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土渣街大娃

老李斟酌半晌,笑看着中年回道:“这时候找秦禹,就是道德绑架,没啥意思。”

    中年一愣。

    “没事儿,有啥结果我都接着。”老李淡淡的回道:“该工作工作吧。”

    ……

    晚上,五点半左右。

    姜哥领着公司的两个经理,一个法务,一个财务,赶到了土渣街某饭店门口。

    徐洋的兄弟一看对方到了,立马下楼迎接,客气的将几人请到了楼上。

    大约五分钟后。

    又有一辆越野车停在了门口,紧跟着四个小伙下车,其中有两人,正是那天在公路上捅死刘志雄的小孩。只不过那个染着白头发的小伙,今天并没有来。

    四人下车后,步伐匆匆的也进了饭店,在二楼要了一间包房。

    ……

    05包内。

    刘子叔招呼老姜等人刚坐下没多久,还没等谈事儿,一位服务小弟就走了进来,轻声冲众人问道:“您好,我问一下,谁是姜哥?”

    “我是,怎么了?”老姜回头应道。

    “哦,8包有几位客人,说认识您,让您过去一趟。”服务小弟客气的回了一句。

    老姜一愣:“啥样的人?”

    “都是岁数不大的,有四个人。”服务小弟如实回道。

    老姜眨了眨眼睛,扭头看向了刘子叔:“是他们。”

    刘子叔挠了挠鼻子,轻声冲着老姜说道:“没事儿,你们先点菜,我去一趟。”

    “不会有事儿吧?”老姜很忐忑的问道。

    “没事儿。”刘子叔拍了拍他的肩膀,只带着一个兄弟,推门离开了房间。

    ……

    两三分钟后。

    刘子叔伸手推开8包的房门,笑着问了一句:“哥几个,谁找的老姜?”

    左侧,一个染着红毛的小伙,吊儿郎当的坐在椅子上看了刘子叔一眼:“你谁啊?”

    “我是老姜的朋友。”

    “我找你了吗?”小伙梗着脖问道。

    “呵呵。”刘子叔低头看了他一眼:“谁让你来的,你回去告诉他一声,不要再这么搞了,不然对大家都不好。”

    “你能让我们咋不好啊?我他妈还真想听听。”小伙直接站起了身。

    刘子叔扫了对方一眼,依旧笑着说道:“你们看到的路面太窄了,听我一句,赶紧走哈!”

    “我艹,你不会要整死我吧?!”二十郎当岁的小伙,手里已经有过人命了,根本就没将刘子叔放在眼里。

    “你没完了,是吧?”刘子叔盯着对方问道。

    “你告诉老姜过来,不然等我找到他,事儿就没那么简单了。”小伙拿起烟盒回了一句。

    “行,那我现在就叫他过来。”刘子叔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傻B,装你妈啊!”小伙看着刘子叔的背影骂了一句,弯腰就再次坐在了椅子上。

    门外,刘子叔扭头趴在自己兄弟耳边交代了两句后,迈步就奔着自己的包房走去。

    ……

    也就五六分钟的功夫,十几个与小伙他们年纪差不多的青年,呼啦啦的进了饭店。

    这个里面领头的人叫小白,曾经在喜乐宫砍过文永刚,是马老二这边新来的小兄弟,平时也是狂的没边的性格,刘子叔有的时候都驾驭不了他。也就马老二骂他,他不敢知声。

    小白领着人上了二楼,伸手推开了8号包厢的房门。

    “你谁啊?”小伙皱眉问了一句。

    “我你都不认识啊?我是土渣街葫芦娃。”小白伸手一把就掐住了小伙的脖子:“听说你,说话不咋好听啊?”

    “我艹你妈!”小伙伸手就奔着腰间摸去。

    “刷!”

    小白身后的兄弟,直接拽出一把手Q,顶在了对方的脑门上。

    “呼啦啦!”

    屋内其他三个小泉叫来的人,全部站起了身。

    “干啥啊?你们要干啥啊?!”小白的兄弟拿着枪,指着三人骂道:“CNM的,不想活了是吗?”

    四人见到他先拿了枪,就都没敢乱动。

    “来,你过来。”

    小白扯着对方的脖领子,直接将他拽到了窗户口,伸手摁着他的脑袋,指着远处的大牌子说道:“看见上面写啥了吗?”

    “我看你妈了个B!”小伙咬牙就要硬拽刀。

    “嘭,嘭嘭嘭!”

    后面冲上来四个人,抡起板凳,冲着小伙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猛砸。而小白则是抢过对方的刀,冲其大腿就捅了下去。

    “噗!”

    “硬哈?站稳了昂!”

    “噗噗!”

    小白冲着对方,猛捅了三刀后,小伙大腿哗哗淌血,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

    “你看什么?让你看了吗?!”

    门口处的其他兄弟,抄起屋内的桌椅板凳,冲着另外三人就是一通残忍的暴打。

    半分钟后,屋内一片狼藉。

    小白扯着领头小伙的脖领子,再次指着远处的路牌说道:“土渣街三个字认识吧?我明告诉你昂,以后有这三个字的地方,不能有你。再进来,我让你跪着都出不去。”

    说完,小白摆手喊道:“给他们扔下去。”

    十几秒后。

    “咕咚,咕咚……!”

    四声闷响泛起,四个小伙直接从二楼被扔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马路牙子上。

    小白擦了擦手上的血,转身就走:“你们等一会哈。”

    ……

    05号包房内,刘子叔和姜哥正在聊天的时候,小白推门走了进来,笑着说了一句:“那个……那个姜哥啊,我敬你一杯酒,以后有事儿你给我打电话。”

    姜哥一愣:“都是自家兄弟,你们商量好了就行。”

    “他们算个JB。”小白龇牙回道:“不是给喜乐宫面子,今天我能给他嘴缝上。”

    “蛮横了昂!”刘子叔笑着训斥了一句。

    “我敬你哈,姜哥。”小白举起酒杯,话语简短的说了一句。

    ……

    再过五分钟。

    刘子叔给秦禹发了一条简讯:“人让小白干了,你看着办吧。”

    ……

    与此同时。

    小泉接到自己人电话后,直接炸了:“他妈了个B的,给东晟打电话,跟我去一趟土渣街。”

    医院内。

    秦禹懒洋洋的拨通了吴迪的电话:“韩宇到底啥意思?”

    “什么韩宇?”吴迪懵了。

    “甭跟我装糊涂昂,”秦禹挠了挠鼻子:“你到底想咋处理?”

    吴迪一脸费解的喝问道:“你在说什么?韩宇怎么了,我真不知道。”

    秦禹一愣:“那你去土渣街看看吧,不然可能要有不太愉快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