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圣

三公子坐在车内,斟酌许久后说道:“……爸,你千万别回松江,剩下的事儿,我给你办。”

    “我让你马上离开,”老徐的声音严肃无比:“现在就走!”

    “爸,我是洗不干净了。”三公子攥了攥拳头说道:“你保护了我一辈子,现在老了,该我保护你了。”

    老徐闻声怔住。

    “千万别回来,不然鸡飞蛋打。”三公子扔下一句后,直接挂断了手机。

    车内。

    司机目光愕然的看着三公子问道:“我……我们下一步?”

    “你去会所支三万块钱,然后马上走吧。”三公子伸手打开杂物箱,从里面拿出两部崭新的电话,无比冷静的说道:“如果被抓了,你可以供出来我,这样你不会被判多久。”

    司机愣了半天:“我送你出去就完了呗,我不怕。”

    三公子拿上自己的东西,伸手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这两年麻烦你了。”

    说完,三公子果断迈步离开。

    司机呆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非常弄不懂,为什么上一个月还风光无限的公子哥,仅如此短的时间,就闹的这样狼狈。

    ……

    深夜,八点多钟。

    三公子在自己一处私人公寓里换了衣服,拿了枪,直接拨打了民航署署长,郭延涛的电话。

    “喂?”

    “……捂不住了吗?”郭延涛面色非常疲惫的问道。

    “江边,就你自己来。”

    “廉政署的人在楼下蹲我好几天了,我被盯上了。”郭延涛提醒了一句。

    “你想办法甩开他们,不要找理由。”三公子说完就挂断了手机。

    ……

    土渣街上。

    同样数天没有休息的刘子叔,叫来了徐洋身边所有的铁杆兄弟,进行了一次极为简短的会议。

    “咱们进开元,张亮和鬼子分江南。”刘子叔话语简洁的说道:“咱老大有指示,只占地,不伤人,但如果对方太过傻B,那该收拾还是要收拾的。”

    “明白!”

    “稳妥!”

    “……!”

    众人闻声纷纷点头。

    “散会,全体干活,快点。”刘子叔拍着手掌,大声吼着。

    与此同时,江南区内,大批张亮和鬼子的马仔,直接开着面包车停在小区门口,挂着个“低价促销”的牌子,就开始明着卖药。

    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江南区对于这种近乎于挑衅式的销售,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巡逻警员甚至主动避开张亮等人卖药的区域。

    再过半小时。

    袁克名义上的贸易公司内,彻底炸窝了。不少核心人员,都不清楚该怎么处理这种“明抢市场”的行为,更联系不上大管家萧九,和监狱内的袁克。

    两三个领头的人,第一时间拨通了白家的电话,但对方根本不鸟这事儿,只让他们自己处理。而警司那边的关系,仿佛一夜之间消失了,没有一个接电话的。

    最后被逼无奈,萧九的一个马仔,领着两车人,直接去了江南区某小区外的岔路口,找到了正在跟别人吃路边摊的张亮。

    “你们啥意思啊?”萧九的兄弟皱眉问道:“在这儿卖货,是不是有点过线了。”

    张亮扭头撇了对方一眼,直不愣登的喝问道:“线是你画的啊,你是城市建设师呗?”

    “你这是想搞点摩擦啊?!”萧九的兄弟阴着脸回了一句。

    “我搞尼玛的摩擦,”张亮皱眉骂道:“你配吗?!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跟傻B一样,松江变天了看不出来啊?”

    萧九的兄弟攥了攥拳头,最终也没敢拔出腰间的小S枪。

    “你回去给监狱里的袁克打个电话,”张亮吃着小吃,满嘴是油的说道:“告诉他,三天内,你们的人给我滚出江南。以后,但凡让我看见一个你们的人敢在地面上卖药,我就和鬼子一块干你们。”

    “行,你牛B!”萧九的兄弟此刻也不敢跟张亮搞摩擦,因为真正主事儿的人,现在都他妈联系不到了,所以他只能咬牙回了一句,转身就要走。

    “你等会。”张亮喊了一声。

    “咋地?”

    “哦,对了,你们的货出不去,可以卖给我。我一箱一百块钱,全收了。”张亮笑着说了一句。

    萧九的兄弟,冷眼看着张亮,转身离开。

    张亮站在路边,将一次性碗筷扔到垃圾桶内,略显装B的冲着旁边的兄弟说道:“在政治这一块,我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

    “呵呵!”旁边一个壮汉笑着回道:“你真能吹牛B,不过他们没反应,挺让人意外的。”

    “有个JB反应。”张亮掷地有声的说道:“我跟你打赌,袁克不出一个月,就得死在里面,你信吗?!”

    众人听到这话一愣,全部沉默了下来。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张亮颇具浪漫主义的吟了首诗。此刻他站在冰天雪地里,就宛若松江最有文化的人。

    ……

    松江,冰冻的江边。

    三公子扭头看向了郭延涛:“……最晚明天,我的通缉令就会下来。”

    “能那么快吗?”郭延涛双手扶着栏杆,皱眉问了一句。

    “杀我的不会是秦禹,也不是吴迪,而是那些曾经跟我最好的朋友。”三公子低着头,语气充满嘲讽的说道。

    ……

    廉政署隔离拘押室内。

    老汪躺在单人床上,目光空洞。

    就在半小时之前,有个朋友在外面给他带进来了话,将外面发生的一切,都跟他说了清楚。

    汪署长思考了许久,犹豫了许久后,从内心复杂,变成了目的性明确。

    他缓缓起身,低头拿起水杯抿了一口,突然高喊一声:“我请求见专案组组长。”

    几分钟后,一位穿着廉政署制服的青年,迈步走过来问道:“喊什么啊?”

    “我要见组长。”

    “啥理由啊?”青年问。

    “我要撂案,我要回归组织的怀抱,承认错误……。”汪署长自嘲一笑的说道。

    “你鼻子真灵啊!”青年翻了翻白眼,扭头冲着旁边的人吩咐道:“去叫组长。”

    再过二十分钟,汪署长被提到问讯室内,面色平静的说道:“你问吧,我全力配合。”

    “两个霹雳娇娃的事儿,就不用说了,谈谈你和小三的事儿吧。”组长喝着茶水,话语轻飘的说道。

    “小三这个人是一把好手,我的钢铁意志,全让他给磨没了……。”老汪极为配合,毫不犹豫的把事儿全部推到了三公子身上。

    ……

    与此同时。

    刘子叔等人兵发开元区,上百号人去了刘志雄旗下,多个娱乐场所,开始了“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