道:“转让的话,你能做主吗?”

    “怎么了?!”对方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说呢?”韩宇反问。

    ……

    赌场内。

    刘子叔摆手叫来了徐洋的兄弟,低声嘱咐了几句:“别让刘志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