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底线的匪徒

松江北站的街道上,光头壮汉被丁国珍冒死拖在了汽车后面,一时间动弹不得。

    警用车旁边,一名警员拿着对讲机疯狂呼喊:“治安站,治安站!南侧发生枪战,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汽车后面,光头壮汉猫着腰,见警员一方已经彻底反应了过来,并且调整好阵型,意图明显的想拖住自己一伙后,立马就冲身后同伴招呼道:“你们带那个娘们先走。”

    “妈的,这帮警员红眼了,我冲不出去。”后面的匪徒拽着皮母,嗓门极大的回了一句。

    光头壮汉咽了口唾沫,扭头瞧向四周回道:“我一开枪你就走。”

    “他妈的,你傻啊?你一个开枪有什么用,能给警员全压回去吗?!”匪徒显然没有理解光头的意图,所以才高声喊道:“用……!”

    “哒哒哒!”

    光头壮汉突然起身,双手持枪,没有冲警员射击,而是冲街道上无辜的路过车辆,以及四处逃窜的民众开了火。

    半梭子子D扫过,一台路过车辆被打的千疮百孔,一名扔了行李箱逃窜的女性群众,被击中腿部,当场倒地。

    众警员一看到这个景象,瞬间全懵了。

    “CNM的!”

    光头壮汉棱着眼珠子,毫无人性的吼道:“来啊,你再开火啊?!老子还有两百发子D,两颗雷,我走不了,我TM让松江北站倒下一百人。”

    “呼啦啦!”

    后面的匪徒趁着这个功夫,拉着皮母就一路狂奔。不远处,原本想要挟持壮壮的小耀,看到光头汉子持枪射击无辜民众后,也是愣了一下,目光充满了惊讶。

    丁国珍见过大雷子,抓过枪贩子,更是跟要出八百八十八万天价的超级悍匪打过交道,但却从来没碰到过,像光头汉子这么没人性的匪徒。

    松江北站人流极为密集,他真开枪射杀群众怎么办?他要跑不出去,真冲人群扔了雷,?你又怎么办?

    丁国珍无力的怔住之时,光头汉子拎着枪,转身就跑。

    “别乱,散开,散开。”

    “别往匪徒的方向跑。”

    “回来!”

    “……!”

    现场十几名没有受伤的警员,几乎全部冲出掩体,第一时间做出了保护群众的动作,并且将那名被打伤的女民众拉到了警用车旁边。

    小耀见危局已解,立马转身就向后逃窜。

    “亢亢亢……!”

    壮壮左手捡起枪,冲着匪徒逃窜的方向连打了一梭子Z弹,随即跑在最后的那名匪徒,后背飙出鲜血,踉跄着倒在了地上。

    “呼啦啦!”

    数名警员拔腿就追,想要留住这名被击倒的匪徒。

    匪徒单手扶着地面,抬头吼道:“拉……拉我一把,那……那个小耀,你拉我一把。”

    前方不足十米远的小耀猛然回头,先是扫了一眼警员的位置,随即第一时间抬起了胳膊。

    匪徒见小耀将枪口对准自己,瞬间懵了。

    “哒哒哒!”

    小耀极为果断的冲着受伤匪徒的脑袋打了三枪,随即转身离开。

    警员看到这一幕,再次懵掉。

    小耀根本没再回头去看那个被自己打死的匪徒,只拎着枪,快步消失在了街道口。

    松江北站,呼喊声,惨叫声连成一片,满地都是弹壳,鲜血,以及玻璃碎片。而枪战结束了足足三四十秒后,治安站的人才算赶到。

    ……

    发布会现场,略有些冰冷的楼梯间内。

    三公子伸手推上了门,冷静无比的看着皮司长。

    “你到底想干什么?!”皮司长皱眉问道。

    三公子掏出烟盒:“来一根不?”

    “你甭跟我扯这个。”皮司长有些焦躁的打开三公子手臂:“你叫我干什么?”

    三公子低头点了根烟,声音极轻的问道:“你一会发言准备说什么?”

    皮司长沉默。

    “滴玲玲!”

    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三公子吸了口烟,掏出手机按了接听键:“喂?嗯,嗯,我知道了。嗯,一会再说。”

    皮司长见三公子挂断电话,整个人看着非常不安的再次问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

    “你带电话了吗?”三公子盯着皮司长问道。

    皮司长瞬间愣住。

    “有人要走是吧,你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到哪儿了。”三公子笑着说道。

    “我艹!”

    皮司长听到最不想听到的话后,瞬间双眼通红,一把就抓住了三公子的脖领子:“你威胁我?!”

    三公子表情平淡的看着他:“你不打吗?”

    “他们怎么了?啊?!”皮司长根本没去打电话,因为他知道三公子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说明他肯定已经把事儿干完了。

    三公子冷眼看着他,一言不发。

    “……小三,小三……我们谈谈行吗?”皮司长尽量让自己冷静,但声音依旧颤抖的说道:“咱们是局内的人,是死是活都是自己选的,这没什么可说的……但老话说的好,祸不及家人,对吗?这事儿跟他们没关系啊,小三!”

    “没有吗?”三公子笑着问道:“你默认我给你儿子送汽车的时候,你怎么没说,这事儿跟他没关系,这么好的车,不该给他开呢?”

    皮司长闻声愣住。

    “既得利益者,都是局内人,没谁是无辜的。”三公子声音沙哑的说道:“我对你的要求不多,发布会结束之后,你去廉政署自首,替郭延涛把该扛的事儿都扛了,并且承认老杨是你雇人杀的,就可以了。”

    皮司长目光惊愕的看着三公子,半晌无言。

    “你听懂了吗?”三公子面无表情的问道:“听懂了,你点个头。”

    “……小……小三,你是不是一直就等着我主动跟吴迪接触呢?你早都想找个背锅的,只是没有理由而已……你还想要事儿成,还要在乎吃相……是吗?”皮司长声音颤抖的问道。

    “今天,松江北站不出事儿,公路关卡上也会出事儿;轻轨车上不出事儿,奉北也会出事儿;奉北不出事儿,你老婆和孩子拿着钱跑到其他区,也一样会出事儿。”三公子面无表情的说道:“发布会上能泼脏水,也能洗白,今天你就是什么都说了,明天也得主动翻供。项目组里想捞好处的中立派不少,可他们都比你有耐性,都在观望,只有你跳出来要卖我。所以,整你不是我选的,是你自己选的。”

    “你们够狠。”

    三公子伸手指着皮司长说道:“你去自首,他俩离开松江,就这么简单。”

    说完,三公子推门离开。

    皮司长慌乱的掏出手机,手掌颤抖的连续给老婆拨了三遍电话,对方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

    发布会现场。

    秦禹站在门口拿着电话喝问道:“你说什么?你那儿太吵,大点声。”

    ……

    车上。

    叫远山的男子摘掉三角巾,直接拔出S枪顶在了小耀的脑袋上:“CNM,你他妈杀我兄弟!”

    小耀目光清冷的看着他:“我给你一秒,你把枪从我脑袋上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