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轰项目组

新闻发布会的地点,是在黑街区的网播台大厦的新闻厅内举行,这里距离皮司长的住所并不远,所以老猫等人开车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了会场。

    众人进场时,新闻厅那一层已经人满为患了,有媒体人员,也有现场安保人员,而机场项目组那边,除了老徐自己没来,其他领导基本都已经到场了。

    休息厅外,秦禹摆手喊道:“皮司,老猫,来这边!”

    众人楞了一下,立马迈步走进了房间。

    室内,吴迪坐在沙发上,起身冲皮司长宽慰道:“不用紧张,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嗯。”皮司长点头。

    室外,有不少项目组的领导,其实都已经注意到老皮到场了,不过刚才谁都没有跟他打招呼,因为三公子几次要见这个老皮,后者都给拒绝了,那现在只要不是傻子,心里肯定都已明白过来,老皮今天绝对是要搞点事儿的,所以目前吴迪一方和三公子一方,已经处于明牌状态了。

    项目组的领导,目前有三个圈子,一是死跟三公子抱一把的,这些人在一号休息厅内,不停的商讨对策:二是皮司长自己,一会准备替吴迪开炮:三是中立圈子,这些人不是三公子的核心,但却是项目的参与者,他们在犹豫,在观望,一会那边优势大,他们可能就会立马表态。

    三个圈子,三个房间,都心里极为紧张的等待着发布会的召开。

    ……

    公寓内。

    皮司长的媳妇和儿子,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迈步奔着楼下走去。

    街道边上,丁国珍拿着电话,心里很是烦躁的冲秦禹说道:“我本来的想的是,开车送她们去奉北,这样便于隐藏行踪,但老皮的媳妇一再坚持要坐轻轨,说那个安全而且快,老皮也同意了,所以我现在只能送他们去松江北站。”

    “你身边有多少人?”秦禹问。

    “六个。”丁国珍如实回应道。

    “你稍等十来分钟,我让朱伟那一个组过去帮忙。”秦禹很谨慎的说道:“我们十二个人,一块把他们送到松江北站,然后你领着自己组的人,买票跟他们去奉北,等人上了飞机,你在回来。”

    “行。”丁国珍一口答应了下来。

    “关键时期,你辛苦一点吧。”

    “嘿嘿,没事儿。”

    “我一会给北站的治安站打个电话,让他们给你开个特殊通道上车。”秦禹考虑的也很周全。

    “好勒。”

    “嗯,就这样!”

    说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丁国珍见到皮成龙和他妈走了过来。

    “我就服了,这说走就走,那我的生意怎么办?!”皮成龙从昨晚到现在,就一直处于逼逼赖赖的状态:“你总得让我通知一下我朋友吧。”

    “你爸说了,不让你给那些人打电话!”皮母皱眉训斥道:“你别墨迹了,赶紧上车!”

    “真特么服了,一天天都跟精神病似的,从来不考虑别人感受!”皮成龙跟老妈说话的时候,嘴里也带着脏字,很不情愿的上了丁国珍的那辆车。

    皮母白了儿子一眼,手里拎着个硕大的背包,迈步上了汽车后座。

    “稍等一会,我们还有一组人没到。”丁国珍站在车下说道。

    “不用了吧?”皮母楞了一下回道:“这离北站就几公里,两车人还不够啊?”

    “领导吩咐的,再等一会!”丁国珍客气的回了一句。

    “妈的,神经病!”皮成龙烦躁的骂道。

    丁国珍懒得理他,站在车外就点了根烟。

    十几分钟后,又有三台警用巡逻车赶到,朱伟派来了整整十二个警员,随即跟丁国珍等七人,一块赶往了松江北站。

    ……

    九点出头,皮司长在工作人员的通知下,穿着西装进入了主会场,而秦禹则是穿着制服,和吴迪一块低调的走进了媒体席最后排的座椅坐下。

    场地内,工作人员给各个位置前的小桌上摆了点心和饮用水,随即等了一小会,大批媒体进场,项目组的主持人简单说了两句开场白,会议就开始了。

    “新机场的项目正式启动以来,由于我们上的工作失误,和部分领导人员存在违纪的现象,让民众和媒体,对我们项目组产生了质疑和不信任,所以今天开这个发布会的目的,就是有错认错,讲实话,讲真话,给民众和媒体一个满意的答复。”项目组副组长,也就是民航署一把手郭延涛,表情凝重的冲着话筒说道:“现在媒体有疑问,可以提问了。”

    “您好郭署长,我是松江经济论坛的特约记者,我想提问!”

    “您问!”

    “机场项目还没有正式开始,项目组的官员就与投资方一块轰趴,宿醉,甚至让明星作陪,搞床上交易,对此您怎么看?!”媒体人话语犀利的问道:“而且被曝光的照片我也看了,当天您也在那个别墅了,所有我想问问,您是不是也跟老当益壮的汪署长一样,夜战两女,只是没被拍到而已!”

    “哈哈哈!”

    屋内上百人,听到记者的提问,瞬间发出了哄笑声。

    郭延涛脸色极为难看的扫了一眼记者,沉吟半晌回道:“当天我确实在场,只不过是以项目组副组长的身份,去见投资方而已,我前后就在别院里呆了不到二十分钟,所以部分媒体的臆测,是极为不负责任的。”

    “扯淡!!”

    “来点实话!!”

    “……!”

    媒体席上,不少人都开始出声讽刺。

    郭延涛表面上冷静,但实际已是额头冒着汗水,左手放在桌子下面,非常紧张的搓着裤子。

    “你找的人挺敢问呐。”秦禹坐在媒体席上,笑着冲吴迪说道。

    “那个不是我找的,是经济学专家老杨的徒弟。”吴迪面无表情的回道:“这帮狗得势的时候,干了太多脏事儿,现在有人想往死弄他们是正常的。”

    秦禹一愣,没在吭声。

    有人牵头之后,发布会的现场彻底变得火药味十足,绝大部分记者开始炮轰式的向项目组提问。

    老皮坐在最靠边的座位上,看到这副场景,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他已经相信了吴迪的能力,并且准备找个时机,直接揭开项目组内部丑闻。

    “吱嘎!”

    就在这时,会场后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缝隙,三公子背手站在工作人员旁边,目光阴沉的看向了秦禹和吴迪。

    ……

    松江北站。

    五台汽车停滞,丁国珍率先下车,扭头打量了一眼四周后,冲着同事招呼了一声:“拿对讲机联系一下治安站,让他们来人把我们从特殊通道送进去。”

    “好!”同事点头。

    “滴玲玲!”

    就在这时,皮成龙的电话响起,他推门下车,往旁边走了两步,接起了手机:“喂,宝贝!哎呦,我临时有点事儿,要去八区,你哭什么嘛……什么你在北站呢?你咋知道我要走了呢?”