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迪的态度

在得知自己派去的四个小伙,被刘子叔的人从二楼扔下来之后,小泉就火了,癫了,搞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了。

    没多一会,白头发小伙东晟带着六七个人,开着两台车赶到了楼下,包里带了四把枪。

    小泉接到电话后,领着一个朋友,蹭蹭蹭的就下了楼。但他热血上涌了,朋友可还是清醒的,所以很善意的劝了一句:“泉,我觉得咱最好不去土渣街。”

    “怎么呢?”小泉阴着脸喝问道。

    “去了那儿容易吃亏。”朋友很理智的说道:“那土渣街的人非常抱团,马老二,刘子叔他们在那儿又人缘很好,咱这两个人去了……。”

    “我怕他?!”小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的喝问道。

    “没说你怕,”朋友无奈的回应道:“但咱吃这亏犯不上。你想啊,他们先动手打了人,这肯定是他们理亏,现在韩总那边跟秦禹又有合作,所以你还不如把刘子叔直接叫到喜乐宫……他肯定不能不来。”

    小泉听朋友这么一说,其实心里也有了点B数,觉得自己贸然去土渣街嘚瑟,确实很容易就出不来,所以斟酌半晌,直接掏出手机拨打了两个电话,问出了刘子叔的号码。

    两三分钟后。

    “喂?”刘子叔的声音在电话内响起。

    “我是小泉。”

    “啊,怎么了?”

    “啥意思啊,你们怎么动手打人呢?”小泉气势汹汹的喝问道。

    “怎么回事儿,你心里还没数吗?”刘子叔懒得跟对方争辩:“你到底想干什么,直接说。”

    “我在喜乐宫,你过来吧。”

    “……!”刘子叔心里知道这事儿早晚得解决,所以也很干脆的回道:“行,你等我吧。”

    ……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刘子叔浑身带着酒气,只领着徐洋的兄弟,迈步来到了喜乐宫三层的一间包房内。

    二人一进屋,白头发小伙东晟直接拽出喷子,抬手就顶在了刘子叔的脑袋,撇着嘴喝问道:“你打我兄弟啦?!”

    小泉坐在沙发上,吸着烟,没有吭声。

    “你把枪给我放下。”

    “我CNM!”东晟咬牙就要扣动扳机。

    “咣当!”

    门开,叶琳迈步走进屋内,伸手一把推开东晟手里的喷子:“干什么啊,你是不是脑子不好啊?把这破玩应拿开!”

    东晟扫了一眼叶琳,梗着脖子回道:“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起开。”

    叶琳懒得瞧他,只皱着黛眉冲着小泉说道:“你拿我这儿当靶场了,是吗?”

    “琳姐,是我挑的事儿吗?”小泉蹭的一下站起来,脸色阴沉的说道:“老姜那边是我们先谈的,刘子叔横插了一杠子不说,还他妈动手打我兄弟。我管他要个说法,不行吗?”

    “我最后跟你说一遍,你马上让他把枪给我收起来,然后带着这些人滚蛋!”叶琳指着东晟,俏脸上已经泛起了怒意。

    “琳姐,你胳膊肘往外拐是吗?”小泉自认为很聪明,但实际上却是智力欠费的提到了立场问题:“今天的事儿,你甭管,我们单谈。”

    叶琳有些尴尬的看了刘子叔一眼,迈步就要冲着小泉走去。

    “咣当!”

    就在这时,包房门再次被推开,吴迪阴着脸带着司机走了进来:“谁和谁一伙啊?谁胳膊肘往外拐了?”

    叶琳回头看见吴迪,就站在原地没再动。

    “迪哥!”小泉起身叫了一句。

    吴迪扫了一眼东晟,话语简洁的说道:“滚出去。”

    东晟愣了一下,回头看向小泉,而后者则是立马冲他摆了摆手。

    东晟斜眼扫了一眼刘子叔,带着六七个兄弟就走出了包房。

    吴迪走到小泉身前,再次问道:“谁和谁一伙啊?你是哪一伙的啊?”

    “迪哥,老姜那边是我先接触的,刘子叔……。”

    “啪!”

    吴迪还没等对方说完话,一个嘴巴子就抽了过去,打的小泉侧移了半步,左侧脸颊红肿。

    “迪哥,我!”小泉捂着脸蛋子,极为尴尬的看着吴迪。

    “我看你心里没个B数了。老子刚过两天消停日子,你就给我找事儿是吗?”吴迪背手看着小泉喝问道:“你算老几啊,你配给我划分谁该跟谁一伙吗?”

    小泉低着头,没敢吭声。

    “有分蛋糕那天,你也不是能坐在会议桌上的人。”吴迪指着对方,话语非常直白的说道:“你摆正自己的位置,说话办事儿走点脑子。”

    “我知道,迪哥。”

    “滚出去。”吴迪皱眉让开了身位。

    小泉极为尴尬的看了一眼叶琳和刘子叔,捂着脸颊,快步离去。

    “呼!”

    吴迪长长出了口气,摆手冲着刘子叔说道:“过来坐。”

    刘子叔迈步上前,弯腰跟吴迪一块坐在了沙发上。

    “我打个电话。”吴迪撩开风衣,从兜里掏出手机,翘着二郎腿就拨通了韩宇的号码。

    “喂,迪少。”韩宇笑着接通了电话。

    “开元的买卖,秦禹这边先挑。他想干的,你不能碰;他不想干的,你也得问清楚了再拿。”吴迪声音很冷的说道:“不要搞小心思,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韩宇闻声怔住。

    吴迪伸手挂断电话,扭头看向刘子叔说道:“咱们家以后办事儿,就按照一句话执行。事先怎么说好的,就怎么办;没说好的,按合同办;没合同,就按劳分配,多干多得。不管是谁,在我这儿没有例外,没有后门。”

    刘子叔闻声立马点头:“牛B,公平。”

    “封哥,让人整点酒,咱喝点放松一下。”吴迪一笑,松着领口说道:“好几年了,可算能不用想事儿的醉一回了。”

    叶琳看着吴迪,此刻心里已经非常清楚,从这一刻开始,吴迪是铁了心的要捧秦禹了。

    ……

    家中。

    冯玉年拿着电话,笑吟吟的冲署长秘书说道:“去七区的学习名额,给我留一个。”

    “谁去啊?”秘书问。

    “秦禹。”

    “他……他级别不够吧,学习名额最少也得是一级警长的职称,”秘书皱眉回道:“而且都满了。”

    “秦禹马上快升了,职称不是问题,但名额一定要给我留一个。”冯玉年先是很强硬的回了一句,随即又立马语气变柔的说道:“在这几次案子上,人家秦禹拿命杀敌,现在胜利了,你总得给人家点甜头吧?”

    “学习时间挺长的,你心里有数吧?”秘书问。

    “嗯,我知道,高研班嘛。”冯玉年点头:“但多久也让他去,他就缺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